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太自信?”宿云摸着自己的脸,笑着说,“我长成这俊样,还不允许我自信了?兄弟,您怎么称呼?”

“兄弟。http://www.juyuanshu.com/108498/”

“哈?”宿云以为自己听岔了,愣了一会儿看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不得不讪讪地收了没说完的话。

景辞没再搭理他,转身对老余说,“我看这儿也没什么事了,咱们回吧。”

宿云还等着景辞对他说些什么呢,只见景辞带着她的那一波人朝外边走去。

“辞姐,你们去哪?”宿云马上跟过去。

结果他愣愣地吃了景辞一个冷眼神。

景辞回头盯着他,忽然冷笑了一下,“你这么聪明,这么能干,你就留在这儿照顾这个摊子,我们先回去了。”

“回国?”

“要不然呢?”

宿云干咳了几下,脑子里闪过程易跟他说的话。

“宿云,帮我个忙,这也算是给景辞帮个忙。”

“你去把那些杂事都处理好了,她也少几分危险。”

“实在是景辞这几天对我腻了,不想再看见我,否则我能把这么个刷好感的机会让给你?”

“好兄弟,这次就拜托你了,那样,我也不见外了,等你回来了请你吃饭。”

他不是来帮忙的吗?为什么景辞这么就要回国去了?说好他能跟景辞相处几天的……说好还能刷好感的!他怎么觉得这次见面景辞不给他好脸色呢?

宿云三两步走到景辞前面挡住她的路,直言问道,

“辞姐,我怎么觉得你这次对我特别无情呢?”

“你的感觉很对。”景辞转眼看向别的地方,不看着他回答道。

“为什么?”

景辞心里觉得他这个问题很无聊,他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看他这一脸无知的样子,可能他是真的不知道呢。

“以前你好歹是跟我一个战线的,没想到你也被程易给收买了,做了程狗的狗腿子!”

“程程程……程狗?!”

“狗腿子?”

在场的人无不被景辞所说的那个称号震惊,只有宿云一个老爷们对“狗腿子”三个字格外敏感。

宿云的两只眼里蕴出两包眼泪,莫名委屈地带上了哭腔,“辞姐,你说程易是狗我没意见,但是你不能说我是狗腿子,你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景辞眼见着宿云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再加上他颤巍巍的哭腔,她甚至开始思考:这个宿云确定没有精神病?怎么跟以前那个纯爷们的宿云一点也不一样。

但是很快,她把问题归咎到自己身上,宿云变成这个样子,跟她脱不了干系。

要不是当年她带着宿云去那种地方执行任务,宿云的纯洁精神世界也不会被污染,他也不会知道原来男的可以跟男的谈恋爱结婚,从一个纯爷们几乎要变成另一种纯爷们……

“行了,别哭了。”景辞心一软,“你回不回?”

宿云梨花带雨一般抹了一把眼泪,慢慢点头,委屈至极地嗯了一声,好像在抱怨景辞一般。

旁边的老余等人看得手痒,恨不得上去抽宿云一个大嘴巴子……

景辞又何尝不是呢?她的手已经躁动多时,要不是为了给宿云留点身为男人的尊严,五指的印记早就落在宿云那张俊俏的男人脸上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