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其实在齐隆心里狂黑沃夫的时候,沃夫也在大骂齐隆。(看啦又看♀手机版)

就和齐隆想的一样,他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没有心眼儿的狼人的样子,所以骂人也不会像齐隆那样在心里再三地寻思,而是毫无顾忌地就开喷:“马德,这人怎么这么怂!你躲在树上不出来算是什么事啊!你是铁皮王八吗!”

——看来两边玩家的词汇量还挺统一,都说对面是铁皮王八。

沃夫骂完一句,还没有消停,他还让迪迪把喇叭给他:“拿来,我这么小声他们根本听不见!”

迪迪哎哟一声:“你别闹啦!我们还在讨论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兵不血刃地解决这场战斗……”

沃夫眉毛挑得就跟他这张脸是画上去似的:“兵不血刃?你在做什么梦呢?”

迪迪狂翻白眼,这要是在外面,他绝对不敢对狼人这样随意,毕竟这个种族可是一言不合就红眼的主儿,但在这个游戏里面,他是自觉已摸清了沃夫的脾性,和他说话是可以怎么随意怎么来的,只要最后能顺着毛摸回来就行——千万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得很忍让,这家伙是个猫脾气,你让着他,他感觉不到好意,反而觉得你这是性格软弱,接下来就要得寸进尺了。便熟练地应对道:“现在不考虑兵不血刃,还能考虑什么?敌人龟缩在他们的‘堡垒’里面,你总得先把他们给揪出来,再伤害他们吧。”

他说得不客气,但用词用得好,沃夫就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夸他的“龟缩”说得很灵魂,那可不就是龟嘛,听别人和自个一块儿骂真带劲。

(迪迪也是醉了,他素质那么高的狐人族,也就是一时用词不慎,居然就让狼人给逮着了。还好他们族内长老都不关注这些新潮的游戏,不然万一有队友一高兴给录下来,再让他们长老看到了,他回去就得接受教育去。)

只不过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攻击这“堡垒”呢?沃夫又不明白了:“我们干脆把这树给炸了,这又不是什么机甲,看着粗壮而已,能有什么防御力啊?”

“这是不是机甲,但这是树精啊,”另一名叫米莎的女性玩家接过话头,她现在和其他玩家一样都穿着游戏里的制服,但身上却挂了很多瓶瓶罐罐,有的里面还封着植物标本样子的物质,之前她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就曾说过,她在现实中就对生物地理等知识很感兴趣,甚至于自己也想要成为一名冒险家,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资质,所以只能在游戏里找一下感觉:“树精一直到上个世纪为止,都只存在于冒险家的幻想中。很多诗人和小说家都写过关于树精的作品,但没有人能够确认它们真的存在。一直到五十多年前,有一名伟大的名叫格雷冒险家在一座名叫死亡林地的黑森林中见到了人类可能是有确实记录的第一次接触的树精……”

她看着高耸入云的巨大树木,嘴里快速喃喃,也不知道是说给周围的人听还是自己听,很是神神叨叨。但她毕竟记得自己是在游戏里,而现在的形势也不容得她放飞自我研究什么树精,只科普道:“根据那位格雷先生说,树精是非常平和的的生物,它们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但却从来不会主动去伤害其他生物——只要没有人侵扰到它。”

“但如果被人攻击,树精也会立刻发挥它的特长。它们是森林的守护者,也是森林的主宰者。触怒树精的人会被整个森林攻击,格雷说他当时在和树精交流,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名食人族,想要攻击他,却不小心戳到了树精,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他做了很久的恶魔:那个可怜的食人族被捆起来,树精和周围的树木都伸出树枝和藤蔓,扎进食人族的皮肤,没过几秒种,他就被吸干成了一张皮囊。”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的恶魔的手段呢?

这《逃生计划》游戏里面的恶魔,不就都特别擅长吸食血肉吗?

这大玩意儿瞧着浓眉大眼(?)的,居然还这么阴毒?

有人半信半疑,但这树精看起来实在是太大了……在竞争力激烈的自然界,能够脱颖而出的就没有一个是好惹的,要说这树精是个毫无攻击性的白莲花那才是真的奇怪呢。他们现在只想知道树精到底有多强,值不值得以身犯险,但众人进入游戏之前都不是什么有学问的人,现在就只能是听米莎说什么就是什么,连反驳一句“你胡扯,书上可没这么说”都做不到。

但这就更难搞了。

它们想要攻击的是树精里窝着的那一群,如何能在不攻击到树精本体的情况下把敌人揪出来呢?

也许他们可以尝试找到一个刁钻的角度来完成这项任务?

“我们兑换了黏网,如果挑选一个角度把黏网作为投掷物砸在敌人所在的洞穴里,就能把他们都扯出来……”

“或者是用□□,米莎说树精是中立的生物,如果没有人惹到它的话也不想攻击人,那么它也不会为了c队那群怂怂攻击我们。我们只要在不伤害到树精的情况下把敌人放倒就可以……”

他们在这边快速讨论,另一边枪林弹雨却还在不停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