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小时后。

赵钧霈和小羽的房间内。

浴室内的水声戛然而止,变成了“哗哗”揉搓洗发露的细碎和规律声音。小羽坐在浴缸的边上,两条红彤彤的小细腿一直在细细的打着颤,就像是尿颤,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内而外、就算睡着也不会停下的颤。腿上的绒毛颜色极浅,沾上水珠被浴室的几盏大灯给照到时,才能隐约看到,像毛桃上细细的毛。

这颗鲜美多汁的小毛桃现在和赵钧霈面对面的坐着,像是被刚才强烈的撞击撞散架似的,没骨头的倒在赵钧霈的膝盖上,已经累得酣睡,脸朝下的伏在赵钧霈温热光滑的大腿上打着可爱的小呼噜,大概是累惨了,打小呼噜的声音还挺大。

软绵绵的脸颊肉随着呼吸有规律的触碰挤压着赵钧霈的大腿根部,热热的呼吸把小鼻子一直靠着的那块肌肤都给打湿了,呼吸劲劲儿的扑打横扫着赵钧霈的腿根。

他睡得起劲,柔柔的唇有时无意张开,蹭过赵钧霈的大腿,还流淌出一点湿润的口水来,还会用牙齿啃到赵钧霈的一点皮肉。

赵钧霈一直涨痛的难受,但心里却很开心。

身心是冰火两重天的待遇。赵钧霈小心翼翼的避开小羽两只红扑扑的小圆耳朵,带着厚茧的宽大手掌在小羽的每一缕湿发中逡巡着。

确定洗干净后,他把自带的一块干净毛巾叠了三叠,捂住了小羽的眼睛,打开花洒,对准了小羽的小脑瓜。

小羽头上的泡沫一点点的被冲走,冲到赵钧霈的腿上,又被冲到地上。直至白色泡沫被冲淡,完全消失,小羽头上也没有了洗发露的那种滑腻感,变得清爽起来,赵钧霈才关了水。

他扶着小羽站起来,带着小羽去吹头发。小羽被弄得有点醒来了,但还是站不住。

腰,腿,脚没有一个地方能好好站立,全身上下只有胳膊还有点力气,他就伸出胳膊环抱住赵钧霈,把赵钧霈的胸膛当成床,挤过去继续睡。赵钧霈给他吹干头发,抱他去床上睡,自己回去给自己洗。

出来的时候,赵钧霈发现小羽睁开了眼睛,他把手指放在眼皮和眼睑上,坚强的把大眼睛分开,不让眼睛闭上。

“宝宝,你在干什么?”赵钧霈有点惊奇。

小羽伸出小腿划了一下他的腿,“等你。快点来,小赵哥,抱着小羽睡嘛。小羽都快困死了。就等你了。快来抱抱…”

小羽向赵钧霈张开双臂,赵钧霈把毛巾一扔,把小羽扑倒在床上。“把眼睛闭上。不准看我。快点睡。”

赵钧霈在床下对小羽有多温柔宠爱,在床上就有多疯狂猛烈。“你能看我,凭什么我不能看你。”小羽有点生气的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

“不是不能。是最好不要。你不知道你的眼睛有多漂亮,你要是再继续看下去,你这个周末都别想睡了。还睡吗?”

赵钧霈用自己手上的老茧磨蹭小羽眼角的嫩肉,磨得那眼睛又湿了,“不睡了我们继续做运动。我动就可以,不需要你动,不会累着你的,我的好宝贝…”

小羽急忙闭上眼睛,“睡觉,我要睡觉。你不准再欺负我了!”

“好。都听小羽的。”赵钧霈满意的一笑,搂住了怀里纤细的身躯,从身后抱住他,火热的唇在他的脊梁上印下一吻。

“晚安,我的宝宝。”

唐羽就是他的宿命。他永远都无法抗拒的宿命。除了努力的让这段宿命往好的方向发展,他别无选择。

“晚安,小赵哥…”

小羽发出一些梦呓似的低喃,被盖在薄被里的一条小细胳膊像是痒痒似的,胳膊抬起,顶住薄被,轻轻的蹭了蹭。

赵钧霈立刻摸上了他的那条胳膊,帮他抓痒。最后抓痒变成了舒服而轻柔的抚摸,像是温泉般温暖的抚遍小羽的身体,让小羽很快就睡意袭来。

小羽军训汇演外加赵钧霈和他双人运动,一觉睡了十二个小时,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身后灼人的暖意和梆硬的胸膛不见了,小羽也立刻清醒了,从薄被里坐起来,小脑袋四处转动,伸长脖子到处看赵钧霈在哪里。

平时奶糯的声音变得很沙哑,像是得了重感冒似的。

他叫了好几声“小赵哥”,赵钧霈终于听到了,从洗手间里面走了出来。“小赵哥,你干嘛呢。”

“给你洗草莓。”

赵钧霈拿着一盒新鲜水灵的草莓走出来,小羽立刻爬到床边,向他张开嘴,黑眼珠专注的看着他手里的草莓,小馋猫的样子。

赵钧霈挑了个最大最红的塞到小羽嘴里,小羽又灵活快速的爬回床头,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边接受投喂,边看手机。他睡了这么久,收到了很多消息。

唐泽驰:“宝宝,要不要带你同学和朋友来家里吃饭?”

小羽看向赵钧霈,“小赵哥,我爸爸们做了好吃的。你和我回家去吃饭吧。好不好?”

“小羽,我现在还没准备好见叔叔们。”赵钧霈艰难道。

“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啊。就是回去吃个饭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