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赵羽篇--

任嘉文却是已经豁出去了。

四年前,四年中,四年后,加起来,他整整快追了唐羽五年了!

四年前和四年中,他拼了命的去拆散这两个人,拼命的去追求唐羽,拼命的找人去伤赵钧霈,但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一直在跟踪赵钧霈,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唐泽驰和楚沅身上。他不是没在这两个夫夫前下过功夫,他让他的爸爸任医师过来,和他一起给唐泽驰楚沅夫夫提亲,他甚至下跪,求他们把唐羽交给自己,痛哭流涕的告诉他们自己有多么爱唐羽。

他已经做尽了他全部能做的事,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下贱舔狗,可唐楚夫夫就是没有半点松动。

唐楚夫夫坚决的拒绝了他,并告诉他,在结婚这件事上,会无条件的遵循小羽意见到底。

他以为唐楚夫夫不会轻易接受那个姓赵的穷小子,然而,他刚才亲眼看着赵钧霈和唐羽手牵手,开开心心的从唐家别墅里走了出来。

他的心态彻底崩了。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赵钧霈。

他觉得唐羽的脑子有问题,他简直想杀了唐羽,或是把唐羽的眼睛挖出来,他想对着唐羽怒吼,咆哮,疯狂的逼问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小赵哥,你离他远点。”

小羽本来身体就不太舒服,此时看到任嘉文,更加想吐了。

“他已经疯了。他很可怕。有一次在国外的时候,我自习回家晚了,被一个人尾随,套了个黑色塑料袋扛走了。幸好爸爸很快就发现了。现在想想,除了他,别人做不出这种事来。”

学校大门口有监控,赵钧霈拿出手机,对准了任嘉文的脸,“任嘉文,你给我妈妈和奶奶的墓碑上泼脏东西,找人在我开的火锅店里闹事,还在学校论坛散布我的不实谣言。

这些我已经全都找到证据了。律师已经开始起诉你了。别再执迷不悟,要是你再敢扑上来,那你就是故意伤人罪。”

“赵钧霈,我今天来,就是来要你的命的!这辈子唐羽跟不了我,也绝对不能跟了你!”

任嘉文双目猩红的向赵钧霈冲了过来。

手里亮出了一把他父亲的手术刀。

“来人啊,救命!这里有人要杀人了!”

小羽完全的敞开小嗓门儿,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周围乱糟糟的成了一片。

有人在打电话报警,有人试图冲上来帮忙,但任嘉文拿出一瓶那种有毒的喷雾,对着周围喷了一圈后,就没人敢靠上去了。

有人去叫保安了。

小羽和赵钧霈已经被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方,赵钧霈干脆的脱了外套,把小羽裹住,就向着任嘉文冲了上去。

任嘉文把明晃晃的刀尖对准他,狠狠的往上捅,每一下都朝着赵钧霈的要害处去的。

任嘉文是抱着和赵钧霈同归于尽的心思来的,锋利的刀刃向着赵钧霈的脸上,脖子上的颈动脉,眼睛处疯了一样的捅。

“去死啊,赵钧霈,去死!我喜欢了他十八年,凭什么他选的是你!”唐羽和赵钧霈,他说什么都要杀一个。

赵钧霈一边躲闪着他的疯狂攻击,一边护着身后的小羽,不让自己的身体移位,一边去抢夺他手里的刀子。

好几次快抢到的时候,任嘉文调转方向,把刀现在他的手腕刺来。

任嘉文想戳破他的大动脉,让他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想挑烂他的手筋,让他从此都变成残疾人,想划烂他的脸,让他重新回到过去那个赵钧霈。

赵钧霈抓住他的手腕,狠狠一拧,他的另一只和赵钧霈的另一只手同时去抢夺那刀子,两个人的手都抓在了刀柄上,全出了血,但就是都不愿意松手。

关键时刻,小羽揭下了脸上的衣服,他身上有一把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他把瑞士军刀从腰里一把拽下来,两步迈到前面去,对着任嘉文的额头就是用尽全力的狠狠一砸。

这一砸,任嘉文就分了神。赵钧霈趁机把刀夺了下来。

小羽一看见赵钧霈的手流血了,心态也崩了,冲上去狠狠推了他一把。被赵钧霈给拽了回来。

“离他远点,他很危险。身上有可能还有刀。”

赵钧霈不让小羽上去,很快,任嘉文再次疯了似的扑了上来,这次他没什么东西,赤手空拳的,完全不要命的纠缠着赵钧霈。

两个人脸上,身上,都落了不少拳脚。

赵钧霈唇角渗出血来,脸上多了不少血口子,颧骨那一片都发青了,任嘉文手上戴着一个硬质的东西,每擦过他的脸,就会留下一条细小的血口。

赵钧霈自己倒是无所谓,但身后的小羽却是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这一声太痛苦了。

赵钧霈一下被他叫的心脏抽疼,拳头和小臂用尽全力的一起向着任嘉文扫去。

任嘉文真的把赵钧霈给逼急了,这一下,任嘉文的鼻血被打了出来,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着旁边倒去。

赵钧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