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柚宁让酒店服务员刷开许承安的房门,人在里边发烧,柚宁去的时候他衣襟不省人事!

让酒店人员赶快打120,他背起许承安就走,只是他人小,许承安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不然总不可能让酒店里的妹子动手吧,他撑着牙将人往外背。

“柚宁…”,许承安有点意识,感觉自己是被李柚宁背着的。

“承安哥,你坚持住,马上带你去医院”,李柚宁咬牙,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突然背后一轻,人被接过去。

李柚宁看是刚才在酒店门口跟他通风报信的大个子,他二话不说将人背在背上,“走!去医院!”

救护车还没来,男人托着许承安健步如飞,李柚宁紧赶慢赶都追不上。

中途给张涛导演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张涛一惊:“人怎么样?”

“不知道,要医生看看,但承安哥今天的样子肯定拍不了戏了”,李柚宁道。

张涛:“拍不了就拍不了,柚宁你先看着你承安哥,我马上赶过来……”

李柚宁赶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躺在病床上连水都挂好了。

许承安脸色苍白,眼沉沉的闭着,大个子就守在旁边的凳子上。

听到动静,他抬头看了柚宁一眼,又侧过头去。

“承安哥怎么样了?”李柚宁进来问。

大个子道:“说是肠胃炎引发的感冒发烧,医生已经给他打了退烧针。”

李柚宁点点头,也在旁边坐下来。

李柚宁总也忍不住盯着大个子瞧,陆霆回头,“你瞅什么呢?”

李柚宁有被人踩着尾巴的窘促,呐呐的问:“你是不是认识承安哥啊,不然你怎么知道承安哥生病了?”

男人点了支烟,视线有些轻慢,“猜的呗,他有胃病,天天早上七点准时吃早饭,不然一天都不舒服,今早上没出来,就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李柚宁点点头,不过又很迷惑,“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有胃病的呢?而且还知道他天天七点就要吃早饭?”

跟承安哥拍这么久的戏,他都不知道他的这些习惯。

陆霆丢了烟在地上踩熄,“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你脑子里装着“脑筋急转弯”吗?”

李柚宁默了默,纠正道:“是“十万个为什么”。”

“啧!”,陆霆的脾气有些糙,但不至于跟个不到他肩膀高的小崽子一般见识。

好在没大会张涛就赶来了,又是一通询问,跟柚宁了解了许承安的情况,如此就只好暂停拍摄了。

刚才情急之中没注意到病房内还有个人,张涛沉着脸看过去,跟刚好偏头过来的陆霆对视上,他顿时变了脸色,“陆…你是陆少?”

陆霆脸上不耐,怎么走哪都能碰上认识的人,他遮着脸,“我就是个小保安。”

张涛:“………………”

张涛讪笑:“陆少,您就别折煞我了,我能认不出您来?还小保安……”

正说着,床上许承安幽然转醒,刚才还不急不慌泰然处之的陆霆倏地站起来,压低帽子往门外走。

“陆少!”张涛追出去。

陆霆已经跑得不见影子。

“什么事啊这么吵?”许承安揉着头头疼欲裂。

“承安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了?”李柚宁凑过去。

许承安一愣,才记起昨晚上身体不舒服,忍到后半夜胃也疼,然后就昏过去了。

他看了眼柚宁:“柚宁,你送我来的医院?”

李柚宁摇头,“不是我,是刚才出去的那个男人背你来的。”

他将早上的事情说给许承安听,许承安一顿,想到什么要掀被子起来,“那人呢?”

李柚宁按着他的手,“还输着水呢,你先别动。”

“你一醒他就走了。好像姓陆?他说自己是个小保安,你要是想见他,就等把病养好回去再说吧。”

许承安只好又躺下,稳了稳脸色,“谢谢你了柚宁。”

李柚宁觉得没什么,举手之劳。

看了时间,打算下楼买些早餐上来一起吃。

晚点的时候傅知遇发了短信来,【到了,安全。】

李柚宁哼了声,敷衍,都不愿意多打两个字。

傅知遇是真没时间,匆匆到了公司,踩着点进到会议室,开场都是即兴发挥,好在这样的场合,是他天生的舞台。

李柚宁今天不用拍戏,在酒店里看剧本。

只是每每看着都在克制不住的想傅知遇在干嘛,觉得自己太黏腻了,

分明以前也不这样啊,还是这段时间分开太久了,走一两天可以,但十几天半个月都见不着他就难受。

中午出去找吃的,又碰上上午的男人,在酒店门口鬼鬼祟祟的。

“你干嘛?”李柚宁直觉他应该不是坏人,只是脑子有些问题……

陆霆交给李柚宁一个袋子,“帮我拿给许承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