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承安的身体恢复,剧组就恢复了拍摄进程。

李柚宁又恢复了两点一线的剧组生活,他这个人没什么情趣,剧组聚餐聚会也不喜欢参加。

有这个时间不如给傅知遇打几个电话来的有意思。

这天下班早,便在酒店周围闲逛,正巧撞上陆霆将许承安抱在柱子后激吻,不过很快就被许承安打了一巴掌。

“……”

李柚宁真不是故意偷看,是真的不小心看到的,他往后退两步,“对……对不起……”

许承安阴沉着脸,最后离开前看也没看陆霆一眼。

陆霆脸上还顶着那道巴掌印,再配上硬汉脸上的不羁就显得特别好笑,他转身就地坐在石阶上,随手摘了朵狗尾巴花叼在嘴里,而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对李柚宁道:“过来坐。”

李柚宁默默坐了过去,侧目刚好能看到巴掌印,憋不出笑出声来,“原来你喜欢承安哥啊哈哈哈但你也不能……”

看他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李柚宁自觉把后边的话吞了下去。

陆霆皮笑肉不笑:“哥又不揍你,你继续笑。”

李柚宁:“……”不敢笑了。

陆霆掏了只烟出来抽,他双脚踩在地上,直身坐着,两手臂随意撑在膝盖上。

可能是李柚宁把他军人的印象先入为主,之前还觉得他痞里痞气的,现在就觉得他的一言一行隐约有种军人说不出的飒爽。

李柚宁最崇敬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了,当然对陆霆的印象有改观。

“你来剧组当保安就是为了承安哥?”李柚宁问。

陆霆被烟醺眯了眼,半眯着眼看出去,棕褐色的眸子犀利又有神,有种军人的坚定。

吸了口烟,他漫漫开口:“早三年前就来了剧组,到现在他还不认识我。”

“……”,李柚宁觉得他可怜又好笑,好好接触不行吗,为啥非得做跟踪狂私生粉一样的事情呢?这事换了他,得报警…

“你有没有想过…”,他仔细斟酌了言辞,道:“先一步步接触承安哥?从谈朋友开始?”

“我为他当了三年的小保安,还要我怎么一步步接触?”

“那人家都不认识你还抱着人家亲……”

“……”

“没话说了吧,这事换了谁都得挨两巴掌,你要想追人家要的是坦诚是不是?你做饭又难吃,脾气还不好,这些都得改改……”

“……”

李柚宁给他传授了半个小时的恋爱技巧,起身时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要去吃饭了。”

陆霆有些听得进去他的话了,也跟着起来:“我请你吃。”

“我要自己吃”,最主要跟陆霆吃和跟他自己一个人吃饭没什么区别。

陆霆脸上罕见的有些别扭,咳了声视线瞥向别处,“我的意思是,我想给他做饭,要你帮我尝尝咸淡。”

陆霆是正经军人出身,当兵二十多年,出过无数次任务,也立过无数军功,是真的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在战场上只要有的吃就不错了,特别国外执行任务,耗时十天半月干粮吃完了就只能啃草皮,吃树根,哪管什么咸淡。

渐渐就失了味觉,再也尝不到寻常人吃的味道了。

李柚宁听他说军队里那些纪律和战场上那些残酷,更加对军人肃然起敬,嘴里唤陆霆从小保安到了霆哥。

晚上跟傅知遇打电话的时候,傅知遇听他一口一个霆哥,有些吃味,“叫霆哥叫的亲热,结婚后你都没这么唤过我。”

李柚宁扒拉着窗帘,嘴角忍不住裂起:“你干嘛连这个醋也吃啊。”

“那你也唤我一声,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傅知遇在那边道。

李柚宁没怎么犹豫,一声清脆的“遇哥哥”,反倒将傅知遇钉在原地。

他已经能想到柚宁乖巧叫哥哥的样子,如果人在身边,他必定要拉过来在怀里揉一揉、亲一亲。

这些天柚宁在外拍戏,他何尝不想他,每每去瞧他,最怕的就是离开时他眼底的留恋,那会让傅知遇失了以往的镇定和分寸。

傅知遇深吸一口气:“这戏还拍多久?不行就不拍了回来吧。”

李柚宁听到这话心里甜丝丝的,知道傅知遇也想他就可以了,但要他半途而废不可能,先不说大家为这部剧都废了多大的心血,就因为这些事放弃也不是他的一贯作风,还有半个月的拍摄,他给自己加油打气,一定早早拍完回家!

傅知遇忍了忍还是道:“下次再敢接这种跟组的戏,看我不收拾你!”

“好嘛”,李柚宁原本想撒娇,想他来看自己,但想到三四个小时的路程,来回就是七八个小时,傅知遇最近因为新项目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抽不出时间,也就憋着没说了。

但傅知遇却看出来了,所以这天挂了电话下来,就安排了李秘书替他跑一趟。

李秘书要操心公司事宜,还要忙着千里迢迢给傅总夫人送鸡汤,那种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