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事后,李柚宁在听到陆霆的描述后,简直不要笑的太大声。

陆霆真的是个纯直憨憨,居然在最后还威胁许承安,下次开门不放行他就剑走偏锋,照例翻墙。

反正酒店大门关不住他,简直为所欲为。

关键这事张涛是知道的,得罪不起陆霆,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别说他这无赖的性子,许承安还真拿他没辙。

李柚宁每每看见了,都摇头避开,避免被承安哥将他当成陆霆的队友。

后半期的拍摄过程慢慢紧张起来,许承安要杀青了,他在剧中作为皇兄太子的角色,原本就是要死的。

病入膏肓,他就是让位给李柚宁这个角色登上皇位的最后一关。

长期拍摄,剧本两位主演都烂熟于心,可到了后期拍摄中,两人却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流露,可能是太共情于这个角色,对于太子长兄,拖着病入膏肓的身体,一步步铺路助皇弟登上皇位,最后舍身殒命,成就正统。

许承安在扮演太子这个角色时非常适合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无论是前期的聪慧,还是后期的病态,这个人物完全被他拿捏的恰到好处,而李柚宁的角色,前期纨绔,到中期隐忍,再到后期爆发,

一点点,一滴滴,太子皇兄在舍命成就他,他何尝不是堵上自己的命去圆了皇兄的梦。

那种兄弟间的感情和羁绊,真正让人动容不已。

今天便是太子最后的杀青宴,导演喊“咔”,两人都有些微怔,那是对这个角色不舍,还有面对拍戏遇到酣畅淋漓的对手那种心心相惜。

场下傅知遇早捧着花束等待着了,今天是柚宁杀青宴,他怎么可能不参加。

不光他,还将安安也带来了,这是安安第一次来柚宁剧组,第一次现场感受妈妈在台上的魄力,真的很震撼。

现场不少人抹眼泪,一个人穿着保安服默默坐在后方的台阶上,鸭舌帽戴着低低的。

台阶离得傅知遇不远,傅知遇扭头就看见了,“没想到陆少帅也有几分铁骨柔情。”

被叫的“陆少帅”陆霆撇开头,将帽子往下压了压,“傅总什么时候爱多管闲事了?”

正说着,面前递来一张卫生纸,是安安白净的小脸,“叔叔,你哭啦?”

陆霆看了看安安,又去看傅知遇,剑眉挑起:“你儿子?”

傅知遇点头,陆霆又仔细看了看安安,有些受刺激:“我不信,你儿子都这么大了?”

两人见面还是小时候,他比傅知遇还大两岁,现在老光棍一条,当然不肯信了。

安安甩着小脑袋,“这是我爸爸,我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妹妹。”

陆霆更加惊愕。

傅知遇一笑,“俗人一个,比不上少帅保家卫国,一生青春都花费在家国大业上。”

陆霆哼了声,嘴上不怎么服气:“少说漂亮话,我当年要不少年离家,现在孩子都一窝了。”

“什么一窝孩子?”李柚宁茫然走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话。

许承安也在,跟柚宁一起出来的,显然也听到这句话了,脸上没什么表情。

陆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见到许承安就匆匆站起来,一个门高马大的男人,居然脸上有那么几分不好意思。

“出来了?演得真好!”,他抠了抠脑袋,嘴拙的只找到这几句话说。

不过许承安还是点了点头,又去跟傅知遇打了声招呼。

李柚宁已经一手缠在傅知遇的手臂上,又去摸安安的脑袋,“你怎么跑的满头的汗呀?”

“爸爸刚才带我去古镇玩啦”,安安给柚宁一个大大的拥抱,“妈妈杀青愉快,我跟爸爸接你回家!”

“好喔”,李柚宁抱着他哈哈的笑。

陆霆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指着李柚宁问安安:“你叫他妈妈?又叫傅知遇爸爸?”

安安拽紧两人的手,“本来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陆霆显然十分不敢置信,甚至拽着李柚宁的袖子单独去问,傅知遇盯着他拽着柚宁的皱了皱眉头。

好在没大一会,两人就过来了,陆霆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

“咱们走吧”,李柚宁去拉傅知遇的手,另一手拉着安安。

傅知遇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带着两人离开了。

路上李柚宁问傅知遇:“陆霆哥怎么跟个傻大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问你什么了?”傅知遇低头看他。

李柚宁无语:“他不信我能生孩子,以为我是你的小老婆,是安安的后妈。”

傅知遇拽着他手沉默了一会,道:“他是三年前才回来的,因为受了重伤被调遣回来,我没具体过问,但因为都是同辈的孩子,听爷爷说过,是战后应激创伤后遗症,回来时连陆家的人都不认识了。”

李柚宁心里一沉,原来如此,就觉得陆霆有时候有些神经大条,原来是这样。

安安仰着脑袋,“爸爸,什么是战后应激创伤后遗症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