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年,傅子安十七岁,度过了辛苦的高三,即将奔赴大学生活。

李柚宁就像天底下的所有父母一样,担心了孩子的高考,之后又接着担心他大学的志愿填报。

即便有老师打电话来说傅子安的学习成绩非常好,这点柚宁妈妈不用担心。

“傅子安这次高考下来的复卷分数不会高于重点,全国学校随便挑。”

李柚宁听到这句话就放心了,安安的性子跳脱,这些日子又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他有些担心安安考试上会出幺蛾子。

但真的怕什么来什么,成绩下来,李柚宁翻看安安的成绩,足足比测试的分数低了五十分之多!

李柚宁满心愁绪,但还是耐心等到晚上安安回家。

傅知遇这几天在外地出差,弟弟妹妹上初中,放学回家在做作业。

李柚宁对孩子们不会要求太严格,但老师布置的作业必须完成,之后随他们玩。

正是忧心忡忡,门口有动静,是安安回来了。

十七岁的傅子安已经有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小孩子长得快,营养都长在身高上,倒显得身上还有些少年人的单薄。

他刚跟了学校的乐队,背后竖着把大提琴,回来看了眼客厅的弟弟妹妹,跟他们“嘘”了声就打算悄悄上楼。

李柚宁坐在最左边的沙发上,正好被门口的花盆遮住了,弟弟妹妹心里清楚,但想跟大哥报信已经来不及……

李柚宁站起来,“安安,你去哪?”

傅子安脚步一顿,回头就见妈妈站在小沙发旁,妈妈二十岁生了他,他十七,妈妈就三十七。

但岁月很少在李柚宁脸上留下痕迹,经过时间的洗涤,他褪去了年轻不成熟,气质上依旧温润,多了几道优雅和稳重,此时静静看着他,视线平和,没有多少责怪,傅子安见此,心就放下了一半。

“妈,你在呀,我打算回去练习琴谱”,他高考后就报考了音乐速成班,半途中突然练起了音乐。

李柚宁拍了拍旁边的沙发,“你过来坐,我有事想找你聊聊。”

傅子安抠了抠脑袋,只好又从楼梯上下来,到底年纪不大,脸上再是镇定,飘忽的视线已经出卖了他。

安安是李柚宁一手带大的,他有什么小表情自己还不清楚吗?

就觉得他这些日子状态不对,分明五音不全的,突然对音乐感兴趣,他斟酌着,“安安我要找你说什么事你知道的吧?”

他拿出手机,将安安的考试截图放大给他看,“666分,你哪怕多少差一位数,我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傅子安不说话,遗传到柚宁的自然卷的头发发梢有些长了,将眼睛都遮住了。

他从小只要犯了错就会不自觉地跟妈妈道歉,脑袋也会低低垂着,这么多年这个习惯一直没变。

李柚宁皱眉,“为什么?你能考的比这个分数高的多,是故意做错的?故意考的666分?”

他音量提高,引得弟弟妹妹频频往这边看。

李柚宁不想吵着弟弟妹妹,敲了下桌子带着安安上楼。

李柚宁是觉得这是关乎安安自己的人生大事,知不知道多少普通的孩子将这次高考分数当成人生转折点,何况平时李柚宁没少给他敲警钟,他这样做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拿这事开玩笑,李柚宁是真的有些生气!

书房里,傅子安道,“我不想去爸爸给我定的学校。”

还是高考前,傅知遇通过他的模拟分数,给他定了几家大学,傅子安个性从小就贪玩,对未来也没有什么学习规划,成绩好,人聪明,但做事浮躁,正因为知道他的个性,傅知遇早先就定下了目标。

倒也不至于给他把目标都定死,他们家一向以孩子意愿为主,傅知遇对他的要求从来是不准关键时刻掉链子,不准冲动意气用事,但他这一占就占了两样。

李柚宁很是不解:“即便不想去就换其他学校,也不用故意考低分吧?你心里瞒着的事?连妈妈也不能说吗?”

傅子安沉默一会,突然抬起头道:“妈,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我想跟他考一样的大学。”

这是李柚宁没预料到的,顿了下才问:“你说的那个男孩是谁?”

“你也认识”,他的视线很是清澈明亮。

李柚宁想了想,“是秦子木吧?”

近些年来,跟安安关系一直走的很近的李柚宁只想到这个男孩,还是安安幼儿园认识的被欺负的小男孩。

傅子安视线动了动,“不愧是我妈妈,一下就猜到了。”

他一手摸着自己手腕,声音又沉闷下来,“他笨的很,我怎么教他分数都考不上来,但我又不想让他有心理压力,他胆子小的很,要是知道我考的高分还上了跟他一样的大学,一定吓得晚上睡不着觉。”

李柚宁不知道该说什么,孩子大了,真的不由人,这孩子肯为了秦子木花空心思考低分,一定是非常喜欢了。

李柚宁知道秦子木,幼儿园跟安安同班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