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妙和程越知趣的默默离开了道馆, 十分钟后, 陶关琳红着脸出来了。

秦妙笑嘻嘻的看着她, 问:“没想到周一这边人这么少, 好像就看见了我们一家。”

“才不是呢, ”陶关琳用眼神剜了周绍南一下,说,“他是会员,每周一都会把这里包下来。”

秦妙:“啊?”

听说过包餐厅的, 没听说过包空手道馆的。

“刚开始恋爱的时候, 我就随口那么一提,说就算以后工作了, 每周都能去道馆一次,而且怎么练都行那种,可没想到毕了业, 他真这么做了, ”陶关琳虽然埋怨周绍南奢侈,可言语里全是甜蜜,“刚开始他居然还说要把整个道馆买下来,财大气粗, 这么好个场子, 光我用太浪费了, 没意思。”

周绍南:“就算不买下来, 入股也行啊,就算不入股, 包个周六日也可以啊,每次顶多包周一晚上,你多委屈。”

陶关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如果没人在,你更放肆!”

周绍南吊儿郎当的说:“你是我女朋友,我对你放肆怎么了?”

“你这是耍流氓。”

“我这是真男人。”

秦妙:“......”

程越长臂一伸,轻轻捂住秦妙的耳朵。

**

他们订的不是那种大饭店,而是那种普通烧烤店。说白点,也就是提前打个电话定位置,因为这家烧烤店晚上实在太火爆了,如果不提前一天给老板说,估计根本订不到包厢。

“老板娘,把菜单跟我们一份吧。”

周围热热闹闹,老板娘早就认识他们了,每次留的包厢几乎都是这一间。

“一会儿点好了叫我,”老板娘把菜单放在桌子上,眼睛含着笑意,看着几个人,不住的夸赞,“你们一来啊,就相当于我的活招牌来了,你看看,这成双结对的,全是金童玉女,太配了!”

周绍南握着陶关琳的手,扬起一副得意又欠揍的笑脸:“谢谢老板娘。”

客人很多,老板娘比较忙,没再跟他们客套,把笔和纸留下,很快就掀开帘子出去了。

程越:“还是照老样子点,再给妙妙多来两份羊肉串,她念叨好几天了,这次可以多吃点。”

秦妙赶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要八串。”

程越:“羊肉串就要这么多,你不吃别的了?”

秦妙摸摸肚子:“我吃得了。”

“昨天不是还叫唤着要减肥?”

“那是昨天,”秦妙说,“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吃多点亏得慌啊。”

程越点头:“好,你说的有理。”

周绍南眼巴巴的看着两个人:“所以羊肉串吃几串?”

程越:“四串。”

秦妙:???

怎么跟刚刚说的不一样?

“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程越说,“雨露均沾,也吃点别的。”

秦妙第一次听说“雨露均沾”能这么用。

既然不让她多吃羊肉串的话——

秦妙说:“给我来瓶白酒吧。”

周绍南,陶关琳,程越都抬起了头,不约而同的望向她。

@

秦妙:“我虽然酒量的确不怎么样,但不是有程越吗?人生就这么一次,二十多岁不尝尝,什么时候尝?”

一片沉默。

陶关琳率先开口,道:“秦妙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周绍南:“我听我老婆的。”

程越没说话。

秦妙抱住他的胳膊,伸出一根细细长长的手指,说:“就一次。”

程越:“酒这个东西不好喝,你以前不是尝过吗?”

“那不一样,这次就算不好喝,我也会好好喝的,”秦妙认真的说,“人生在世,怎么也得体验一次醉酒的感觉啊。”

陶关琳默默点了点头。

“不是,她喝,你就别凑热闹了啊,”周绍南小声说,“你要喝醉了,我可抓不住你,回头再给我一记醉拳,我可能真的把命搭你身上了。”

陶关琳斜睨他一眼:“你乐意?”

“乐意乐意,”周绍南回答,“我不是心疼你吗?以后你可能就遇不见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爱你的男人了,如果要你在别人那边受罪,我会心疼死的。”

程越看着自己的兄弟,按按太阳穴。

“反正我不管,就来一瓶,”秦妙指着周绍南的笔,中气不足的说,“先给我写上。”

周绍南看了陶关琳一眼,陶关琳点点头,他立刻在点单纸上的“二锅头”后面打了个勾。

程越没制止,说:“就这一次。”

秦妙松了口气,高兴了。

-

羊肉串很快上来了,秦妙伸手,率先拿了一串。@

“太香了,”她没出息的直摇头,“我不管你们,先开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