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从那天起, 步重华就像泥牛入海一样完全消失了踪影。

部里发文震怒,将津海市上下彻查了近一个月,里里外外翻遍了跟步重华相关的所有人事, 把半个南城支队拉出去审查了个遍,却找不出他踪迹去向的丝毫线索, 最终只能综合各方面线报勉强得出他可能已经离开华北的推测。

冬季铅灰色的云层沉沉笼罩在城市上空, 南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徽矗立在高楼之顶, 沉默对着日复一日繁忙的街道和交替的昼夜。

步重华去了哪里?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吴警官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毕竟曾经颅底段大出血,可能会伤到一部分神经,在某方面留下后遗症, 因此以后还需要保持密切观察, 一旦发现哪里不妥请务必要及时就医……”

“是, 是。”廖刚边听边在出院手续上签好字,“多谢医生费心。”

冬季住院高峰期, 医院里弥漫着消毒水气味,护工或推着轮椅或扶着老人在病房走廊上慢慢穿行。廖刚顺楼梯上了特护单人病房,轻车熟路来到尽头一扇紧闭的病房前,叩叩敲了两下。

“吴雩?”他推开门:“车在楼下了, 咱们走吗?”

吴雩站在这间他住了三个月的病房窗前, 背对着廖刚,看不清是什么神情,闻言转过身,从椅背上拎起外套。

“走吧。”

廖刚一看到他, 略微愣住了。

吴雩头发剪得很短,因为削瘦的缘故看起来很精神,但气质却更加肃利沉默了。他穿一件笔挺的衬衣,袖口卷在手肘上,露出肌肉线条明显的修长手臂;底下是制式长裤皮鞋,因为剪裁得体的缘故终于把本来就很长的腿显了出来,走路时不发出任何声音,但周身掀起的细微空气却隐隐带着凛冽。

“怎么了?”擦肩而过时他淡淡道。

“……”廖刚仓促收回目光,心里有些复杂的酸涩和难过:“没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南城支队的车已经等在了住院部大楼门前,开车的竟然是宋平的秘书老欧,见到吴雩也怔了怔,但没多说什么,亲手为他打开了后车门。

“为什么今天是廖副亲自来接我?”

廖刚从后座另一边上了车,嘭地关上车门,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咱们先回局里再说。”

吴雩一点头,没再多问,微阖上了眼睛。

车停在南城支队门口,廖刚招手示意吴雩和自己一起走,两人没有先去刑侦支队,而是在欧秘书的带领下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出乎意料的是今天人非常齐,宋平、许祖新和组织部几个老领导都在坐,似吞噬小说网 乎已经等待许久,在吴雩他们推门而入时都站起了身。

“怎么了?”吴雩走进办公室,视线四下一瞥,平淡地问:“有步支队的消息了?”

宋平站在众人最前,短短不到一月竟然像老了十岁,原本乌黑的鬓角隐约生出了几丝白发,眼角鱼尾纹沉沉地坠在太阳穴边缘,法令纹似有千钧重般压着嘴角,缓缓道:“没有。”

吴雩站住脚步,说:“那我先回去了。”

宋平知道他已经从这一路上的阵势猜到发生了什么,但没有给他离开的机会,上前一把按住了他后肩:“经组织部研究决定,近日将任命你代替步重华,为新一任津海市南城分局刑侦支队长,过几天文件就会发到市局。”

“……”

所有人都望着他那挺拔削瘦的背影和乌黑的短发,半晌吴雩终于转过身。冬季阴霾天光中他面孔泛出冷峻的白,但眉眼极黑,这样看着人的时候,有种肃静和不动声色的气韵。

“我以为支队长不在时常规应该由副队代行正职。”

宋平说:“廖刚是步重华提议提拔起来的,上头不信任他。”

“那更不该信任我了。”

“南城支队现行编制中没人能像你一样拥有碾压性的资历和功勋,除非从外部空降。”宋平反问:“你想把你跟步重华被绑架的案子交给外部新来的空降兵处理吗?你不想查清到底是谁把你们关进了密室吗?”

吴雩没说话。

宋平略微靠近,在他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低声问:“你还想不想亲手查出真相,彭宛到底是怎么死在了内外双封闭的密室里?”

吴雩开始没有说话,楼下警车进出和人声喧哗透过玻璃窗,隐约震动安静的空气。

他曾经站在这刑侦支队灰色的大楼前,抬头仰望天幕下沉重的警徽和来往深蓝的制服,头顶上无形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令他心胆俱寒,日夜等待着转身逃离,彻底消失在茫茫人海。然而他那时万万不会想到,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让世事颠转至此,转眼间角色互换,他也穿上了同样的制服,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

命运永远在离散来临的时候,把他独自推向一条荒谬扭曲的道路,一去不能回头。

吴雩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抬头说:“有一天您会后悔选择我的。”

“那么我希望到那一天时,你已经把步重华抓回来了。”宋平捞起椅背上的警服外套,亲手披在吴雩双肩上,凝视着他深邃锋利的眼睛,低声说:

“欢迎归来,吴支队长。”

这可能是南城区刑侦支队史上最荒唐也最悲凉的提拔——大难不死,临危受命,没有红头文件公示期,没有同学旧识电话恭喜,更没有鲜花、请酒、招呼与道贺。吴雩从人事那出来的时候等于就已经走马上任了,他推开刑侦支队大办公室的门,原本忙碌的众人纷纷回头望向门口,一个接一个停下手上的动作,安静渐渐笼罩了大半条走廊。

孟昭、蔡麟、宋卉、张小栎、下楼来拿报告的经侦曹哥、远处楼梯口停下脚步的王九龄和小桂法医……一道道熟悉的身影或站或坐,有些手里抱着文件,有些还拿着电话。没有人吭声,没有人动作,所有目光都锁定在吴雩身披警服的侧影上,仿佛在等待什么。

吴雩反手拍拍身后的廖刚,让他与自己一同跨进大办公室,然后抬起头望向面前一张张神情各异的面孔:

“有件事我想在今天告诉大家。”

“我想站在这里,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姓解,十三年前独自南下来到边境,执行一项长期的跨境潜伏绝密任务,目的是为了摧毁长期渗透我国云滇边疆的金三角塞耶贩毒集团。十年前,我发现了暗网涉毒电商茶马古道和马里亚纳海沟网站的存在,并把马里亚纳的安全主管亚瑟·霍奇森送进了监狱,此后又在金三角各个帮派间继续辗转潜伏,这期间我配合警方剿灭过很多条边境运毒路线和贩毒组织,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又化险为夷。一年前,我受命协助警方把全球通缉的毒枭鲨鱼引诱至境内并实施围剿,但可惜抓捕行动失败了。鲨鱼逃出境外,马里亚纳海沟网站下线一年,金三角毒枭对我的人头提出数百万高价悬赏,而我的代号一夜间传遍了全球贩毒网。”

“出于保护的目的,组织把我调来华北津海市公安局,让我化名吴雩,在这里我遇到了步支队和你们大家,度过了我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平静时光。”

周围震惊得一点声音也没有,除了少数几个已有风闻的主任之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吴雩语调不高,而且很平缓: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南城支队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审查和清洗,我们从津海市数一数二的业务部门沦落为被所有人怀疑、审视和挑剔的对象,昔日荣光一落千丈。大家可能已经听说了步支队的种种传闻,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我不相信步支队做了那些事情。”

“我不相信他为活命而杀了万长文的女儿彭宛,也不相信那些蓝金是他出售给鲨鱼的。”

“南城支队是全津海乃至华北地区最优秀的刑侦队伍之一,以前是,以后也会是。我会尽全力把步支队带回来查明真相,结束眼下这过街老鼠般惶惶不可终日的局面,将一切回归正轨。”

周遭一片鸦雀无声,只听见吴雩稳定的声音在上空回荡:“我会带大家洗清污名,恢复我们南城支队的威名和荣光。”

廖刚沉声说:“吴支队。”

所有人如梦初醒,孟昭从桌沿跃下地:“吴支队。”

“吴支队长。”“小吴哥。”“小吴队。”

……

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每一个人都站起身,肃容围成半圈。

“从此以后大家外事问廖副,内事问孟姐,出头得罪人的事叫我。”吴雩伸手一按廖刚肩膀,言简意赅道:“风雨兼程,同舟共济,南城支队永远是一个整体。”

南城支队是个整体这句话,在平常只是句官样套话,步重华当了那么多年一把手都没说过几次。但这时候从吴雩嘴里说出来,所有人都懂得它超乎一般的沉重分量:在污名和嫌疑彻底洗清之前,支队里每一个被步重华提拔过、使用过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哪怕调离南城分局都无法完全摆脱履历上灰色的记录,而在体制内这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刻所有人都真正是绑在同一条船上风雨共济的利益共同体。

“是!”

“是!”

“明白吴队!”

……

蔡麟揉了揉因为刚才提起步支队三个字而酸涩发热的鼻子,瓮声瓮气小声说:“我,我感觉小吴整个人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不,其实是终于跟以前一样了。”孟姐叹了口气说,“那个真正的……真正的以前。”

那与生俱来的棱角,经历打磨的锋芒,终于冲破了他为自己戴上的枷锁,在被逼到走投无路时展现出来,如同那真正久远的、腥风血雨的曾经。

“你要去看看支队长办公室吗?”廖刚低声问。

吴雩一摇头,抽身走向大办公室门外:“不了。”

“哎?那你上哪儿去?”

廖刚不由自主跟了几步,顺着吴雩的视线从走廊窗外向下望去——大楼门前空地上停着一辆银色大g,一个裹着深灰色风衣的侧影靠在车门前边看手机边抽烟,突然若有所感一般仰头望来,与楼上窗台后的吴雩目光一对,赫然是江停。

“重勘现场。”吴雩把有些下滑的衬衣袖口摞上手肘,简洁道:“我不相信这世上有绝对的密室。”

可是技侦已经把当初囚禁他们的密室反反复复摸过上百遍了,连每块砖头每根房梁都拍了照放在市局专案组的办公桌上,除了那个排水管以外连钻耗子的空隙都没有……廖刚欲言又止,那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还没出口,只见吴雩径自走向电梯,转身那一瞬间,目光穿过忙碌的人群落在不远处,那是支队长办公室紧闭的门。

深棕色门板上,那块旧了的金黄色铭牌还没摘下来,“步重华”三个字落在吴雩冷漠的眼底。

然后他收回目光走下了楼梯。

廖刚愣在原地,少顷只见吴雩的身影出现在楼下,披着外套大步流星出了楼前台阶,接过江停扔来的一副勘察手套。两人互相一点头,都上了车,大g亮起的尾灯很快消失在了公安局门前的街道上。

与此同时,华北某港口。

马达夹杂在涛声中由远而近,片刻后水雾深处渐渐显出一艘快艇,破开海浪飞驰近前。

鲨鱼站在岸上的车门边,只见一道衣角翻飞的人影从船头站起身,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拎着个公文箱,在快艇靠岸时一脚踏了出来,赫然正是步重华!

保镖把手伸进衣兜按住枪柄,低声请示:“老板?”

鲨鱼蔚蓝色的眼睛落在对方的手提箱上,动作轻微地一摇头。两名手下只得笔挺地站了回去,只见步重华果然是独自一人下了船,踩着沙滩大步走上前来,微笑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鲨鱼先生。”

这确实是两人之间第一次面对面,鲨鱼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着步重华。这位前刑侦支队长并不像证件照上看起来的那么年轻冷硬,但棱角更加深刻,身材也更精健结实,目光没有丝毫闪烁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举手投足干净利落。

自从遇到画师之后,鲨鱼已经不那么坚信自己对人的第一眼判断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能从步重华明显的个人风格上感觉出,对方是个目标清晰、意志坚定,而且头狼特质十分强烈的人。

这种特质他在很多毒枭身上见到过,但与他理解中的中国官场确实相去甚远。

“步支队长。”鲨鱼终于饶有兴味地吐出这个称呼,问:“是什么让你想过来见我?”

步重华视线往边上两个荷枪实弹的保镖和装了单面可视玻璃的吉普车上一扫,并没有在意,啪地一声打开了手里那个密码箱,刹那间连鲨鱼都扬眉“噢”了声,只见那箱子里赫然是满满当当一袋袋的幽蓝色晶体,是蓝金!

“你想把它卖给我吗?”

这一箱起码六七公斤,抓到够满门枪毙十八个来回还有剩。刹那间鲨鱼心里已经估算出了一个价格,但出乎意料的是步重华合上手提箱,漫不经心往鲨鱼的保镖怀里一扔,说:“不,我想把它送给你。”

“送给我?”

“对,为了感谢你遵守诺言,把我从津海的囚车里劫出来。”

保镖熟练迅速地打开一袋蓝金,戴上乳胶手套捻了点一搓,闻了闻味道,愕然道:“真货!”

鲨鱼的表情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蓝金跟海洛|因一样,纯度用肉眼就能分辨,光泽这么好纯度这么高的蓝金在闻劭死后可用稀缺来形容,这世上任何一个从事毒品生意的都不可能不动心。步重华好整以暇地等待着鲨鱼的反应,但谁料眼前这白人沉吟片刻后,却还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不用,步支队长。我救你只是因为你把那批蓝金拆家牵线给了马里亚纳海沟,而我一向是个重视信誉的平台经营商。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完成,不需要再多生枝节了。”

——他不信任步重华。

他并不信任眼前这个种种巨变都能用突兀来形容的前刑警。

步重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脸上没有任何不满或失望的表情,只问:“如果我还能向你提供很多很多,比你想象得还多的蓝金呢?”

鲨鱼彬彬有礼道:“你可能对我有些误解。我虽然很重视新型毒品,但并不是个嗜钱如命的商人……”

“那如果,我能让你在华北地区的行动变得非常方便,甚至能让你建立一个长期稳定的中转基地呢?”

鲨鱼的拒绝顿住了,眯起眼睛问:“什么意思?”

“马里亚纳海沟下线这一年里,你们生意损失相当惨重,而原本籍籍无名的小网站‘茶马古道’交易量却猛增数十倍,甚至有了在东南亚与你一争长短的势头。如果你没有一个足够稳定的中转点来构建物流渠道,那么很快你就会把很大一块市场输给后起之秀,再赢回来是很困难的。”步重华望着那双急剧压紧的蓝色眼珠,微笑道:“时代不同了,鲨鱼先生。画师让你失去了全球垄断商的地位,迅速成长的竞争对手正迫不及待瓜分剩下的市场。如果茶马古道抢先一步找到万长文并达成了合作怎么办?如果全球蓝金价格持续下跌甚至击穿地板怎么办?互联网时代的崛起和坍塌往往只在旦夕之间,难道你真相信你的商业帝国基石比罗斯·乌布利希更加坚固不可破?”

——他竟敢拿鲨鱼比罗斯乌布利希,罗斯乌布利希可是已经被抓捕关在监狱里了!

吉普车边两名手下脸色齐变,只见鲨鱼眉毛一扬,若笑非笑道:“没想到你为我的事业考虑得还挺多?”

步重华说:“我们中国人,前走三后走四是正常的。”

“……前走三后走四。”鲨鱼重复这句话,真的朗声笑了起来,好半天后才意犹未尽地摇了摇头,说:“你这么谨慎,倒让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

海浪冲击礁石,撞出一波一波飞溅潮声。鲨鱼笑容渐渐收了,他们两人相距不过半步,步重华可以清楚地看见一色水天映在他一点点变灰的瞳孔里,渐渐凝成了冷灰的色调:

“你也知道茶马古道交易量猛增,足够在东南亚与马里亚纳海沟一较高低,那你为什么还选择投靠我?仅仅只是权衡利弊之后纯粹出于理智做出的决定吗?”

这话问得其实很古怪——吃这口断头饭的人人都是逐利之徒,不权衡利弊为自己打算,难道还是因为马里亚纳海沟的网站设计比茶马古道好看不成?

“是。”步重华笑起来说:“我虽然有些钱,但谁会嫌钱多烫手?”

鲨鱼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来考虑我的建议,那箱高纯度的蓝金只是见面礼。”步重华拢起在海风中飘扬的大衣,颔首致意,极有风度:“考虑好了再联系我。”

他转身向岸边那艘等待已久的快艇走去,冷不防就在这个时候,鲨鱼突然拔枪喀嚓上膛,砰一声子弹紧贴步重华皮鞋后跟打进地面,溅起一簇黄沙!

情势陡然突变,两名保镖毫不犹豫拔枪:“站住!”

步重华脚步一顿,不待回头,后脑已经顶上了一管冰冷的枪口,身后鲨鱼阴冷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步重华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海面,“如果你指的是玛银,非常不好意思,是我杀了你女朋友……”

鲨鱼断然道:“虽然我为她花了很多钱但她不是我女朋友,而且自寻死路怪不了别人。”

步重华问:“那请问你具体指的是?”

步重华净身高一米八五往上,即便从背面都能看出肩宽腰窄腿长,相貌非常英俊,连嗓音都富有磁性,不论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是极其有吸引力的对象。

鲨鱼盯着他,枪口丝毫未动,终于开口缓缓道:“我听说了画师与你的一些传闻……”

“……这些传闻让我非常、非常的不痛快。”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破云2吞刀山火海、熊小肥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爱豆少年、红烧肉配啤酒、树精精、莲莲莲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十块钱 5个;夏x章 2个;流连无言、南风、4026、复合函数存在性问题、黑暗淑女、幽微兔、清泌、阿拂、赫连、茂茂小小肉包、陌尘、龙纪威喂两声、澄因、顾浨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我要睡觉了 5个;粥白咸菜小、summersam、容姿端丽佐二少 2个;森林木十一、如果不是你、梦梦の花月、倾歌歌歌歌歌、顾浨、gone2006、逆毛楠、停雩的奶黄包、零子昭。、5180、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秦筝、凤四的小翅膀、33360206、十块钱、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吴雩的韭菜盒子、21552736、玟宝宝、雾润嘉木、emilyzhang、酥酥央央、全世界最英俊的人、喵与鱼的碎碎念、我爱淮上更爱停停、岚枫0220、主公能打、赫连、越朔夜、玉面小阎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yjing、佛系蜜桃春、步小花、真茗、明湖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睡 30个;君离笑 13个;云生结海楼还在囤文 12个;碎星辰、十四行詩、敲里吗敲里吗! 6个;淮永信别刀求求了、wwc123、橘子o、无谓、吴雩无求 5个;十块钱、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 4个;是胡桃夹子呀、36983582、加冰的奶油焦糖摩卡、太慕内特、rui蕊蕊蕊的蕊、舞猾、龙纪威喂两声、越寒、莲莲莲、 3个;夜雨微凉617、雩雩雩雩、新瑜lh、求娶长公主、os、一个宋奕、地瓜ovo、小棕棕、清泌、全世界最英俊的人、aiello、布丁km、月兮溯流光、奚墨、小鹿尤尤。、jilishudygg、生抽 2个;sariel、不可说、橘子面包、一支软妹挂枝头、冰糖咖啡、法淼淼、朝暮、只恨青丝长、cwxcwx、珍珠奶茶撞地球、奶黄包分我一个、寸芒、caefake、一大块鲷鱼烧、江教授的保温杯、东栏一株雪、kurap、琼小讌、东方镜君、曲非音、北寺、小神在在---、顾子熹的小娇妻、亦宁yn、我读红书不会睡、香菜是我啊、jin、淘米鼠、葱花鱼冲呀!!!、废喵、可爱雩、麓麓麓麓麓麓、嗑糖专业户、奶花世最可、天黑请借鉴晚安、飞雪那人、rakuzan2333、浮生梦、liquid、茂茂、隽永、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凉笙墨染、皮皮缘、0781、凤四的小翅膀、跟上那条小黄雩、38849518、容曦、poupine、霸道警草俏警花儿、40269037、乐槿辞、dreamingsleeper、鍾仁妮媽媽愛你、亥少爷alex、甲鱼鱼鱼、天才大人、馨馨索、费殿、汐渢月、吴雩的韭菜盒子、26832876、葱花鱼要甜口的!、is、贾bky、我是小淮的萨摩耶、之方、喵帽子、微笑的脸、空想肥闲鱼、。、evak、重华雩我,闻舟渡我、36039597、蓝蓝蓝蓝岚岚、白朝、yihanqiqi、江停在我床上、一世长安、柠檬、江停在我床上吃奶黄包、meyz、甜味拾荒者、九龄、婉婉、旭悠然声、叶君,韶华逝、轻轻啾一口游惑、子叶无歌、linger、幽公主、花又、、春娇、e小调爱情、一西、脑壳痛、热忱、寒靖之、长安月下、尹尹花花痴痴、长安忆昔、江与宴、归杳楠、slsqmcs、空空如也、玉面小阎罗、长鼻学习猴、淮淮今天发糖了吗、葱花鱼冲鸭!、扶墨、浅草千夜子、绝对透视漩涡、子晞、a、四月歌来、温温如渝、岁月旧曾谙、30403542、谷子、李沐、辰安、若澧、傲娇葱花鱼、39789439、九月、40360586、日明为昭、、颖柠檬&小居居、38756296、解千山、杜沈言、吞刀女孩、步重华的正牌女友、投机性kk、小脑被狗吃了、godagod、我今天就要讲相声、立夏池水清浅、擎葵、、%、山茶、z_zero、三土酱、花田少奶奶、24665149、在水一方、40443596、清、南风、下雨天、塔卜西拉、biu~、超超、玥出瑶山上、40015681、雩华、图南、焚海、芥末酱、茯藏、185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楚豫 192瓶;葱香小包子 瓶;棉花没有猫 96瓶;xx的小娇妻 90瓶;故人西辞 瓶;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 70瓶;四四 66瓶;哆啦兔飞、一人长安 63瓶;汲川 62瓶;1069、沈辞卿 60瓶;夕山秋迟 58瓶;岩浆的结婚证、青衣 57瓶;gody 54瓶;爱豆少年、江愠愠、尤可 53瓶;逆毛楠、喑蝉丶、35254560、央情li 50瓶;昶夜 49瓶;小猫朵朵开 47瓶;家有wifi、秋雨冥茗 42瓶;伽南沉香。 41瓶;大脸猫、exusiai、君兮、孑孑 40瓶;沂隽 39瓶;云寄相思听 38瓶;小龙人、瓶;单左 36瓶;橘子、云海 35瓶;桃之夭夭 34瓶;顾噶咕 31瓶;汐小墨、33260305、阿顾道儿、鹤枫、f a、iwannayou、柳曜秋、今天吃到糖了吗、硯安 30瓶;居老师的小甜心、瓶;小悠悠、狗老师的南瓜饼、不许吃胖吃胖 28瓶;找北、苏暖年 26瓶;布布 瓶;二两茶、、鲁大力、qning_、缱绻、黑羽快斗他老公、温时渡、透明の鹿、清风、顾念、26946661、陈风与露与你、37712456、绿洲、年糕粉丝、扉页、  00  、法淼淼、30017257、司南小卷饼、七了个柒、小脑被狗吃了、nimueh、百无一用是蠢彦、apse、饺子蘸醋、解行、甜味拾荒者、kaoshiyaosi、长夜无疆、amadeus、买糖吃、被壁咚很烦躁、别那么骄傲、nature居、小虾me、板栗不能吃、苏樾、bsca、君子端方 20瓶;aiello、一本经书 瓶;潇虞卿、江上吟、小女子想与君共修燕好 17瓶;珹珺、若隔岸观火 lee、玉米萧潇、雪莉、momo的大宝贝、瓶;e小调爱情 瓶;我爱淮上更爱停停、眼镜框 11瓶;一晌贪欢、hidaka合瑾、澄因、沈筠辞、狐狸不吃草、一个脑瓜崩儿、墨雨姸、清风掠野、兔兔狲、ァ潜祈、花露水、雁事寻常、锅锅、uko、甲鱼鱼鱼、ie、雪琳枫、绛未嘎嘎嘎、段嘉衍的信息素、卿、samsara、葱花鱼十元一条嘿嘿、a、21826166、如果不是你、yue、白桃乌龙、冷你还不穿秋裤、王牙签、点墨、小花生、miiiiiii、初级、自习、墨语轻尘、、小t奶茶、三戒、旭悠然声、则望、葱花爱吃鱼、莴苣、2857、容曦、bear、陆众千山、养兔园、又酥又浓。、祁麟、季今朝、嗑糖专业户、生抽、喵喵爱吃豆沙、小张快跑、人间理想、31392921、没错我就是小苏苏啊。、24665149、回雪飘摇散、訾疏、34738059、美丽的熏衣草、一白千里、我爱晃司、今天看完更新了吗?、冰糖很凉、严峫下海挂牌五百万、木子邪、20531464、清晏、无肉不欢肉夹馍、草莓捧着糖水司南、3day、羡羡不要了、一大块鲷鱼烧、岁月旧曾谙、阿林、餯a、楓蕊雪、2018、瑾夜、未央水镜、ada-琦、理想人生、归杳楠、万象殊清涵、喵帽子、sweetyolanda、花少不爱、覃姜、夜岚海、金币、哇咔哇咔、bzaiz、墨墨、kim_、原地爆炸、米烛、是瑶瑶不是窑窑、匣孚茏、轻拢慢捻、聆界、西瓜啾啾、+我看淮永信在线发刀、阿迷、fairy、嘿嘿嘿、瓶;delight、ひなだ、你是zhu、槑有辣条、小小贺、╬胤禛、停停想喝老同兴了、ggad、没时间、云霞、橘子呀、懒人 9瓶;我读红书不会睡、18719771、大夭夭、summer^ 8瓶;勤劳的阿鹤、bing蹦三天、桥西的乔奚、言烨、象谷、待一日落、慕二京 7瓶;穷、一支软妹挂枝头、顾羽笙、流尾、屎…屎里有毒!、东隅与桑榆 6瓶;小柯、漫、nico紫瑛、布丁km、多多陛下、玉阶生白露、屋顶上的小孩、阿也、木双、20089387、东咚咚、1269、米虫、浅、唐卿、想吃停停的奶黄包、30225721、打死冯豆子、临渊空游、sariel、不渝、寒靖之、南絮、嘿嘿嘿哈、cmua、菠菜罐头、心悦、32635555、藏匿与心、喜欢超可爱被被的kaji、御封peace、熙清、沉醉不知归路、jinki爱、金金金、静里乾坤、liquid、抹茶红豆双皮奶、、傀玦玦子、小朋友、ccydx、啊啦雷、我是霍学川、牧野、惊鸿、蒋丞选手的兔飞、6818、随遇、苟伊洋 5瓶;初霁、八个半柠檬、秣、白杭、南陌苑至、忘羡。、你家白在哪、祯瑄汉臣 4瓶;复合函数存在性问题、橙z、啊哈啊哈、摇摇果冻、一只塔里的猫、顾子熹的小笛子、霖曦、叶不雨、30403542、青鸟 3瓶;38704821、沙面面、怕鬼所以爱国、a容嬷嬷、l、小妖uu、le、疾冲的小娇妻、黄金万里、东漓、不漏声色、长安忆昔、南枝、从前有座山、山茶、顾子熹、哒宰的绷带、**不是鱼、九七年的小朋友 2瓶;瑾知wx、冥夏sss、病态系少女、赜渊、盐盐盐粒儿盐盐盐、溢芳香的瓶子、你看见你、落翎、爱睡懒觉的猫、小菊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小郁、戏子c、秋草花语、禾锄、蓝色夜空、39732640、抓马、长归、花儿向阳开丁3岩簟4笫宓亩熟、初雪晴空、猫、不要欺负吾雩!、若澧、于尘清欢、伊余来塈、楠迟、11903768、梅路艾姆、一莲托生、叙叙叙丸子、言徵、库房保管员、波、张又又、木楊、椰子叶子、忍者求仁、黑眼圈、xxxibgdrgn、安燎冉、小甜喵喵、幻剑莫轻言、人、卷毛熊、myciss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