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津海市妇幼医院。

“宋局”“宋局您来了”

宋平向熟悉的医生护士点点头, 穿过深夜的住院部走廊,推开最尽头的单人病房门,下一刻脚步蓦然收住。

病床上陶泽幼嫩的手背还扎着输液袋针头, 小小的全身都陷在了雪白被褥中,望着坐在床沿边上身披警服的侧影, 细声细气地问:“那, 你知道我妈妈吗她去哪里了呀”

“她还在隔壁住院, 跟你一样每天都要吃很多药,扎很多针,等你们都好了就能见面了。”

“好呀。”

陶泽困了,闭上眼睛陷入了安静的睡眠, 心率监测仪上闪动着规律起伏的曲线。吴雩摸了摸他的头发, 坐起身回过头, 终于对上了宋平哑口无言的瞪视。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老局长半晌才憋出一句。

吴雩一勾唇角,尽管声音里毫无笑意:

“你对外隐瞒这个孩子还活着的消息, 是因为你也意识到了我们自己内部并不保险,还是因为万长文的外孙将来还有利用价值”

“我不是,你”

“你说,如果现在步重华出现在我面前, 我是会先揍他还是先揍你”

宋平:“”

宋平对着病房雪亮灯光下吴雩锐利的目光, 眼皮一个劲乱跳,然后终于蔫了。

十分钟后,病房外走廊窗前。

咔擦一声打火机轻响,吴雩对着半开的窗缝点了根烟, 向夜空吐出一口烟气。

宋平使劲把手在鼻端前挥了挥,视线还没往边上挂着的“医院禁止抽烟”上溜,就只听吴雩平淡道:“忍着。”

“”宋平真心诚意地问:“我说,你能不能对你的顶顶顶头上司表示一下稍微的,起码的,一丁点的尊重”

“如果我的前顶头上司没有在我昏迷六个星期的那段时间里,一边每天在我病床前含泪上演依依不舍人鬼情未了,一边掉头就跟我的顶顶顶头上司商量好这出杀人、叛逃、劫囚车大戏,并且还在我面前倾情表演高速飙车的话。”吴雩顿了顿,说:“我对你俩都会尚存最后一丝尊重的。”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步重华呢”宋平强撑着那口气,义正辞严一拍水泥窗台:“虽然他杀了彭宛,但他其实是为了能让你活命啊。而且他刚从昏迷中苏醒就强拖着病体来看你最后一眼,最后为你梳理一次头发”

“他手术第二天就醒了,没几天都开始参与查案了,实实在在躺病床上昏迷了六个星期的人只有我这一点是江副教授今天下午去津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分析了步重华的全部用药记录之后得出的结论。顺便说一句,未经对方允许的亲密行为叫做猥亵,我没同意那位姓步的奥斯卡影帝给我梳理什么头发。”

从宋平想发火又只能忍的脸色来看,他心里此时正默默问候的人大概也包括了江停。

“而他之所以承认自己杀了彭宛,”吴雩冷冷道,“是因为你们花了六个星期都没查出彭宛是怎么死在密室里的,最终他只能将计就计,主动背起杀人的黑锅,好顺势反水叛逃去当毒枭,是不是”

宋平立刻:“等等等等,可是你根本没证据”

“我有。”

“什么意思”

“步重华没杀人,因为彭宛根本就不是死在密室里的。”吴雩在宋平急切、期待、又强自掩饰的目光中冷笑了一声,说:“她死在密室开启之后。”

宋平动作霎时一僵,随即醍醐灌顶:“开启之后”

“我和江副教授去市局调了第一批救援人员赶到现场破门而入的录像,因为当时非常黑,视频中几乎看不出什么,但声音却录得非常清楚。巡警利用破门阀闯进密室前后共发生了296道音频,包括对话、指挥、吼叫、无意义的惊呼感叹语气词等等;在这296道音频中,有一道是破案的关键,因为说出这句话的人从头到尾只说了这一句话。”

吴雩一弹烟灰,对宋平笑了下:

“排水管,有个小孩要死了。”

两人目光对视,宋平不愧是三十多年的老刑警,那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这句话是绑匪说的”

吴雩说:“对。到达现场的第一批共计12名搜救人员,分别属于港口区公安局、辖区派出所、附近巡特警、警犬搜救小组这四个单位。我已经把这12名搜救人员分别找来谈过话了,没有一个声音特征能跟有个小孩要死了这句话的声音特征相重合;现在我们只要把这12个人的声线录音交给技术人员做分析比对,得出正式鉴定报告,就能成为步重华彻底翻案的铁证”

“救援现场混进了第13个人,也就是凶手本人。”

宋平直直盯着他,心头空白无法言语。

虽然吴雩说得很简单,但宋平自己知道从混乱的现场、喧杂的人声、足足296道有交叉有重叠的音频中唯独挑出那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需要反反复复多少遍一帧一帧的观察、一个字一个字的倾听,以及多么强烈的、坚定的,为步重华翻案的决心。

从吴雩昏迷醒来开始,人人都在告诉他彭宛是步重华杀的,步重华自己也说是自己杀的。只要吴雩的理智和情感有一丝一毫相信,或者稍微有一丝一毫不那么坚决,他都不可能把视频成百上千遍地反复枯燥循环下去,独自坚持奋战到山穷水尽,最终从296道声音中找出那唯独一道破案的关键点。

“你”宋平声音不由有些嘶哑:“你把那视频反复听了多少遍”

吴雩说:“三遍。怎么了”

“”

吴雩莫名其妙看着宋大老板的脸色风云突变,半晌才听他冷冷道:“没什么,你继续说。”

“”吴雩心想宋平的内心活动好像还挺丰富,但没有太理会他。

“当初我跟步重华在密室里的时候,摸遍了所有角落都没发现监控镜头的存在,为此我们商量出了两种可能性:第一,针孔摄像头可能装在我们头顶摸不到的角落里,绑匪用它来监视我们是否完成了杀人游戏;第二,绑匪根本不需要监控,因为不管我们有没有遵照字条的指示开始杀人,他都会亲自来完成这个游戏的结局,即是将我们之中的某个人置于死地,来达成构陷的最终目的。”

“从事情的后续发展来看,绑匪采取的可能是第二种做法。他先打开步重华的手机,等待第一批警方赶到现场,然后混在现场来自不同单位彼此并不熟悉的救援人员中间,第一时间冲进了密室;当巡警发现我跟步重华倒在大门口时,没人会想到失踪的彭宛母子竟然也在这里,绑匪就是利用这个时机杀死了彭宛。”吴雩话锋一转:“另外,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凶手用的是刀而不是仓库里随地可见的石块,因为行凶时间非常紧迫,容不得他冒着一石头没砸死彭宛,反而被她挣脱惨叫引来注意的风险。”

“随后,在场救援人员打电话给市局以及叫救护车,另外有几个人注意到了现场非常暗的情况,便开始找配电箱,同时用手电向仓库深处搜索。凶手听见有人说这鬼地方是被拉闸了吗以及里面是什么啊的时候,便意识到有人正往自己所在的方向来了,情急生智喊了声排水管,有个小孩要死了这句话的用词非常耸动而且蹊跷,但当时不会有人能察觉,果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立刻转移到了黑暗中非常醒目的红色排水管那边,同时注意到了奄奄一息的小孩。趁着这兵荒马乱的几分钟内,凶手从容退出密室,一旦到了仓库外黑夜的旷野里便可以逃之夭夭了。”

“最关键的是,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密室杀人已经在警方脑海里形成了思维定势,也就不会轻易想到要去推翻它了。”

宋平花了足足几分钟时间随着他的话在脑海中复原案发经过,少顷终于只见他一点头,抓起手机:“你等会。”紧接着边打电话边风一样走向远处:“喂,翁书记是这样的,彭宛那案子有希望了,我们现在要立刻把以下12位民警的说话录音拿去跟视频里一句话做比对”

吴雩垂下目光,最后向窗外吐出一口烟,只见宋平挂了电话兴冲冲地回来,满脸都在放光,那张连日疲惫衰老的面孔仿佛一下年轻了五岁:“拿到鉴定证据后我们要”

“所以这位翁书记也是你们反水大戏的编剧之一了”

宋平戛然而止,视线游移,半晌干巴巴地:“啊。”

吴雩把烟头慢慢地、重重地碾熄在窗台上,动作十分缓慢,烟蒂粉身碎骨。那明明是很正常的动作,但不知怎么宋平整段脊梁骨登时都抽了两下。

宋大老板从警三十多年来,极其罕见地没忍住靠墙贴了一小步,这时只见吴雩终于偏过头来他以为这个年轻人会问“你们为什么瞒着我”或“步重华是不是被迫的”,但实际上他问的是:“你们策划了多久”

“死亡池事件之后。”宋平摸摸鼻子,瞅着窗外:“开始是步重华自己提出的,组织根本都没有同意,但后来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吴雩讥诮地眯起眼睛:“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宋平苦笑起来:“你觉得从津海挑出这么个人很容易吗专业卧底需要顶级的职业水平、过硬的心理素质、铁打的忠诚信念,还必须履历清白完全不被毒贩怀疑但问题是我们没有条件像当年云滇的特情组那样,从几十上百个优秀高材生里慢慢挑。我们只能找一个叛变理由充足充分的现役警察,而步重华为父母报仇的强烈愿望是最足以取信于鲨鱼的一点,否则你随便拉个警察说叛变就叛变了,人家毒枭也不信啊”

“所以那些贩毒的记录,离岸账户和比特币都是你们自己安排的”

“也不全是,更多借调了部里的资源。”宋平咽了口唾沫:“还有步重华牵线给马里亚纳海沟的那些蓝金零售商,其实也”

怪不得查步重华这么多年的犯罪证据如此轻易,根本就是自己埋雷自己挖,从头到尾走过场

“步重华击毙玛银之后,对我提交了一份报告,其中详细列举了他准备为自己叛变而做出的铺垫。比方说面对纪委督查他的态度非常抵触,不请假不上班不办案,在对市委的审查报告上洋洋洒洒写了三千字他对组织审查的各种不满;在杨成栋把他带去五桥分局询问彭宛被绑架前后的经过时,他故意当众激怒杨成栋,甚至宣称自己早就不想当这个警察了,态度异常嚣张跋扈关于步重华性格、言语、行事风格的前后巨大转变,在大半个津海公安系统都传得沸沸扬扬。所以当他承认自己杀了彭宛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不太怀疑,甚至觉得迟早是有这么一天的。”

“不用继续夸奖那位奥斯卡影帝了。”吴雩冷淡道,“我不是很愿意听。”

“呃。”宋平有一点尴尬,“其实我们本来想再铺垫一段时间,等时机再成熟些才开始演开始行动的,但因为你俩在前去港口区的半路上被撞车绑架,随即又发生了密室杀人,这个意外突然加速了整个计划的进程。专案组翻遍了整座密室都无法证明你俩没杀彭宛,甚至到后来我们自己人都开始怀疑你俩了,最终步重华只能说,趁你没完全醒来之前他先把锅给顶了,我们才好安排接下来越狱叛变的正戏。”

吴雩一言不发,宋平斜觑了下他的表情,才有点迟疑而含蓄地咳了声:

“其实话说回来,他也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只是担心等你完全清醒之后,为了证明他的清白而做出什么过激举动,甚至不惜自己认罪来换取他的自由,所以”

吴雩淡淡道:“我知道,我在你们心中的智商有超出过80吗”

“不不,这个你真的误会了。”宋平立刻正色:“步重华临走前说整个津海如果有人能破密室杀人这个案子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你,只有你能证明他的清白呢。”

吴雩嘲问:“原话有那么煽情”

宋平:“”

“如果我认罪,吴雩就不用遵从回避原则,可以参与进来查案了。他当过十二年最危险的卧底,专业素质不是后方侦查人员能比的,对生死之间很多细节的直觉也都超乎常人,如果彭宛被杀一案有侦破的希望,关键的线索很可能会落在他身上。”

病房里的监测仪器嘀嘀作响,步重华靠在病床上摇了摇头,宋平怀疑地摸着下巴:“你真肯定姓吴的能证明你的清白”

步重华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不一定。但现在没其他办法,这案子几乎已经死了,姑且死马当活马医吧。”

“有。”宋平斩钉截铁:“这就是他的原话”

吴雩半信半疑,神情微微松动了些。

“不过劫囚车的计划后来还是出了岔子,”宋平一边偷觑打量吴雩,一边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我们本来是打算让步重华联系鲨鱼从津海本地越狱的,却没想到林炡竟然查出了步重华和那些毒品零售商之间的联系,还来了一出当庭举报。虽然我们本来也是想趁机慢慢查出步重华的涉毒证据,但姓林那小子确实打得我们措手不及,最终只能让步重华紧急联系鲨鱼,从半路上抢劫了押运车,还不小心给你留下了飙车上百公里追人的机会。”

“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你见过最完美的人吗”

“停车不然我下一枪就不是打车了”

“你就当你的步重华已经死在密室里了吧。”

吴雩面上一丝波澜也没有,他微微眯起眼睛,一只手将被摁熄的烟头攥在掌心中,修长五指不易察觉地战栗,用力到连烟蒂都被生生撕裂了。

“步重华现在人还在华北,已经跟鲨鱼秘密会面了一次,取得了初步信任。根据他传回的情报来看,未来一个月内鲨鱼会继续派人联系他,想高价从他手上进一批新型芬太尼化合物的货。”宋平用力一拍吴雩的肩,沉声道:“我们将竭尽全力利用这次机会进一步接近鲨鱼,甚至将毒枭一网打尽。届时步重华冤屈洗清,立下功勋,就是他载誉平安归来的时机了。”

吴雩眼梢、鼻翼、半边侧颊都隐没在阴影中,皮肤苍白坚冷,有种说不上来的寒意。半晌宋平才见他冷淡地笑了声,但天生向下的唇角却连提都没提起来:“是啊,每一个平安归来的人,都以为后面的人也能很容易淌过那条河。”

宋平一愣。

然而吴雩没有解释,也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步重华这件事除了你们几个老领导,还有谁知道”

“这个,”宋平移开目光:“这个事情其实也没有别人”

“那他的联络人是谁”

周遭一下陷入了彻底的安静,宋大老板盯着自己脚下的地面,半晌没吭声,似乎突然对病房外的走廊地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吴雩收回目光,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接通后言简意赅:

“喂,江停你觉得严峫还醒着吗,你可能会想找他好好聊一聊。”

作者有话要说:

步重华: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v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槐四、插画师,一块钱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子安 2个;夏x章、yuejian112033、茂茂小小肉包、玖玥晞、崔小月、雾润嘉木、楚慈亲妈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叶叶叶如故、六虐、yuko、喵与鱼的碎碎念、陈没有鱼yy、花怜世界第一可爱、停雩的奶黄包、球球球球球球球可、qia、玟宝宝、子安、逝葬、猫咪猫咪、郭韫韬iu、我要睡觉了、海水蓝、小小木头人、佛系蜜桃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好想吃海底捞 156个;啃石头的兔子、吴雩 13个;十块钱 10个;楼衾 8个;敲里吗敲里吗、无谓、吴雩无求、莫默漠沫墨蓦然 5个;wwc123、插画师,一块钱 4个;君离笑、次氯酸和小毛巾、是胡桃夹子呀、vv世最可、kayyo 3个;司黎、37266703、奶黄包分我一个、yyyuancy、真茗、盐姜葱花鱼、光仙、。、、月兮溯流光、蜜桃甜茶茶、rui蕊蕊蕊的蕊 2个;正版沉荩、何小邪、丁子木、路路、霸道警草俏警花儿、38143487、奶花世最可、书中自有颜如玉、85只兔兔、繁花似锦觅流年、南格乱门、佛系鹿、夜雨微凉617、叶君,韶华逝、伊丽、樊佳红、vickys123456、旦滚旦肥、一个超大的么么么么啾、布丁k、海风、沦落而成美、杜沈言、小蔬菜、爱吃火锅的咩咩赵、k、38917313、说话浪且密、rakuzan2333、麻麻爱小鱼、是啵啵呀、北望、、2、章冒冒、园子、胖胖味的姜姜、无敌小迷迷、晏晨、风乎舞雩、顾大帅的小甜心、云草。、、是你的甜熊、哔哔、好想吃草莓啊、空想肥闲鱼、恩恩、199311、书剑飘零、你听风在吹、夏吖、riesss:、菌翎翎翎、东方镜君、江停在我床上、小白兔的月亮船、ynos、g、北末、一块七毛五、加冰的奶油焦糖摩卡、闲花落地、辰安、263903、人间甜饼是九良、钥砂、dah、歌星法、biu、沐恩、阿文想吃汉堡、肆烈飙尘、深巷、hudygg、裴之之、黑子哲也痴汉协会会长、张博明的心动男孩林炡、长江的尽头、孙玥、40005232、、雩海、悦下彩虹、江有汜、一只羊炸鸡只能吃三块、临安初雨未霁、葱花鱼真的真的szd、天蓝,海蓝。、严争鸣的天锁怎么打开、绝对透视漩涡、可爱雩、还有以后、、渊水映白月、不太好、晋东南一枝花、期待ギ明天、岚木木木木、玥出瑶山上、粟茶看小说、周小朋友、阿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果果 120瓶;桃花仙人 116瓶;  4243 100瓶;如果我能看得见 86瓶;想养孟加拉豹猫的咕咚 69瓶;园子 68瓶;鸣林、槐四 、葱花鱼今天结婚了吗 52瓶;低调、寒夜、奶盖么西、paie 50瓶;石头 47瓶;季节已经很老了 43瓶;冥冥、chenkan、每天吃羊的曼曼、时间的缝隙、知眠 40瓶;吉原安里 a、阿顾道儿、青木、喵喵喵、十里长亭、意迟迟、葡萄牙战舰、我是小淮的萨摩耶、feiya、今天还是没睡饱、鸾辂音尘、翛翛、、阿幸幸幸幸幸 、z 29瓶;墨墨 28瓶;南格乱门 27瓶;八两。、可可爱爱小甜心、抽抽、麻麻说喝牛奶才能长高 25瓶;停停不吃胡萝卜 24瓶;慕笙酱、谢青折、二喜、28696180、管住你的嘴、尺素流光、艾欧爱可斯歪、楼喑柳、司南小卷饼、岚木木木木、乐音rea、罗熙君、夜ф、苏珩阿、步小花最后的倔强 20瓶;阿只、单左 18瓶;沉楫、乌衣巷的小怪兽 15瓶;续断 14瓶;景太太、木木、雾润嘉木、崔小月、小鱼你找到岸了吗、公子晏卿、一只肥喵、英子、poooooh、晴天见、夏吖、27413224、三水、江湖流浪猫、wss、是柿柿、肆小筒、若疯、明夕、落夕、温馨、cece诗、垂耳兔二三三窟、折。、三月青南瓜、静里乾坤、渣球、、九月微凉℡、一世长安、小人长戚戚、徵辛、白夜困、绿洲、程乐、清凉、千里风烟、风乎舞雩、走 走 、扶摇望明月、葱花鱼冲鸭、疏影横斜、爱在天边、喵帽子、吴三夜、nikki、我会变乖的、31410331、风台雨来、4022308 10瓶;风清月朗、不做ky怪 9瓶;绛未嘎嘎嘎、周薇 8瓶;阿素、32159968 7瓶;反梦反醒、梦落雨林、铁皮家的猫 6瓶;阿姆斯壮、oo、喵啊、yiyangqianxi、小刘597、肆夕、山东杨丞琳、晏爻、zjuias、茉茉茉莉3339、絮尘倾恬、uk2606、文子、来碗虾饺、g、深巷、jg、游惑的军靴、辞呈、木鱼花、坂田茜、你听风在吹、苏溪也、吃草莓了 5瓶;崽崽是本尊、沈默妍 4瓶;软云丸子qwq、小丁熬夜看闲书、酥酥糖糖、布丁k、大考官的耳钉、007 3瓶;穷酸书生、胡小九、黎轻韵、32635555、胖胖味的姜姜、不是鱼、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右手、一大把银票、爱磕螃蟹的猫、秣 2瓶;小九的萌芽、knight77、不要欺负吾雩、叙叙叙丸子、晚晚晚晴晴晴、蓝朵、楠迟、迷踪花冠、缪音、忍者求仁、爱上一个人、忆江南、oon、爱吃火锅的咩咩赵、沉舟本舟、大佬锁骨鱼塘主、若澧、你看见你、木子邪、溢芳香的瓶子、31973281、秋草花语、风肆萧凉、期待ギ明天、发发爱我、熔岩蛋糕、6246、卷毛熊、江停在我床上、涉江、aj安、庭雪森曜、39、复合函数存在性问题、ikee、赜渊、一只慧呀、甫蕤、木楊、啦啦啦、心中有党成绩理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