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晚上十点半, 华北某县城夜总会。

爆款电音中纠缠着形形色色的人体,劣质香烟和掺水酒精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步重华一手夹着烟,一手拎着个黑色塑料袋, 大步穿过舞池里忘情扭动的男女,径直走到角落一张背对监控镜头的卡座前, 只见昏暗中有个t恤牛仔、身高腿长的男子正忙着左拥右抱, 两个浓妆艳抹的陪酒女一个坐他身边一个坐他大腿上, 咯咯笑得停不下来:“大哥你可千万别骗我们呀”“你明儿真来帮我们开两瓶金方吗”

女孩子们吓了一跳,回头只见步重华把黑塑料袋往桌上重重一拍,鼓鼓的袋口哗啦泄出了几沓粉红钞票

“拿着。”步重华随手丢了两叠给那俩姑娘,简洁地吩咐:“走人。”

男子笑着在姑娘裸露的背上拍了拍:“哟, 做生意的来了, 不能陪你俩了, 去吧。”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一包幽蓝色粉末,也不避讳她俩, 直接往步重华面前一扔。

那俩陪酒女见到满袋钱,眼早已直了,哪还管什么金方不金方的,赶紧一人抓起一叠钱笑开了花地跑了。

满场红男绿女熙熙攘攘, 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步重华收起那袋蓝金, 向周围扫了眼,终于回头向那男子挑起眉角,意味深长问:“江教授拿不动刀了,是吧, 严峫”

对面正拿餐巾纸用力抹脖子上口红痕迹的男子动作一顿,紧接着幽幽地抬起脸,露出两个明显的黑眼圈,一手在背后紧紧按着后腰:“别跟我提他。”

“你的腰怎么了”

“没怎么。”

步重华用一种全新的、错愕的、仿佛第一次认识他那般的目光上下打量严峫,五秒钟后严峫恼羞成怒地把餐巾纸往桌上一拍:“收起你那满脑子污秽堕落的思想你哥我睡了两晚上的车后座,不小心闪了腰而已”

“你为什么要睡车后座”

“凉快”

“”步重华拢了拢皮夹克衣襟,点头说:“没错,确实再过个小半年就该入夏了。”

这愚蠢的弟弟尚且不知死活,不过现实一定能教会他做人。严峫鼻孔朝天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向钱袋扬了扬下巴:“上哪弄的”

步重华说:“卖粉赚的啊。”

“你他妈真卖啊”

“不真卖骗得过那条大鱼吗”

严峫目瞪口呆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步重华嘲讽地一勾嘴角,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现在一共出了三批货,第一批蓝金直接送给了鲨鱼,第二批第三批都是白的,分别给的一个浙江的老花蛤跟一个湖北的季老板,但实际上那两人都是鲨鱼手下派来试探我的。要是敢出假货给他们,鲨鱼已经发现这出戏不对劲了,你以为你还能见到活着的我”

严峫无声地骂了句,从口型看应该是:“我艹”

“鲨鱼比警方想象得狡猾得多,从我手里过的每一袋货他都会叫人去验,有时候我觉得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是真叛变了。”步重华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长长吐了口浊气,沙哑道:“我以前只知道吴雩活着回来很难,但直到现在才知道到底有多难。这种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自己暴露以后被毒贩抓去剥皮的日子,别说十二年了,连十二个月都不敢想象怎么熬过去。”

严峫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重重叹了口气,给他倒了杯酒推过去:“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不能再跟鲨鱼手下假扮的拆家继续浪费时间了,否则货很快就会耗光,我得尽快把他本尊给钓出来。”步重华喝了口纯的绿方,沉声说:“我已经放出了有一大批蓝金要出货的消息,鲨鱼愿意高价买进,但目前还在等他确定细节。一旦最终定下时间地点,屠龙计划就可以正式实施围剿”

“不不,等等,”严峫愕然打断了他:“你手里有那么多蓝金”

“没有。”

严峫登时大怒:“胡闹”

“这是唯一的办法我已经确定除了大批量的蓝金,鲨鱼对其他鱼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步重华眯起眼睛,舞池上空旋转的彩灯映在他瞳底,闪烁出森冷阴沉的光:“这件事我反复思考了很多遍,只要围剿行动足够完美,就能在开箱验货之前把鲨鱼跟那帮手下都一网打尽,否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世上没有绝对保险的行动,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承担失败的风险”

“你简直疯了那要是围剿不够完美呢万一抓捕就是迟了几分钟呢”

“那就祈祷那一刻战神站在我们这边。”步重华冷冷道,“从最开始我们就该想到,从海沟里钓鲨鱼,没有足够多的新鲜血肉根本就不可能”

严峫用力搓了把脸,喃喃骂了两句,但在震耳欲聋的劲爆舞曲中根本听不清。

步重华拿起那瓶绿方,倒了浅浅小半杯酒递给严峫,低声说:“不用太担心,哥。你尽管把这个计划转告给宋局,可行与否自然有专家去分析,如果无法配合有效围剿的话他们肯定也不会同意我冒险,是不是”

严峫靠在卡座里瞟了表弟一眼,嘴角浮起冷笑:“这世上专家很多,但真把你当骨肉血亲而不是预备烈士来看的,可并没有几个”

步重华望着他亲表兄强压隐怒的脸,不由张了张口,咽喉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半晌只低头“唔”了声说:“我知道。”

“帅哥来跳舞呀”

“哈哈哈帅哥不请我们喝酒吗”

严峫随手两张钞票打发了几个醉醺醺满场窜的小男孩小女孩,向周围打量一眼,站起身说:“我该回去了,咱俩别前后脚,你等会儿再走。”说着他从手上解下一只腕表扔给步重华:“拿着,专门给你带的。”

那只表玫瑰金壳,深棕色鳄鱼皮带,万年历带双追针,虽然保养得很好,但表带灯笼扣的四个角却断了一角,像是曾经被利器磕碰过。步重华拿着表一时没反应过来,愕然道:“你提前给我上香送祭啊”

“滚你妈蛋”严峫呵斥了句,弯腰俯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步重华眼神微微变了:“所以”

“所以平时戴在身上,但不要动不动就亮给人看。”严峫稍微拉开了点距离,在咫尺之际凝视着步重华琥珀色的瞳孔,低声说:“等闲变却故人心,我也不知道它还管不管用,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你记住要留到最后一刻走投无路了再拿出来,明白吗”

“”步重华垂下眼睛,少顷咽喉上下一滚,就着这一站一坐的姿势抬手短暂拥抱了严峫一下,沙哑地道:“谢谢你,哥。”

严峫点点头,用力拍拍表弟的肩,步步走进舞池憧憧人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步重华在彩灯迷幻昏暗的角落里又坐了片刻,不远处有几个穿紧身裤化了妆的小男孩望着他跃跃欲试,你推我搡半天后终于扭捏着过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搭讪,只见步重华突然仰头喝干杯子里最后一点残酒,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舞厅。

“嘿呀好可惜”

“就叫你早点下手的嘛”

已经快冬至进九了,夜气寒意凌人,昏黄路灯照在深夜空旷的县城马路上,偶有一两辆车飞驰而过又渐渐消失,显得格外冷清。

步重华仰头呼出一口白气,心里突然涌现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还从来没跟吴雩一起过过冬天呢。

吴雩应该很怕冷,毕竟在东南亚生活了那么多年,华北的年末说不定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经历冬天。这样严寒的深夜,他应该盘腿坐在沙发上开着地暖,透过顶层复式的落地窗眺望城市灯海,电视里放着悲欢离合后大结局圆满的主题曲;茶几上应该放着一盆满满的糖果盘,因为出事前几天步重华刚去买了几大包点心带回家,吴雩当时还挺高兴地拆了个棒棒糖。

他可能会有一点孤独,但总会好的。

即便伤口无法痊愈,至少疼痛能随着习惯慢慢麻痹。

步重华裹紧外套,摇头驱散心底冰冷的刺痛,低头轻车熟路地绕进后巷,夜总会后门口有个胖乎乎的身影正蹲在地上抽烟,听见脚步觅声抬头,差点因为脚麻一跤绊倒在地:“哎呀我滴哥,我滴亲哥,你可总算出来了可他妈冻死我胖丁了”

前铁血酒吧老板胖丁哭丧着圆脸,裹一身皮毛,宛如一头瑟瑟发抖的座山雕。步重华把剩下那半瓶绿方扔给他,扬了扬下巴:“特地给你带的,今天允许你破戒喝两口,下不为例。”

胖丁抱着威士忌瓶,心酸得简直要哭了:“想当年我胖丁老板扬名津海,纵横华北,醉卧美人膝醒掌酒吧权,什么拉菲茅台麦卡伦那统统都是漱口水,没想到我也有为区区半瓶绿方折下三尺小蛮腰的一天。我真是太”

“太惨了。”步重华诚恳道,“就像你当初在看守所苦苦求我帮你办取保候审时哭得一样惨。”

胖丁眼泪水立马一收,若无其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田丁先生。”步重华连名带姓地叫他,郑重道:“之前组织几位领导应该都跟你谈过了,我们公安民警是从不强迫人民群众帮忙办事的。关于你私开拳场坐庄赌博并涉嫌组织黑社会的事情,虽然起码要判十年以上,但请一定放心,这几年来我们监狱的管理越来越正规,伙食也越来越好”

“不不,您怎么能怀疑我是被强迫的呢”胖丁老板一手捂胸目视前方,就像抱着三代单传独苗似的抱着那半瓶威士忌,斩钉截铁道:“我是主动追随您配合您工作的,我愿意将功赎罪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将毕生的光和热奉献给公安事业和伟大的祖国”

“很好。”步重华点点头:“开车去吧。”

胖丁立刻俯首帖耳地贴墙根溜了。

步重华哑然失笑,正抬脚走向后巷口停着的车,突然脚步一顿:“等等。”

胖丁疑惑地回过头。

夜总会里不清晰的dj舞曲透过水泥墙,回荡在冷清的甬道中,更远处马路上的车辆飞快远去直至消失,风穿过树梢发出簌簌轻响。

步重华的眼神微微变了,黑暗中某些无来由的征兆猝然触动神经,正向他的背后疾速逼近

“走”他猝然喝道:“快走”

不用他吩咐第二遍,胖丁跳起来没命飞奔,同时半空厉风呼啸;所有剧变都发生在那一瞬间,步重华只来得及闪身、拔枪、咔哒一声子弹上膛,旋即枪口却被来人向天一抬,紧接着他整个人被轰然摁上了墙

“你”

步重华戛然而止,所有声音都被冰凉、柔软又熟悉的嘴唇堵住了。

所有酸楚、思念、悲哀和狂喜,都一股脑随风冲上夜空,然后像纷纷扬扬的大雪将地面温柔覆盖,于天地间闪烁着微渺的光芒。

我是突然坠入了梦境吗这是步重华的第一个念头。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为什么还会亲吻我呢

皮肤与衣料摩擦的细微声响淹没了所有感知,恍惚间他听见胖丁在那难以置信地一个劲尖叫,仿佛被掐住脖子连气都喘不上来似的,但他一点也不在意了。多少天以来的生死惊魂与艰辛筹谋都在此刻化作了齑粉,在唇舌纠缠间灰飞烟灭,连一丁点伤痛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因为吴雩在他眼前。

在这严冬深夜,裹着满怀寒风,于千里外来到了他触手可及的怀抱前。

“你”步重华胸腔起伏,视线不舍得从眼前这熟悉的面孔上移开,喘息道:“你怎么”

吴雩一言不发,伸手解开脖颈上的衬衣纽扣,然后又解开第二个纽扣,活动了下脖颈。

步重华一愣。

胖丁的持续性尖叫也陡然拐了个疑惑的弯。

吴雩黑白分明的眼睛落在步重华脸上,视线冰冷毫无情绪。下一秒,他陡然拎起步重华衣领,轰然一记铁拳又准又狠,当场把他打翻在地,稀里哗啦撞翻了整座垃圾桶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