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胖丁手里拿着红药水和棉签:“步哥你这一脸姹紫嫣红”

步重华投来冷冷一瞥。

“啊呸, 步哥你这一脸爱情的痕迹”

“怎么”

胖丁小心翼翼:“要不要上点儿药啊”

步重华终于有所松动,但手还没伸出去,突然听见外间响起的脚步声, 当机立断收回手撑住额角,眉头紧蹙咬牙不语:“嘶”

“步哥你怎么了步哥你还好吗你头晕吗”胖丁惊慌失措:“完了步哥被打坏了, 快叫120”

吴雩脚步停在门口, 手里赫然拿着把沉重的铁扳手, “呼”地抛起又接住,冷淡道:“哪里坏了需要修理”

步重华立刻不嘶了,胖丁也立刻不惊慌失措了,两人都专心盯着自己脚边上的地板砖, 空气中流动着讪讪的味道。

吴雩扬起眉角, 上前用扳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胖丁的肚子, 淡淡道:“我当初就不该求步支队长帮你办取保候审。”

胖丁老板一脸诚恳赔笑:“那都是因为我们津海玉面小阎罗人美心善,义薄云天, 为了兄弟两肋插刀”

“是啊,”吴雩用铁扳手抬起步重华的下巴,居高临下打量那张几个小时前还非常俊美的脸:“以至于让你俩联手插了我两刀。”

胖丁抹抹眼角并不存在的鳄鱼泪,给步重华递了个领导先上我撤退的眼神, 贴着墙根小碎步溜了, 临走还没忘记毕恭毕敬地关上卧室门。

咔哒一声轻响,这栋简陋的县城老公房卧室里只剩下了步重华和吴雩两人,一个坐在床边一个站在地上,目光彼此相对, 中间隔着一道锋利冰冷的铁扳手。

步重华咳了声:“哎,你怎么”

“有个人说叫我趁着案子没破抓紧时间多睡会,等案子破了就一整晚别想睡觉了。”吴雩俯身把唇角贴在他耳边,牙缝里轻轻道:“现在我废寝忘食辛辛苦苦帮这个人翻了案,但他人呢”

步重华话音戛然而止,心口就像被什么滚热的力量突然一撞。

“我真该把你按在夜总会后门,往死里揍满八个小时,然后拿枪顶着你脱了裤子说到做到,硬不起来就切了。”吴雩将铁扳手沿着他胸膛和腹肌一寸寸往下探,咬牙道:“反正用不上的东西留着也是占地方。”

他衬衣领口那两个纽扣还开着,这个角度能看见修长有力的脖颈收进锁骨线条里,皮肤下的静脉血管非常明显。步重华心底仿佛被温柔而滚烫的热流涨满了,抓着吴雩的手一把拦住他腰,发力把他掀翻到床上按住,两人在木板床咯吱声响中顿时形成了身体上下相叠的姿势,连鼻梁都亲昵地摩挲在一起。

“对不起,是我错了。”步重华极近距离看着身下这双熟悉的眼睛,说话时连嘴唇都几乎贴在一起:“我怕你知道以后就”

步重华活到现在,小时候是别人家的孩子,长大后是高居上位的精英,天底下能让他心甘情愿说出我错了三个字的人可能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吴雩以为他想说的是“我怕你知道后阻止我”或“我怕你要求代替我来执行这个危险任务”;谁知他说的却是:

“我怕你知道以后我就不敢再冒这个险了。”

吴雩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不敢”

空气温热而安静,步重华看着他,良久后眼角慢慢弯起一丝类似于自嘲似的弧度:“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

“我决定与你道别时,真的鼓起了很大的勇气。”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城郊,旷野在黑夜中连绵起伏,更远方铁轨边隐约亮着黄色的信号灯,火车在呜呜声中消失在了夜色中。

而在这一方简陋的旧屋里,墙壁四面渗水,地板翘起发霉,天花板上装着数面监视屏,床下是手枪、砍刀和乱七八糟堆放的化学品;床头台灯微弱昏黄,透过开裂褪色的塑料灯罩,轻纱般笼罩着他们彼此对视的面孔。

吴雩略微仰起头,在步重华额角蹭破的伤口上印下一吻,低声说:“为你翻案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笑意浮现在步重华瞳孔深处,那总是强硬凌人、形状还很锋利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但温柔起来的时候又仿佛盛着熠熠的星光。他终于一松手,两人都坐起来,步重华小声问:“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他们肩并肩靠着对方坐在床沿上,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料热烘烘熏着彼此,吴雩含混地说:“没有啊。”

“你看你这眼窝都下去了。”步重华掌心在他鬓角揉了一把,“严峫都告诉我了,江停说你为帮我翻案,一个人不吃不喝把当时的监控视频反复听了上百遍,还当我不知道吗”

“啊”

空气安静两秒,两人面面相觑。

“哦,”吴雩眼神微微游移,镇定地说:“是啊。”

“我就知道。”步重华嘶哑道,“如果到最后一刻还有人愿意为我坚持,那个人一定是你。”

“还还好吧,也没太辛苦。”吴雩若无其事地咽了口唾沫:“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案子其实还有很多疑点我也想不通,比方彭宛为什么会抛下孩子独自出现在密室角落,凶手怎么能在跟着警方冲进密室的第一时间就找到她。哎对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步重华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侦查思维本能地占据上风,暂时覆盖了刚才罕见的情感冲击:“对,凶手必须在密室开启的第一时间就立刻杀死她,这样当尸体被发现时已经凉了,尸表不至于还保留明显体温,也就不会被救援人员发现破绽。然后根据警方勘察现场的通常流程,救援人员不会轻易搬动尸体,而等现勘赶到固定好现场、刑摄拍完照再退出去、法医再进来开始尸检时,彭宛已经死亡了起码一小时以上,很难再把行凶时间精确推断到十分钟内,也就顺理成章留下了嫁祸给我的空间。”

“但这种杀人手法其实也暴露了凶手的一些特征,就是他在冲进密室之前就必须明确知道彭宛所在的位置,如果彭宛始终待在正对大门的排水管边,那么这个杀人手法就根本不可行。”步重华皱起刀削般的眉角:“虽然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彭宛被害一事似乎变成了凶手和被害人之间共同协作的结果。再结合那个孩子缺水三天却还能大哭的异状来看,彭宛被关进密室的时候身上很可能藏着食水,难道她跟绑匪之间存在着某种我们不知道的联系”

吴雩两手撑在床沿上,两条长腿在地上伸直交叉着,边听边沉吟不语,少顷才说:“我也这么怀疑,同时还有一点想不通。”

“哪一点”

“如果凶手想除掉你或者我的话,公路撞车时就可以下手,或者干脆多关几天把人质统统饿死就完了,为什么要花那么大阵仗,却只是把你弄出了警队呢”

步重华偏头看着身侧的吴雩,笑了起来:“这点关窍你竟然想不通”

“怎么”

“如果咱俩被人绑架死在密室里,这就是个全国轰动的重大恶性案件,公安部会不惜一切代价彻查真凶,就像当年恭州的枪杀哨兵案直接被定性为了恐怖袭击,特种部队封道搜城,甚至全国上下从此都改变了哨兵使用枪弹的规定一样。犯罪恶性的程度是有区别的。但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我背上了杀死彭宛的嫌疑,那专案组的侦查力度就会转移一部分到我这个杀人犯头上,不仅如此连宋局都会被牵连,搞得不好甚至可能要停职回避,侦查力量就相应减弱并分散了。对绑匪来说,显然让我活着坐牢比让我死了有利得多。”

吴雩神情怔忪,半晌才自嘲地轻轻 “哎”了声:“嗐,我这脑子。”

步重华揶揄:“现在知道自己的命有多值钱了吧,毕竟你是”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打趣戛然而止。

吴雩的思维敏捷程度是超乎常人的,他想不通这点是因为有思维盲区,在他的认知里,警察的命没有那么值钱。

边境搞缉毒的,各种牺牲太多了,他习惯了。

“策划这起绑架的人针对性很强。”步重华突兀地转移了话锋,沉声说:“所以对方到底是万长文还是其他人,这点目前还不好确定,可能要等我们成功钓出万长文之后才能得到答案了。”

吴雩“唔”了声,数秒后突然:“钓出万长文”

“对。”

“怎么钓”

步重华开始没吭声,望着脚下的地面,少顷才说:“我已经放出了消息,有大量的蓝金货源想出给鲨鱼。”

开始吴雩只是直勾勾盯着他,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那空白的神情化为了错愕和惊怒:“你疯了你敢跟鲨鱼耍这种低级把戏”

没错,空城计能不能奏效是要看人的。对鲨鱼来说画师唱这出戏可算是刀锋走奇招,换作步重华那简直就是把自己脖子洗干净了往刀锋上撞,可能撞不过一个回合就连命都没了

“我知道,但局势比专案组之前设想得紧迫百倍,我们真的没时间慢慢周旋下去了。”步重华见吴雩张口想说什么,立刻打断了他:“你知道鲨鱼已经跟万长文接触过一次了吗”

“什么”

“我也是最近才摸清楚情况的,六月上旬秦川带着鲨鱼翻过了中缅边境的四座大山,沿着他当年逃出境的秘密路线一路深入西南,六月底跟万长文手下的拆家接上了头,万长文想借助鲨鱼的力量潜逃出境,鲨鱼想逼万长文把蓝金的出货和定价权交给自己,但两方人没谈妥。后来因为玛银的死,鲨鱼觉得自己在中国境内继续谈判下去太危险,于是让秦川又带着他沿原路返回偷渡出境躲藏了一阵,这一来一回我们却连丝毫风声都没有察觉,毛都没抓着”

虽然这话里的意思是警察没用,但其实怪不得警方,中缅至西南自古以来就有很多秘密走道,而秦川更是此道高手,鲨鱼找秦川帮忙是找对人了。

“因为鲨鱼回了金三角,万长文才不得不另外想办法从北方偷渡,而彭宛之所以在八月中旬仓促地利用丁盛及邓乐两人进行绑架计划,就是因为她要赶着九月初跟她爹一起走。”说到这步重华讥诮地哼笑了声,“不过万长文这次想逃比三十年前要难得多,九月初他派出去试水的两个手下在丹东被边防抓了个正着,吓得万长文只能又躲回华北,思来想去走投无路,不得不再次求助于鲨鱼所以鲨鱼在入冬后第二次越境,这次他肯冒险来到华北,是因为他知道万长文屈服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大了”

从少女自邪教头领手中偷走人骨头盔,到文物贩子陈元量的尸体被抛在垃圾场,再到步重华一枪击毙玛银于断桥下,最后彭宛仓促设计绑架导致玩火身死密室这几桩看似没有多少联系的案件,终于在此刻被联成一串,勾画出了罪恶深渊惊心动魄的一角。

它们背后隐藏的暗线不仅仅是万长文想偷渡、鲨鱼想要蓝金,更是两大毒枭势力之间,以及新老两代人运毒方式之间的变革斗法

“我告诉鲨鱼我愿意帮他在华北建立秘密中转点,但他其实根本没上钩。只要鲨鱼一旦跟万长文达成合作,他们会毫不留恋地立刻离境,专案组根本不可能再拿出任何够分量的鱼饵来吸引鲨鱼滞留华北”步重华压低声音喝问:“你说这个把戏低级,我难道不知道它低级吗但现在资源有限、时间紧张,所有条件掣肘都已经摆在桌面上了除非我一路追着鲨鱼跟万长文跑出国境去,否则必须速战速决”

“”吴雩侧身坐着,一只手按着额角,半晌开口道:“不可能,太冒进了。”

“我知道”

“鲨鱼不是你们平时抓的那些毒贩拆家,一帮人开几十辆警车出去,机关枪两梭子就能速战速决。时机不成熟就是时机不成熟,强行催熟是致命的。”吴雩疲惫地摇了摇头,说:“如果是我,我会放弃整个行动。”

步重华指向门外,“这话你去跟公安部说”

吴雩嘴唇抿紧得像条直线,生冷毫无血色。

空气中仿佛充满了冰冷的尖刺,同时扎在他们俩的后背上。半晌步重华伸手覆盖在吴雩手背上,沉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现在的情况跟当年云滇不同,已经没有时间供我们以五年、十年为单位来慢慢放长线钓大鱼了。”

吴雩一言不发。

“我们必须在他再次跟万长文接触上之前采取行动。”步重华掌心新生了很多枪茧,触感粗糙但温热、坚实,就像此刻低沉的声线:“那些成型的大毒枭基本没有敢跨进中国境内的,云滇广西是第一道坎,四川贵州是第二道坎,跨过两湖进华北的更是千载难逢。如果说在边境抓住一名毒枭的难度是百分之百,在华北那就是百分之一,这是地理、人口、社会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所以我们更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不然追着他再跑出境吗”

昏黄灯光下吴雩的五官格外深邃,半晌终于勾了勾唇角,尽管那弧度短促而苍白:“你当真确定你已经完全取得鲨鱼的信任了”

谁知步重华步重华抬起吴雩的脸,看着他低声反问:“我为什么要完全取得他的信任”

“”

“鲨鱼那种毒枭不可能相信任何人,所以我不能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至今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营造蓝金本身的存在,这样他可以不相信我,他相信蓝金是真的就够了”

吴雩从步重华掌心里抽出手,胳膊肘抵在双膝上,久久没有说话。

步重华看着他青筋凸起的手背埋在凌乱的黑发中,心里像是被烧红了的钢针狠狠刺了一下,抬手想用力按住他削瘦的肩头,这时却听见他紧绷而压抑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你分析得没错,计划本身也不无道理但我确定你们低估了一点。”

“什么”

“鲨鱼本人。”

步重华手一顿。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短消息是一串网络加密号码,内容只有简短的五个字:

档案已录入

深夜的手机荧光幽幽映在他们两人脸上,步重华将短信屏幕转向吴雩,低声说:“专案组刚批准了这个计划 。”

吴雩没有吱声,他坐起身点了根烟,又伸手拿起床头柜上早已冷却的残茶,似乎完全不感到丝毫苦涩,仰脖一饮而尽,然后才摇了摇头。

“我在金三角见过不计其数的毒贩,鲨鱼是唯一一个当场撕下我这身画皮的人。”

步重华眉角一皱。

“他用枪顶着我头的那一瞬间,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接近死亡的时刻,而我之所以活下来不是因为本领高强,而是因为他犯了病。”吴雩抬起满是血丝的眼角望着步重华:“同样的病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犯第二次了,你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看不惯的别为难自己慢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eo爱美美美 2个;猫猫叔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夏x章、晚屏白露、浅野启介、广宁没头发 2个;孤云独去闲、玖玥晞、流连无言、振鹭o3o、步小花、sugarrian、留白、崔小月、叶篔、ㄤㄤ、jojo 、茂茂小肉包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六虐、先行者 3个;雾润嘉木、wwc123、咖喱敲好吃、qiuqiu、谁要洗米、芛肆 2个;卷卷星、浮生、、林林、金小晟、步小花、喵与鱼的碎碎念、山与云与海、江映晚、让我来看看淮境泽更新、玟宝宝、毛鹅鹅鹅鹅、羽生菓子、yuko、今天淮妞更新了吗、一颗橘味糖糖、平陆成江、放开那个厕所、葱花鱼绝美神仙爱情、rean、小小木头人、暮霭沧洲、白千月、葱花鱼太难了嘤嘤嘤、停雩的奶黄包、肖小熙、佛系蜜桃春、幽微兔、雩华、葱花红烧香煎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桃花酒吧小巷 66个;理者想而然 18个;老大世界第一可爱 17个;张博明的心动男孩林炡 15个;黑米啾啾 6个;沥血梦、吴雩无求、敲里吗敲里吗、妱笙、君离笑、小郁 5个;rui蕊蕊蕊的蕊、キンモクセイ、先行者、夏夜的蝉想、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 4个;舞雩、无谓、舞猾、商陆、次氯酸和小毛巾、停停最大最漂亮、吴雩 3个;大星星啊、咖喱敲好吃、司黎、睡、夜雨微凉617、看不惯的别为难自己慢、4a级的盐姜葱花鱼、啦吟、昔词、是你啊安格、雩我所欲也、洋葱57、沈直树、18719771、城外一点明月光、硯安、大琳、温歌煮酒、夏目槻泉、月兮溯流光、四世陶然、樱、vv世最可、啃石头的兔子、255601、高锰酸钾、秦越、全世界最英俊的人 2个;平陆成江、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李沐、40594700、完颜阿骨打。、钮钴禄葱花、杜沈言、rakuzan2333、要踩离合、之方、江停的保温杯、哒哒菁、一哚哚的趴趴兔、白訫、茯藏、我是晋江用户、金泰亨的21世纪少女、i破云、正版沉荩、最爱盐姜葱花鱼的妖荼、玥出瑶山上、柚子呀、虾滑好吃、谢俞小朋友、延川、兰舟归策安、7777777、一把碎光、23477654、奶花世最可、姌、一枝树枝、一世长安、我为楚慈把碗洗、何小邪、浦溆、说话浪且密、可爱雩、白十一、糖分扇子、siyi、霸道警草俏警花儿、sucanfy、脆皮鸭文学硕士、慵懒黄昏、7、星星晚安安、东侑、深夜螺蛳粉儿、倩tprecio、恩恩、却也、浅野启介、湿润、西北一枝花、一然、周小朋友、小兔子乖乖、长月烧酒、墨韵江南、faye、步雩、谁与我共、黑桃九、kika1221、魑魅魍魉、布丁、挖坑不填遭雷劈、2729、酌叶、某奈、夏、39097148、只解千山唤行客、我又回来了、车厘子呀、故渊渊、虎背熊腰小细腿、厅米厅、鲁大力、墨璃、卬否、bera大姐头、轻浪五更风、东方镜君、eah芳草萋萋、0095、一颗橘味糖糖、风荷举、火刹、坂田茜、yuuki、在水一方、一碗螺蛳粉、ao3等待葱花鱼强势入、奕小囡、一块七毛五、呦呦鹿鸣、悠然、38582775、奇迹停停在线换装、cвetaлeдrh、子叶无歌、影衛、擎葵、长石、葉、22591593、下雨天、盐焗锦鲤゜彡、真茗、云之空、xiupia、冰 释、果果、45、甜味拾荒者、璇歌、白云悠悠、白佚、和光同尘、琳紫、竹生、唯、苏妗妗、谁要洗米、5391、岁月旧曾谙、布丁k、伊丽、沪上名媛芭娜娜、一只面面面面、本用户懒得取名、热爱数理化、38887027、呜嵐、青黛、令酒兮君、忙花、西瓜啊西瓜、容曦、faye、鱼鱼鱼yy、江停在我床上、景澈、蹦三天、冰糖咖啡、iquid、鱼鱼鱼鱼鱼子酱、boo、雩、南星、evak、东咚咚、小脑被狗吃了、猫折耳、女开、是甘遂啊、阿丧丧、白朝、熔岩蛋糕、单左、幽公主、十七、卖报的小行家、40443596、吧唧吧唧鱼子酱、花问鲤、空想肥闲鱼、甜茶的记事本、甘棠、帮我关掉月亮、闇夜、sa耶、严峫怎么这么可爱、美人薇、洱海酸辣鱼、痴心二狗、辞云间、消小消、我很安静、卖萌熊、吴世勋的大宝贝、34944595、奶黄包分我一个、维萚、小v、38748482、步小花、贺朝夫斯基的小朋友、三千世界鸦杀尽、a释怀、归杳楠、阿文想吃汉堡、百无一用是蠢彦、一只沙雕柠檬精、02年的夏天、旖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祈年 129瓶;陈陈陈晨 120瓶;是沐沐不是木木、12yan 100瓶;时四 89瓶;银河系空白 85瓶;是你啊安格、维他电 80瓶;言若329 t 75瓶;如酒 74瓶;白云不羡 、猫猫叔 66瓶;阿嘎、蓝染在我床上、季星子 2699 59瓶;薄暮 57瓶;s 55瓶;花怜甜过初恋 54瓶;龙猫、阿烦、巫萘、龙眼、晗芸 50瓶;谢俞小朋友 49瓶;菌翎翎翎、chrisan 45瓶;王月月今天看小说开心 40瓶;阿寻 38瓶;卿三绿水 36瓶;谢丞 32瓶;淮南一叶、steen、慕汐、药茶、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念念不忘、berabow靖、雅凑、臭丫头、十六米糕、bbbbbb、清许、醴力 30瓶;霸图队长夫人 29瓶;匪风 27瓶;柠檬月光 26瓶;琉可炎乐、狗老师的南瓜饼 25瓶;山里称霸王 23瓶;我嗑的cp第一甜 22瓶;捏捏你的小肉垫、九州策、静水、非丫、z、x、喵咪呜嗷、yanguki、圣晶石合成玉攒着总是、妮妮、蕊蕊蕊蕊er、振鹭o3o、繁溯、江宥、ego、长月烧酒、重度磕糖患者、杯子里的柠檬、昶夜、陌上花开、宋亡鸦不是乌鸦、昼夜暮晓、秋鸠、艾儿0344、挖坑不填遭雷劈、这么大的一个媳妇、沙花、niueh、火刹、小脑被狗吃了、零点零二、一世长安、三爷、哒哒哒 20瓶;南姜是个乖囡囡、风声儿、言溸 tzai、醉渔唱晚、花间清酒一曲词、冰棺夫妇早日升天、君然特别皮、35580620 17瓶;清风明月不及、蒋丞选手发挥出色 16瓶;吃枇杷的小猴子、i破云 15瓶;其言、咪啪 14瓶;电荷守恒、某奈、36757874 12瓶;超元气小圆、落云华、弄墨、唐梓小盆友、千里风烟、kkaa、痴人万千、草莓有毒、刑林绝美爱情、呜啦啦、落云ray、雾润嘉木、寒络、浅草千夜子、蔻歪歪、是胡桃夹子呀、我們很熟嗎、掉下来、扁豆卞卞、葱花红烧香煎鱼、芈靡迷、五行缺觉、香辣葱花鱼、ni、白默、兔受真好吃niania、不煮麦兜、四釉、3186、玺有荷华、autodiscipe、风乎舞雩、折折折子戏、御镜轩、浴籽夏、jyack。、八豚说他不可雕、墨羽、武陵春、风吹浮云、初筵chuyan、李危、多喝热水、今天依旧很帅、严子协、顾七缀、晓瑜、月下风华、野有蔓草、居老师的小甜心、颜淡、长夜深蓝、罗贝利亚、牛奶冰炖葱花鱼、不怕xr的右右、繁华将逝、虹只、甜、球球球球球球球可、花生果酱、江缱、fkuan、玖衣、氾右、宁止、、小美人雩、gi、落草为蔻、axe、我太难了、啥子、吃草莓酱、未之、sie、明夕、浅ir、逆回二十四夜、ybb、花少不爱、一大只贞、鬼知道、瓜瓜、柏林八月夜、你看我的鼻子会发光、rayuki、芸瑄、檀木炖煮盐姜焦葱鱼、寒烟翠、六里、停云、保存微笑:、xiii、楼小泠、夏、琏滟、aitoi、p总的獠牙、平陆成江、归去来兮、轻浪五更风、繁落诶:3、裴之之、uxue1000、冰忱、小木木、a释怀 10瓶;纪亽、江上吟、蘇、狸不离、周周、百无一用是蠢彦 9瓶;31588052、屮回凹回屮、叼着火锅、心如薄荷。、小可爱、菏玖试图努力码字、月寄书音 8瓶;老同兴茶饼、o 7瓶;南枝、satcy、天涯旧路、夏习清的绯闻女友、韦嘉、29482862、饕哥 6瓶;西柚大板砖、沈逐眠w、云之空、11391772、苏氨酸、策之舟、浅潇、浅斟低唱、ittenan、生何亦欢、季姝、我本善良、36885508、茯藏、顾小白、周斐、麒麟、木鱼花、嗐,谁还不是柠檬呢、解家雨臣、右手、心凉、破晓、小刘597、我有糖你要吗、靳译肯、38887027、魇烨、咪呜嗷、秋球秋球桾、没有梦想的喵、schicksa、鱼喵喵、筱羽筱羽、随风飞舞、321274 5瓶;苏言卿、顾寻安 4瓶;22666185、布丁k、ydx、乱花、馒头麻、东坡鬼、葱花鱼真好吃、七安、qjw、萝菠包、诺、想吃葱花鱼、慵懒黄昏、薄荷t、落夕 4073、林子墨、anita、时光沙漏、流年无恙、芦叶满汀州、tencai10、呼啦、病娇、若离未如初,如初未若、弦清之、18719771、牧野、大星星啊、一一、顾小轴、13469013、一只慧呀、絮尘倾恬、1199、青山点墨、盛望的旺仔牛奶、松间岚、沙面面、青鸟 2瓶;拣枝、长安忆昔、溢芳香的瓶子、你凡想暴富、叙叙叙丸子、今天看完更新了吗、朝夏、桃子酒、jk爱停停、aice、卷毛熊、1017、不要欺负吾雩、qiuqiu、一莲托生、389480、始皇、不漏声色、柚子茶好像真的不好喝、白佚、楠迟、觅值、立十。、沉舟本舟、若澧、苏门答不吃辣、ohooong、、迷踪花冠、步重华的魔术、31562619、是非之欢、小郁、锤子、shot、明生、ichtx、卡桑德拉卡号、江阮、木木、祝融、晴小凉、初雪晴空、鸟宝宝鸟宝宝、电竞、irischeung、木楊、浊食衣、不凡、伊余来塈、庭雪森曜、喵君、大本x亨、车厘子呀、安燎冉、沉迷仙女、生活质量有待提高的杉、橘子vy、月疏、曼梵、折云、22930153、清秋秋w、苏妗妗、赚钱养家小兔砸、22591593、赜渊、901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