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经技侦再次理化检验分析结果显示, 八二八绑架杀人案被害者彭宛部分头发、上衣衣领、袖口部位都沾有玉米淀粉、食用色素、氧化锌和羟基苯甲酸甲酯等成分,也就是道具血。这种血浆是上世纪70年代专门为电影效果而发明的,以玉米淀粉作为基底, 用氧化锌作为乳化剂,羟基苯甲酸甲酯为防腐剂, 再用蓝、黄色素调整细微色差, 比一般市面上卖的假血浆更加逼真精巧, 即便是近距离观察也很难一眼看出真假。”

哗啦一声纸响,小桂法医把分析报告提到吴雩眼前晃了晃。

港口区密室杀人仓库里,理化员正拿着手电筒蹲在地上提取检材,吴雩手里接过那张分析报告看了片刻, 抬头与江停对视了一眼。

“吴支队!”这时理化员起身大步走来:“初步检验出结果了, 您看!”

吴雩回过头。

彭宛死后尸体形成的位置上, 粉笔新画出了一圈血流形状的线条,位置大概在尸体侧躺时的脖颈咽喉边, 那是道具血曾经留下的痕迹,不过色素已经被凶手清理掉了,只留下痕量的化学成分,供技侦检测出当时道具血所流淌的范围。

“……她不会是……”小桂法医难以置信道:“她不会是想假造凶杀现场吧?”

“如果彭宛觉得她仅用假装昏迷和一瓶人造血浆就能造出凶杀现场, 那她智商应该不超过80。”江停半跪在那粉笔划出的血迹轮廓边, 扭头看向吴雩:“你的推测是对的,她确实被凶手欺骗了。”

吴雩点点头,“凶手给了她造假的信心。”

“信心?”小桂法医满心疑惑,“什么信心?”

“装死构陷。”

“啊?!”

江停和吴雩都没说话, 小桂法医仿佛听见了自己从业这么多年来最荒谬的笑话,忍不住来回直瞅他俩:“可是尸检,解剖,遗体辨认……”

“如果尸体丢了呢?”

小桂法医一愣,心说丢了?

“——‘我们之所以能抢在警方前面赶到河滩,枪杀丁盛邓乐两名绑匪,然后再把你救出来带走,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来自警方内部,丁盛刚才打110自首时我们就守在电话边上。我们跟万长文合作已经很多年了,会把你跟你儿子送去万长文那,但在那之前你父亲需要你完成一件任务来证明自己——装死构陷一名警察。’”

吴雩在小桂法医诧异的目光中顿了顿。

“‘当我们派人闯进密室的时候,黑暗中会非常混乱,你只需要往自己脖子上倒这袋人造血,我们就能当目睹你死亡的官方证人。警方发现死者后是不会立刻触碰尸体的,而是会在第一时间固定现场、拍照留证,然后封闭在裹尸袋里送上法医车。一旦上了车我们就会派人把你送去你父亲那,之后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我们会在津海市公安局内部安排好这一切的。’”

“可是,可是这么拙劣的谎言……”小桂法医还是很疑惑,“彭宛稍微有点智商都不能信啊,她怎么可能真的……”

“这确实是非常拙劣的谎言,只除了两点。”吴雩沉声说:“首先,彭宛是在差点被绑匪撕票,被逼无奈之下将绑架案真相对丁盛和盘托出,然后被人拿刀顶着跪在地上等警察过来自首的时候被救的。当丁盛打110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所有心血、所有努力、所有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疯狂渴望都灰飞烟灭了,等待她的是家离子散以及锒铛入狱。她当时很可能悔恨得还不如去死。”

“——但是,”吴雩话锋一转:“就在彭宛极度绝望,等待自己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的当口,突然有人神兵天降救了她,干净利落地枪杀了绑匪,还自称是万长文派来带她奔向梦寐以求新生活的——五千万巨奖当头砸下,这时还能保持清醒判断力的人凤毛麟角,彭宛只是个走投无路的普通犯罪新手,她毫无疑问地立刻选择相信是正常反应。”

小桂法医从难以置信中回过神来,把自己代入到当时穷途末路的彭宛身上,所有质疑竟然哑口无言。

“……那,”他思索了半天,忍不住问:“你刚才说首先,那其次呢?”

——其次是什么?

吴雩张了张口,但又闭上了,望着面前的空气没有吭声,江停也聚精会神地翻看着勘察报告没有说话。

“吴雩?小吴队?”小桂法医莫名其妙地挥挥手。

理化员都在远处忙活,周围这一小片空地只有他们三个人,地上粉笔划出的人形惨烈狰狞,墙角砖缝中的鲜血已经化作了暗红干涸的痕迹。

吴雩终于动了动,略微偏过脸,浓密睫毛下的眼梢似乎闪烁着一点奇异的寒光,映在小桂法医瞳孔中。

但他的话音却是沉凝而和缓的:“——其次,他们并没有对彭宛撒谎。”

“他们确实是警察。”

半小时后,回公安局路上。

“——彭宛以为那是考验,凶手却是来真的。”江停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摸出烟盒,示意吴雩抽了根点上,自己也摸出一根咬在牙齿间,“所以当她进入密室的时候怀里藏着少量食物,误打误撞让三岁的陶泽活了下来,但也因为这点让步重华产生了怀疑,两人在密室中争执扭打,导致她牙齿和指甲缝间留下步重华的dna,正好顺利栽赃成功。”

南城分局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不管什么时候回去都会堵车,大街上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哔哔鸣笛声。寒风卷着枯叶穿过人行天桥和变换的交通灯,才刚下午两点天就非常暗了,铅灰云层重重笼罩在这座巨大都市的上空,仿佛酝酿着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

“救援人员赶到破门的时候估计她已经晕了,就算没晕也会以为是事先安排好的‘目击证人’来了,不会发出声音导致计划败露。”江停略微偏过头,让吴雩探身给自己打上火,“但有一点疑惑我想不通。”

“怎么?”

“凶手怎么确定顶缸的一定是步重华呢?”

的确,如果顶缸的是吴雩,步重华不会被撤职,宋平也不需要避嫌,那么凶手就会面临铺天盖地扫荡式的侦查力量,这显然是违背设计初衷的。费那么大劲搞出密室杀人这出戏,就算不能完全达到预期效果,也起码要达成关键目的,否则对凶手来说未免亏本得太厉害。

“你换一个思路就明白了。”吴雩向窗外一磕烟灰,淡淡道:“也许对方并不需要确定顶缸的是谁,对他来说谁来当凶手都无所谓。能把宋平步重华拖下水最好,不行的话退而求其次,把我弄出警队也能达成目标。”

江停意外道:“你跟步重华有共同的敌人?”

“有。”

江停微怔。

“开始我也以为没有,但那天晚上我见到步重华的时候,他告诉我鲨鱼已经跟万长文接触过一次了,这次潜入华北是为了跟万长文达成最终合作,也就是将蓝金的出货渠道放到马里亚纳海沟上去。”吴雩呼出一口烟,在香烟袅袅中看向江停:“谁掌握了蓝金的出货量,就间接掌握了全球范围内的合成毒品定价,这是比金矿还巨大的一笔财富,对马里亚纳海沟网站的再次崛起来说非常关键——对竞争网站来说也非常关键。而马里亚纳海沟在东南亚的唯一竞争对手你知道是谁吗?”

暗网对江停来说确实是另一个领域,但他还是立刻反应过来:“——茶马古道?”

“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站被马里亚纳海沟挤兑得倒闭了好几年,直到一年前海沟下线,茶马古道才突然死灰复燃,没几个月就膨胀成了东南亚第一暗网电商。”吴雩讥诮地摇了摇头:“我个人猜测茶马古道的创办者一定也非常想跟万长文达成合作,奈何鲨鱼抢先一步,绑走了秦川这张王牌。等茶马古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再从茫茫人海中找出万长文了,能找到的只有万长文的女儿和外孙,也就是彭宛和她三岁的儿子陶泽。”

哔哔!

江停一脚踩下刹车,大g在摩擦声中停在路边,身侧几辆车鸣笛扬长而去。

“……”车厢里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江停侧脸在暗蓝光影中有种苍冰般的质地,半晌低声问:“你想告诉我茶马古道是警方内部的人?”

吴雩说:“我不确定,但如果这样猜测我们就能解释很多事情。首先,警方内部的人就算要构陷步重华,也有很多其他办法可以采用,不一定非要死盯着彭宛。就算她是步家灭门惨案凶手的女儿,具备让步重华报复杀人的动机,但把她从丁盛邓乐两人手里救出来真的成本太高、风险太大了,除非彭宛对他们的价值并不仅仅是个构陷工具。其次,步重华当时已经跟鲨鱼达成合作,介绍了很多蓝金拆家给马里亚纳海沟,这种情况对茶马古道来说是必须立刻阻止的。否则津海市公安局一把手的养子,能给鲨鱼带去的利益难以想象,如果真帮鲨鱼在华北建立了物流中转站可怎么办?茶马古道在东南亚的垄断地位不就立刻土崩瓦解了?”

“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江停皱眉道:“茶马古道为什么想把你也给栽赃上,仅仅是为了报复十年前大兴县的那起运毒案?说不通啊。”

确实说不通,毒贩报复缉毒警那也是分地方的,这是华北又不是金三角,毒贩十年隐忍一朝复仇这种戏码还不如做梦比较快。

“我知道。”吴雩靠在座椅上沙哑道,他紧闭的眼皮在淡蓝色烟雾中朦胧不清,只见眼圈下一片憔悴的青影,半晌才睁开眼睛摇摇头:“但我总觉得,茶马古道露出马脚的并不仅仅是十年前那个运毒案,可能在过去我曾经跟他们接触过,或者对方认为我已经知道了什么,只是……只是我自己还没意识到。”

——这吊诡又微妙的直觉到底从何而来?

它是从过去的哪一件事情、哪一幕画面上,如蛛丝马迹般残存在吴雩脑海深处的呢?

江停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从吴雩手中抽走那根快燃到手指的烟头,降下车窗准确投进了路边的垃圾桶,然后发动了大g。

“人的记忆是分层次的,一时半刻没有线索也不要着急,不过我倾向于相信你。”大g在阴沉天幕下驶过十字路口,打灯右转开进南城分局的门,江停把车停在刑侦支队灰色的大楼下,说:“待会我会给严峫打个电话,让他从此尽量跟专案组保持距离,至少在排查出内鬼之前,暂时不要跟宋局之外的其他领导联系了,否则对步重华太危险。”

吴雩低头唔了声。

他们两人都下了车,津海是真正要入冬了,北风钻进脖子里冷得刺骨。吴雩里面是白衬衣黑长裤,外套一件黑色夹棉的冲锋夹克,双手戴着黑色皮手套,整个人显得非常精悍利落;江停则穿着羊绒衫和大衣,脖子上挂着深灰色围巾,双手插在口袋里往大楼里走,一边回头对身后的吴雩道:“你得增重点儿,不然你这脸上线条一收,整个感觉都不对了。”

“一般人谁像你看那么细。”吴雩低头大步踏上大楼正门前的台阶,说:“我那天问过医生了,暂时不会影响嗅觉,现在的关键是……”

他的脚步突然顿住,直勾勾望向前方。

那瞬间江停也感觉到了什么,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回过头。

前方大楼门里正出来一行人,王九龄等几位主任都跟着许祖新,而许祖新正笑呵呵拍着一名头发花白老专家的背:“辛苦老张教授还特地跑一趟,这个系统优化的跟进工作就……哎,小吴你俩回来啦?来给你介绍一下!”

吴雩瞳孔微微颤抖,空气仿佛凝结住了,但许祖新毫无觉察:

“这位张志兴教授是公大退休导师,我们市局借来的老一辈著名网络专家,之前你们学习的暗网流量监测论文就是人家写的!厉害吧?——张教授你看,这是我们分局刑侦支队长吴雩,就是年纪轻些,你叫他小吴就行……”

吴雩下意识倒退半步,手臂一紧,被江停抓住了。

“张教授,”江停微微喘息道。

张志兴僵立在原地,脸上一片空白。他看着几步以外的吴雩,看着那张陌生而熟悉的脸,脑子里一阵阵发晕;然后他把视线挪向同样说不出话的江停,这两人并肩而立的情景仿佛唤起了某些久远的、似曾相识的片段,轰然一下当头砸来。

“……你……”他直直地瞪着吴雩,满是皱纹的嘴角茫然开合,“你……是……”

“啊对了,小江是公大毕业的嘛!”许祖新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难道小江以前是张老的高徒?”

许局兴致勃勃来回打量他俩,目光顺着张志兴恍惚的视线,望见了吴雩冰冷苍白的脸,终于嗅到了空气中一丝丝诡谲的味道,愣住了:

“你们,你们这是……”

“您不认识他了吗教授?”江停每个字都自然平静,尾音却如同弓弦绷紧到极致:“他在您那儿上过一年选修课呢,这么多年过去您忘记了吗?”

“……”张志兴闭上眼睛,复又睁开,仿佛深陷在噩梦中似的,终于竭尽全力挤出一个字:“……解……”

吴雩全身发抖,说不出话。

“……解行,”张志兴喃喃道,“你是解行。”

吴雩挣脱江停筋骨突起的手,神经质般退后半步,但紧接着张志兴被这个动作刺激到了。他从目瞪口呆的许局身边上前一步,然后又踉跄两步,虚空中那根看不见的导火|索终于燃到了尽头——

“回来!你回来!!”张志兴扑上去一把抓住了猝然掉头的吴雩,声嘶力竭:“你别走!你回来告诉我!!”

许祖新王九龄等人都彻底惊呆了。

“教授,教授您先冷静一下。”江停大步上前试图分开这两人:“教授我们先进去找个地方……”

“我儿子是怎么死的?你跟调查组是怎么说的?”张志兴充耳不闻,死死抓着吴雩的手臂:“他跳楼自杀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告诉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超级无敌猫耳娘 18个;一笔带过的狗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sugarrian、雾润嘉木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夏x章 4个;旺旺旺旺财、阿拂 2个;玖玥晞、leo爱**美美美、葵倾、伊格纳兹、黑暗淑女、泥鳅泥鳅、茂茂小肉包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江映晚、22655516、相送月、君离笑、阿唐没脑子_、小金刚、十七、小兔子乖乖、吴雩无求、jilishudygg、闲花落地、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吴雩、谧弥弥、西梅爆炸、容姿端丽佐二少、36526168、蛮蛮、玟宝宝、阿文想吃汉堡、雩求步满、猫咪猫咪、夏琳、停雩的奶黄包、summersam、成美持降灾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照烧鳗鱼饭 108个;边边边边妬 14个;十块钱 11个;敲里吗敲里吗! 6个;冰淇淋红茶 5个;wwc123、主公能打 4个;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无谓、黑米啾啾、渊水映白月、小美人雩、鱼油炒鱿鱼、最爱盐姜葱花鱼的妖荼、次氯酸和小毛巾、rui蕊蕊蕊的蕊、菠萝吹雪、舞猾 3个;夏目槻泉、停停最大最漂亮、沐绾歌、伊丽、riesss:、朝哥的小朋友-、梦梦在这里、下雨天、38129673、吴雩、0500、夜雨微凉6168、司黎 2个;正版沉荩、嘤嘤嘤、雩求步满、皮卡布、大王、停雩的奶黄包、小莹子、浦溆、真茗、葱花的闪耀鱼鱼、霸道警草俏警花儿、相爷的小迷妹、以列、超级无敌熊宝宝、冰糖咖啡、打瞌睡的獴、allrisesilver、李沐、liquid、啊姝姝姝姝姝、等一场千年雨歇、百无一用是蠢彦、倾歌歌歌歌歌、醉诗、葱花鱼、惬意游荡、邈邈、18719771、饮狐、仰山雪、、容曦、金小晟、evak、栗砸栗砸栗砸、碧天寒翠、画颜、画良人、蓝山、沫沫爱吃花花、江教授的保温杯、说话浪且密、我们停停才没p图呢、月兮溯流光、柿子红了、、步小花、一曲清歌花解语、子叶无歌、木槿花、彤管有炜、苏妗妗、逆毛楠、吴雩无求、鲮鲤、王小明、33122540、无名、白朝、薛长云、茯藏、rakuzan2333、宁戈、小猫、5004、无敌小迷迷、黑桃九、奶花世最可、风遏云停、虎背熊腰小细腿、吴小雩的红茶、可爱雩、维萚、蛋白是白的、空想家、ydwajk、祁飏、和光同尘、青山撞入怀、31814613、空想肥闲鱼、持续自我厌弃中、木木彤、泥泥煤、东方镜君、柒柒狐、若澧、灿白世界第一甜、徂川、杜沈言、享云、b199527李莉、凉风、20131208、一块七毛五、佛系蜜桃春、玉面小阎罗、雾润嘉木、床上躺着顾子熹、hana酱、沈九热舞ppt、薛薛薛谅、钮钴禄·葱花、琳紫、橙子酱~、蓝蓝今天也为小鱼操碎、一口獠牙的小甜甜、咪啪~、擎葵、laynos、局外人。、球球球球球球球可、亦安、布丁km、书剑飘零、北江南主、小棕棕、梵无、暂听雨铃声、大头秀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顾子熹的小娇妻 100瓶;应钟 72瓶;冰糖葫芦冰 70瓶;猫小五 52瓶;疵酏 50瓶;停停的老同兴 49瓶;秀秀的存稿箱 47瓶;九九哥 44瓶;世界上最好的程陆扬 42瓶;理想人生、molydolly、澄因、陆壹 瓶;聊将锦瑟记流年 35瓶;超级无敌熊宝宝、陆实初、等一场千年雨歇 34瓶;茶果 33瓶;rosheen、一言一行、弄棋、一只熊、up、恶の花、楚辞、王小明、微微涼、伊格纳兹、regicide、 30瓶;25116526、挖坑不填遭雷劈、卡姿兰眯眯眼、白团子磊磊、没头脑、昼昼夜夜、杜鲁门、未见青山老_、吞噬小说网ing、大荒若木、小胖玮、乐乐、我是来自非洲的婶婶、萝卜精、红尘雪亮、钮钴禄·葱花、徂川、infinity、耐心又不能吃 20瓶;潇筱、蓝老二我来了 19瓶;吴雩不是无隅 17瓶;大盗007^^、25449437、幽公主 15瓶;慕屿 14瓶;乜仝、晚夜玉衡 13瓶;大脸猫 瓶;借道取经、对方正在输入、     、法2007501030、豆豆小少爷、旺旺旺旺财、噼里啪啦、苏溪也、走刀口大哥、岁澄、白彧、嘬奶茶的树袋熊、草右水寒、拜托六级过了吧!、自得其乐、trixyxx、蜜桃烏龍茶、我是胡星星啊、selmg、今天也要做一个可爱的、不是、luotn、茗可cmua、金在允、野猫、浅、南兮、30兆、是胡桃夹子呀、月下风吟、雩啊霁啊、atnr、就是个脆皮鸭爱好者、清凉、22523525、檀木炖煮盐姜焦葱鱼、兔子、程澄、江离、z、thecrossing、少女晴、蛋白是白的、sarawhy、冷风、二十啊二十、泥泥煤、得鸟羽、走 走 -、小妖、agilities、武陵春、我们停停才没p图呢、温暖、一口獠牙的小甜甜、e1000、江逾、明夕、尹兰冰月、咩婆77 10瓶;郑允在、今天也很甜、麒麟鹭鸶、醉迷猫咪 9瓶;温良。 8瓶;霸道警草俏警花儿、板栗旬、卫星、修改昵称、namoself、蕊公子、雾润嘉木 7瓶;尼古丁豆浆 6瓶;越墓藏鋒、noid。、喵啊、青山雨暮、始皇、豆子豆豆、9292309、爪爪不会抓鱼、若离未如初,如初未若、落夕、你撕大可爱、阿呆呆小甜饼、浅斟低唱 5瓶;银碎 4瓶;介、白菜的小可爱、布丁km 3瓶;吃砒霜活下去、青鸟、折云、9771、不爱解行还有什么意义、ra、玦、沙面面、君子式微 2瓶;木楊、benben、自己扎小辫、晴儿睡不醒、冯冯、花城、秋草花语、树映照流年、芥菜包子、落翎、凌心宝贝、甜也nut、蒼天既に死す、有生之年、曼梵、若澧、立十。、南柠、shadow、闲敲。云子。、霭霭停云、庭雪森曜、与有荣焉、猫影影88、木木_lin、荟诗赛赛、xiaoxiao、航航小可爱、楠迟、id、陆长安、严宵寒、唐梦、g、啊这这、给我一杯珍珠奶茶(^_^、feicu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