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我知道许局, 没事不用谢,也麻烦您了……张教授和吴支队情绪都比较平稳,我会及时安抚的, 回头有事再联系吧。”

江停挂断电话,摆手示意不远处踌躇不定的服务员不用续水, 然后转身推开了包间门。

这是一间高档茶室, 隐私保密性非常好, 厚厚的门一关便隔绝了外面所有动静。刚才在分局门口差点闹出骚动的两人分坐在木桌两端,张志兴死死盯着吴雩,眼神中充满了茫然、紧张和难以置信;吴雩却在他的瞪视中低着头,完全看不清浓密眼睫下的丝毫神情。

他面前的普洱茶一口没动, 弧度紧绷的肩上搭着外套, 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双手交叠在大腿上, 在窗外冬季的淡漠天光下,就像是沉浸暗蓝阴影中一尊冰冷的石像。

茶室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江停沉吟片刻,拉开小四方桌另一侧的椅子坐下,续了杯茶递给张志兴:“教授。”

茶杯与桌面碰撞叮一声轻响,张志兴仿佛被惊醒一般, 终于盯着吴雩挤出几个字:“张博明跳楼那天你去找过他, 是不是?”

吴雩侧颊抽动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去找他?你找他说了什么?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吴雩一言不发,江停咳了声,语调十分和缓:“——教授您先别急。不论他对调查组说了什么,调查组对家属肯定也得有个说法, 您这边得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江停到底是恭州市局场面上周展转圜过的人,处理这种场合的手段比吴雩高明多了。张志兴视线蓦然转向江停,浑浊的眼珠里阴晴不定,似乎内心也在激烈挣扎他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良久才沙哑道:“他们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只说张博明是因为‘画师’伤重不治,没有抢救回来,在强烈的幸存者负罪自杀倾向下跳楼的。”

幸存者负罪自杀倾向是创伤后应激综合征的一种,现实中因此自杀的案例确实不少,但张博明清清楚楚知道画师并没有死,因此这个理由显然是调查组在敷衍他父亲。

“……我并不相信,”张志兴一只手紧紧握着茶杯,似乎凭借这个动作才能勉强克制住情绪:“所以后来我私下找人打听过,才知道那天解行去过我儿子的病房,他……”

“谁告诉您的?” 江停突然打断道。

张志兴迟疑片刻,才说:“是……是林炡。”

——林炡。

江停瞥向吴雩,只见阴影处吴雩眉梢也微微一跳。

“……所以那天林炡也去找过张博明?”江停皱眉转向张志兴问。

张志兴说:“对,林炡去找我儿子签一些行动结束后特情小组的解散文件,他见当时张博明情绪低落,于是就问发生了什么,张博明说解行刚来过病房,半小时前才走……”

“解行独自来找你?”林炡拉了张椅子在病床前坐下,诧异道:“这真是稀客,连冯厅去探望他都吃了闭门羹。——他已经恢复到能独自走路了吗?”

云滇省医院单人病房拉着厚厚的窗帘,空气中漂浮着医院特有的药水味道。一道身影坐在床沿,弯腰把脸埋在掌心里,久久没有任何动作,在地面上投下凝固的阴影。

“你怎么了?”林炡感觉不对劲起来:“你没事吧?刚才难道你们——”

张博明喑哑的声音从掌心中传出来:“……你觉得他恨我么?”

“解行?恨你?”

林炡的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紧接着冰凉的惊疑蓦然涌上心头:“没理由啊,这话是从何说起?”

张博明一声声模糊不清地笑起来,那尾音里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悲凉,就像粗糙的沙砾揉过血肉伤口,半晌终于抬起了满是血丝的眼睛。

“你知道吗林炡?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知道自己有多虚伪,有多无能。”

林炡惊疑不定地望着他。

“如果我当年从没见过他就好了。”张博明望着空气中缓缓悬浮的灰尘,声音轻得像是梦呓:“如果我从没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点,如果他这辈子都不曾碰见过我……就好了。”

茶杯中袅袅上升的热汽消散在空气中,江停收回视线,思忖片刻问:“就这些内容?”

张志兴艰难地点点头,颈骨每挪动一寸都发出衰老生锈的咯吱声响:“就这些,林炡说随后张博明就岔开了话题,他也没敢再多问,只当是画师因为卧底这些年九死一生的经历,对当初带他进这一行的我儿子产生了怨恨情绪。”

说到这里张志兴视线投向吴雩,江停又咳一声打断了:“那之后呢?”

“……之后?”张志兴苦笑一声,“之后他说我儿子情绪很快稳定下来,主动要求处理了一部分文件手续,大概四十分钟左右林炡就离开了病房。当时我正好提着晚饭去医院探视,跟林炡打了个照面,他说他要赶紧回办公室把张博明签完字的文件落实好,我们就没多聊。”

吴雩纹丝未动,但搁在大腿上的手指却轻轻颤了下,只有江停视线余光瞥见了这个细节。

但他面上没有反应,还是问张志兴:“您见到张博明的时候他情绪正常吗?”

“总体都正常,我大概待了二十分钟吧。”张志兴低下头用力吸了口气,有点哽咽:“他说他吃了护士开的药,有点犯困,想睡一觉醒来再吃东西……所以我把晚饭放下就先走了。我没想到仅仅一个半小时后……仅仅一个半小时后……”

想睡一觉醒来再吃饭,这看上去怎么也不像一个半小时后就要自杀的人——但问题是张博明当时还会不会对他父亲说真话,这点确实有待商榷。

江停向后轻轻靠在酸枝木椅背上,沉吟半晌,才缓缓道:“我对这位林警官了解不多……不过他对您透露的话听起来,倒像是隐藏了不少内容似的。”

“——林炡更多话都对调查组说了。”这时吴雩毫无预兆地开了口,定定望着黑酸枝木桌面细腻的纹理,不知道这话是对江停还是对张志兴:“林炡告诉冯厅,我对张博明怨恨情绪非常大,可能涉嫌在言语上逼迫张博明自杀谢罪,甚至可能具备激情作案的动机。冯厅建议林炡不要把这种毫无根据的话告诉调查组,或者等我通过了心理评估、确定精神恢复之后再说,但林炡没有听他的意见。”

不仅张志兴,连江停都一愣,只见吴雩毫无笑意地勾了下唇角。

“后来上面针对张博明跳楼一案成立了调查组,但因为我们当时住院的高度机密性,医院顶楼以下三层是没有监控的。没人能重现当时的场景,甚至连准确目击当时情景的医生护士都找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调查人员自己的判断。林炡是最早向调查组提出我可能涉嫌激情杀害张博明的人。”

张志兴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出,愕然道:“他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没有杀你儿子。”吴雩站起身,视线向下望着张志兴:“那天我确实去找过他,但该说的我都对调查组说过了。林炡对我的指控那么严重,调查组的讯问力度比您现在强无数倍,如果我心里真的有鬼,现在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

张志兴张大眼瞪着他:“你……”

“我同意张博明虚伪无能这四个字的自我评价,也恨不得从来没有遇见过他。如果我说那十年里我从没希望他死,那是假的,但我活着回来之后没有过这种想法。”

吴雩吸了口气,压抑住尾音的轻微颤栗,尽管那并没有人能听出来:

“人死债消,张博明欠我的已经还清了。”

木椅在地面上发出尖利擦响,吴雩转身走出了茶室。

张志兴霍然起身:“等等!你回来说清楚,你说清楚——”然后被江停一把按住了。

“现在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来,回头我联系您。”江停把失魂落魄的张志兴按回座位,快步追出了门。

茶馆外大街上天色已经暗了,晚高峰车流鸣笛声此起彼伏。吴雩站在人行道边光秃秃的树干下,颤抖着手摸出一根烟,正去摸打火机,突然身侧咔擦点起一簇火苗——是江停。

“……林炡对调查组撒了谎。”吴雩用力仰头吐出一口淡白色的烟气,沙哑道:“张博明临死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不是他父亲,是林炡。”

江停已经料到了,但他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当时所有人都被骗过去了,而你也没发现?”

“时间差。”

“什么?”

“林炡告诉调查组他只找过张博明一次,我看到的也只有一次,但在当时信息严重受限的情况下,我根本无法发现这里面有个致命的区别——我看到林炡进张博明病房时,他父亲已经送完晚饭离开了,也就是说那其实是第二次。”

江停敏感地:“你看到?”

“对。”吴雩顿了顿,从牙关里一字一句道:“张博明自杀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比所有人想得都复杂。”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

云滇省医院病房,张博明颤栗着跪在地上,指甲死死抠着地面,双手因为用力过度而急剧发抖,青筋顺着手臂一路蜿蜒上脖颈,那张脸痛不欲生。

“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没想到我还能抢救醒来吧?看看你这张脸,”吴雩单膝半跪下身,抬起那张五官都扭曲痉挛起来的面孔,在他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轻轻道:“当年我向你发求救信号而你置之不理的时候,这张脸在哪里?为了抓霍奇森而放弃手下卧底性命的时候,这张脸在哪里?你还有脸活着?还有脸跟我站在同一张高台上拿勋章?”

“如果不是你,这十二年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没有人会死,也没有人被堂而皇之地拿出去献祭。要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就好了。”

“——你真让我恶心,张博明,比鲨鱼还让我恶心。”

风声从涨潮般席卷天地,张博明绝望地看着吴雩,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颤抖着闭上了。

吴雩站起身,冷冷望着他,半晌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诮的笑容:

“我等着。”

张博明蓦然伸手,但吴雩已经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砰地关上了门——

砰!

病房门重重合拢,吴雩全身力气被抽空,顺着紧闭的门板,一寸寸滑落到地面,把脸埋在掌心里,许久才发出一声嘶哑变调的哭泣。

病房空旷灰暗,医院顶层已经被清空了,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任何病人,也没人能听到这包含着痛快、绝望、悲凉和发泄的撕心裂肺的痛哭。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下来,他跪在冰凉的地面上,仿佛神魂都随着最后一丝力气出了窍,只能全身虚脱地怔怔望着空气,不远处洗手间的镜子映出他狼狈不堪的身影。

……我太难看了,他想。

这个样子真的太难看了。

他挣扎着站起身,踉跄走进浴室,脱了衣服打开水。花洒从头顶流过紧闭的双眼,温水顺着脖颈、胸膛往下,流过伤痕累累的全身;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光裸地站在水里,像胎儿回到了生命最初的子宫,彻底地、长久地,藉此隔绝了水流以外的整个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哗哗水声中突然外间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哒。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也许是医生,或者是查房的护士,也许是张博明。吴雩已经没有任何兴趣对外界做出丝毫反应,他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关了水,擦干头发,用苛刻挑剔的目光审视镜中的自己;然后他从流理台抽屉里拿出医院配备的推子,仔仔细细地、一丝不苟地把这段时间长长的头发推掉,露出伤口尚未愈合的额角和修长乌黑的眉宇,以及冷淡而黑白分明的眼睛。

浴室灯光照在他削瘦挺拔的身体上,无数新旧伤疤形成了交错的阴影,仿佛被岁月打磨过之后完美的象牙雕像。

吴雩垂下眼睛,换上干净衣物,穿上鞋。这时他突然听见外间又响起极其轻微、几乎难以察觉的脚步,这次是从病床边走向门口,过了大概两秒,门板再度开而又关——

是刚才进来他病房的人,他离开了。

这不正常。

可能是刚才的热水澡,让吴雩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中稍微触到了一丝实地,本能地感觉到某种诡谲。他转身推开浴室门视线一扫,并没有发现病房里多了或少了什么东西,然后无声地拧开门把向外一看,走廊尽头只见某个身影蓦然一闪。

是林炡,手里还拿着半张纸。

他来做什么?

吴雩仅迟疑了半秒,不知从何而来的狐疑让他心动了动,无声地尾随在后跟了出去,就像墙角的一缕暗影那般不发出丝毫声音。林炡对身后的跟踪毫无觉察,径自下了楼、转过弯,吴雩隐身在走廊拐角处,只见他停在张博明那扇病房前,敲了敲门。

吴雩瞳孔不自觉地压紧了。

下一秒病房门从内打开,张博明嘶哑变调的声音传来:“你……”

林炡提起手里那半张纸,张博明声音戛然而止。

空气仿佛凝固了,从吴雩的角度看不见门里的情景,无来由的惊悸突然窜上心头——

那半张纸是从他病房里找出来的?

上面是什么?

“……”仿佛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的数秒后,张博明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沉定了很多:“进来说话。”

林炡一点头,走进屋,吴雩因为惊愕而扩张的瞳孔中映出了咔哒关闭的门。

“进来说话” ——这四个字是吴雩最后一次听见张博明的声音。

一个小时之后,即当天下午六点,张博明从医院顶楼一跃而下,惨烈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碍情非交友酒气懂屁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ugarrian 3个;步小花、夏x章、茂茂小肉包包、玖玥晞、qia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ummersam、六虐 2个;阿拂、qia、玟宝宝、停雩的奶黄包、才不是小四、莫微、ling、喵与鱼的碎碎念、西梅爆炸、蕊蕊蕊蕊er、吴雩无求、清都天水郎、啊姝姝姝姝姝、旺旺旺旺财、鱼鱼鱼y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照烧鳗鱼饭 80个;傀不渝 40个;全世界最英俊的人 9个;wwc123、就是想起个另类昵称、才不是小四、敲里吗敲里吗!、猛猛·-· 5个;君离笑 4个;咪咪菜花妞、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的雩、layers7、停停最好最迷人、姜糖麦芽、让我来看看淮境泽更新、rui蕊蕊蕊的蕊 3个;司黎、kikma1221、月兮溯流光、手撕包菜、茉莉delight、夜雨微凉617、主公能打、baek空想家、时言 2个;muli、蛋妈、一曲清歌花解语、27725989、烟柳、珊杉姗、寸芒、云升远岫、37271229、可爱雩、账号已注销、布丁km、停云霭霭成江峫、今天葱花鱼doi了吗、一块七毛五、我要吃土、流年无恙、咕咚、仰山雪、盐姜葱花鱼、、莫微、和光同尘、木木彤、步小花爱吃葱花鱼、我很安静、简单简fiy、洋葱57、维萚、闻舟无桨全靠浪、不归、冰糖咖啡、木槿、空想肥闲鱼、蓝老二我来了、南瓜变豆豆、霸道警草俏警花儿、玫瑰与小鹿、苏渝、啃石头的兔子、夜风云影、、伊丽、曲非音、我可太好看了、清吞噬小说网都天水郎、雩求步满、uise、奶黄包分我一个、图南、在水一方、秃头使我快乐、东方镜君、是胡桃夹子呀、幽灵、39853039、芛肆、9197978、玉扇1379、李泽言夫人行辞、球球球球球球球可、38364043、咸鱼少女自闭中、皮卡布、老同兴茶饼、忙花、38379069、叶玄君、lo、bing蹦三天、黄昏落影、湛月、40696720、杜沈言、阿法法、20131208、沐绾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夜风云影 199瓶;司先生不挑甜食 97瓶;我喜欢斯玄 90瓶;奇迹停停山牙子 70瓶;玉扇1379、小聋瞎 50瓶;西止 49瓶;咦咦咦的么么哒 47瓶;棹声  42瓶;扶桑 40瓶;式微、等一场千年雨歇 39瓶;奈树啊 37瓶;日立 36瓶;就起一个名字、奇迹停停带着闪耀鱼鱼、玖里里、哈哈哈、才不是小四、nature居、曲非音、厌胜、蕊蕊蕊蕊瓶;简单简瓶;骰君 27瓶;江凛 瓶;远源可爱到冒泡的后脑 22瓶;揪揪、废铁、车车风、这么大的一个媳妇、青溪映月、茶开花糜、淮上催更bot、f酱酱、hk416、莶雨、13138919、玫瑰与小鹿、苏大脸喵、吴雩的小披风 20瓶;哆啦兔飞、无可不以 19瓶;毛嗷、土豆的豆 17瓶;土土豆豆土豆豆土土豆、宁云深、元源的小窝 瓶;婧_ 11瓶;calk、圆滚滚搿6浅啤13鹋m谩&星语&、lei、嘻嘻嘻、葱花鱼发糖啦、平淡午后、闻舟无桨全靠浪、aiello、鑫月、妖狐的非洲阿爸、杏仁瓤、沐绾歌、雾润嘉木、千安、正版沉荩、鸦缺、木木彤、cy、筝容、hanyn319、软呆呆、阳光太刺眼、晚晴、葛根粉罗汉果、浮生若梦gmt、杭州三里亭、逢尔、江停、清都天水郎、忽忽、深夜梦呓、barrer、小万重、tina、夏洛的网 10瓶;34809726、松风萤火、ela、王大可 9瓶;就不喜欢吃面条 8瓶;娜嘉hll、单左、是非之欢、数学题好难 7瓶;漫延、零点零二、雩我所欲也、羲和 6瓶;小六、m右手、cococola、今天葱花鱼doi了吗、墨荀墨荀咕咕咕、噗噗噗、gh米其林、、我磕的cp一定要幸福、猫丞丞、36259564、梦溪笔谈、yyq、吃吃吃理、九七年的小朋友、yuki、最紧要开心 5瓶;花落好惨一男的、絮尘倾恬、熠熠生辉~、任性我秋宝、27142012 4瓶;薄荷_mint、布丁km、耶、坂田茜、6362、茯藏 3瓶;曲诶曲诶、aixi、月兮溯流光、卜冬児、莹莹 2瓶;炸了毛的大头娃娃、闲敲。云子。、19940232、楠迟、青禾、江阮、feicui、落夕、烈如歌、蒋丞选手、cheung、郑仓鼠的le心set患者、荔子红、猫影影88、卷毛熊、小明、樱桃、溢芳香的瓶子、钓雩执法、离殇、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无际的海洋、、蒼天既に死す、顾大帅西北一枝花、的小、喵君、8347、三水、如是我闻、朽瓷、秋草花语、我很安静、账号已注销、立十。、梅路艾姆、七月噗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