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章 艰难生子

港城,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室内。http://m.julangge.com/bid/4664652/

傅甄甄满头大汗,肚子里阵阵的宫缩疼的她脸色发白,她张开嘴巴大口的吸气,看起来就好像是脱了水的鱼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伴随着医生的吩咐不断地呼吸。

“再用力点,快看到孩子的头了。”

“ 不用怕,孩子很快就能生下来。”

“孩子生了,恭喜,是对龙凤胎。”

“不好,孕妇的血压升高,子宫大出血,要进行手术。”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傅甄甄才生下孩子,大汗淋漓的她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费劲的看了浑身是血的孩子一眼,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只能任由医生摆弄她,一阵晕眩袭来昏了过去。

“瞧瞧这两个孩子,长得唇红齿白的,可惜是来历不明的野种,啧啧......”

傅甄甄是在一阵吵嚷的声音中醒过来的。

她一睁开眼,就见林希莘站在婴儿床前对她的孩子评头论足。

孩子?

她想起来了,她经历了一场生死较劲的难产,好不容易生下孩子就因为子宫大出血而晕死过去了。

她被救回来了,还活着的感觉真好。

“傅甄甄,你醒了啊。”

林希莘转头,对上傅甄甄渴望又戒备的目光,勾唇讽刺的笑了,“你生的这两个野种还挺好看的,只可惜是个父不详的。”

说着,她作势要去抱那个孩子。

“不要。”

傅甄甄的瞳孔猛地一缩,初为人母的坚韧让她不顾刚生产虚弱至极的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下床扑过去,一把撞开了林欣笙,如护犊子的老母鸡拦在了两孩子的身前。

“林欣笙,你想干什么?”

她戒备的盯着林希莘,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厌恶和怨憎。

林欣莘狼狈的稳住身形,怒目瞪着傅甄甄,不过随即不知道想到什么,她阴冷的笑了一声,道:“傅甄甄,想不到啊,你对这对野种还挺在乎的,就是不知道他们长大后了解自己是父不详的野种,心里会做什么感想?”

闻言,傅甄甄的身体一僵,眼底的恨意喷涌而出。

要不是林欣笙算计,害得她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她根本就不会怀孕,还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父亲到现在都觉得她是辱家门的扫把星。

她是在夜里被人夺走清白的,只隐隐约约的记得那男人身上有一股很独特又好闻的龙涎香,除此之外,对他一无所知。

“林欣笙,你给我闭嘴!”

傅甄甄眼里的狠意闪过,趁林欣笙得意忘形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上去,扬手左右开弓的扇了她好几巴掌。

新仇加上旧恨,她早就想这么做了。

“你敢打我?”

林欣笙捂着被打的地方,眼神如淬了毒的毒蛇阴狠的盯着傅甄甄, “傅甄甄,你知不知道这家医院是林家投资的,我一句话,你和这对野种都得滚蛋?”

傅甄甄眼眸一闪,四处看了看,正好看见桌子上有一把削苹果的刀子,她勾唇冷笑一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把刀子拿在手中。

“正好,在你叫人过来赶我们母子三人离开之前,我先毁了你的脸。”

她晃着手中的匕首,冷声道。

她现在除了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怕失去的。

为母则刚,她以前软绵好被骗的性子也在生活中历练中变得强硬了不少。

横的怕不要命的,大不了,她跟林欣笙一拼。

林欣笙心里一慌,害怕傅甄甄真的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傅甄甄,我警告你别乱来,要不然我......”

“你怎么样?杀了我,还是继续算计我?”

傅甄甄提着刀子步步紧逼,苍白的脸上透着一抹阴狠,“我告诉你,我早就不是一年前任你欺骗的蠢蛋了,你敢继续算计我或者是伤害我的孩子,我在这先了结你。”

她也不是真的要杀了林欣笙,只不过一年来受的窝囊气让她想狠狠地教训她一顿。

“你,你敢。”

林欣笙步步后退,又觉得这样被傅甄甄给吓住感到丢脸,她挺了挺胸膛,正要大声叫人,没想到傅甄甄身体虽虚弱,但动作一点都不慢,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以刀子抵住了她的脖子。

“林欣笙,你既然把我的话当成放屁,那我就让你看看敢不敢。”

她刀起刀落,眼看就要落在林欣笙的脖子上,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

“甄甄,你疯了不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道冷厉的声音响起。

傅甄甄转头,对上刘向阳失望呵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