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慧慧,这个事你可一定要想清楚了,你还年轻可以再找的。http://m.wuyoushuyuan.com/1087832/”

    “我都给你算过了,国东的丧葬费是五千,他在职期间死亡,可以领二十四个月的基本工资,也就五万出头吧,说实话,也没多少钱。”

    “钱不钱的先不说,就说你那两个小姑子,现在都没把你当卢家人看了,跟你公公商量事儿,都是避着你的。”

    那种态度,任谁看着都心凉。

    直白点,就是卢家的两个小姑子,在大哥死后,想分大哥的钱和房子,再把大嫂曾慧踢出去。

    几句低言细语,像恼人的蚊虫,嗡嗡的把卢娇吵醒了。

    她还以为是小孙孙来她屋里闹,却不想一睁眼,竟然看到陌生又熟悉的妈妈曾慧。

    惶然中,卢娇呢喃了句。

    “妈,你来接我了?”

    眼眸通红,面容憔悴的曾慧,欻的一下扭过头,抬起手便狠狠地给了她一下。

    这一下,刚好落在卢娇胸口。

    “……”

    好痛。

    卢娇倒抽了口气,多少年没人敢这样打她了?

    自从她那一年,她嫁给刘峰,刘峰就一直把她当心肝宝贝捧着,以至往后的余生,她一直活在似蜜糖甜的生活中。

    “你要死啊,说什么混话,你都十六了,怎么还像个没长大的小畜生,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你就不能懂事一点吗?起来!去你爸灵前跪着,好好跪着,不到天亮,不准起来!”

    一掌落下,曾慧眼里除了疯狂释虐的暴燥,就只剩下化为灰烬的绝望。

    同时也把卢娇打醒了。

    大舅曾时呵斥曾慧。

    “你朝孩子撒什么气,她懂什么?”

    坐着的大舅妈赶紧起身,推着她往外走:“知道你现在不好过,但也别冲娇娇撒气,娇娇是你亲闺女,从今以后,你不疼她还有谁疼她?”

    在大舅妈的安抚下,卢娇迷迷瞪瞪的到了外面。

    只听到妈妈在屋里撕心裂肺的哭,骂她,也骂哥哥卢海。

    ……

    熟悉的老房子,记忆里的水泥电线杆,梦里的远山星光,鲜活的旧人与乡音,一帧帧如弹幕般浮在她眼前。

    机械式转头,就看到爸爸卢国东的遗照,高高地……悬挂在灵堂之上,白色帆布下方,正是那旧时的老式水晶棺。

    爸爸卢国东,安静的躺在里头,再也不会醒来了。

    如果……这不是梦,那就代表着,她回来了?回到爸爸卢国东,去世的1999年。

    就在爸爸下葬的第三天,二姑把妈妈逼死在爸爸坟头……

    曾经幸福美满的家彻底破碎,她也彻底变成了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孤女。

    以至后来……

    “娇娇,你二姑是不是在你爷爷屋里?”

    卢娇回头,看到年轻的三姑卢国北,以及同样年轻的三姑父张开元。

    思绪被打断,卢娇赶紧低头,盖住眼里的冰冷。

    “我不知道。”

    三姑翻了个白眼,貌似对张开元道。

    “肯定是去我爸屋里了,我二姐这个人最现实,以前没出嫁的时候,就喜欢争东西,现在这种情况,她要不争还是她卢国南吗?”

    张开元是个笑里藏刀的伪老实人,看着卢娇后背呵斥三姑。

    “别当着孩子面说这些,进屋再说。”

    “什么孩子,娇娇也不小了,明年三月就满十六了,十六都成年了好嘛,要放在过去,都可以嫁人啦,还小什么小,再说了,他爸的事情,她是最有权力知道的,她姓卢!”

    “你妈妈现在是需要冷静,但你不能静,你姓卢,卢家的事你就有权力旁听,跟三姑走,一会儿三姑帮你。”

    卢娇吐了口气,三姑性子刚烈,有些小心机,不会说话,但她心很好。

    上辈子,第一个站出来说公道话,并试图帮她人,就是三姑,可惜当年她很愚蠢,错把好心当坏心,以至她和三姑在后来离了心。

    至于二姑一家人,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虫虎豹,不但逼死妈妈,还害了她半生。

    这辈子,她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那人血馒头,她要他们一口一口的吐。

    ……

    穿过堂屋,走到旧时的后院。

    爷爷卢爱国,就在后院的卧室里。

    原本,卢家在岺县,是最寻常不过的双职工人家。

    爷爷卢爱国是戏剧团的,解放后分到了农机公司挂靠,很多年前就退休了。

    爸爸卢国东是岺县中学的体育老师,妈妈曾慧是小学的语文老师。

    还有她哥哥卢海,以及新进门半年不到的嫂子陈湘香。

    一家六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