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若能好心扶我一下,我应该能站起来。www.wangzaishuwu.com”说完又笑:“最好再给我松下绑,如果步行,也要让我活动一下,毕竟躺太久了,血脉不通。”

    老大玩味:“你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小丫头,要不是你值一百万,我还真舍不得送你去死了。”

    卢娇挣扎的坐起来,把手举到他面前。

    “怎么,你也信聪明的女人更容易繁衍出聪明的后代?”

    男人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到是戳中了他的笑点,眉眼都弯了。

    “有科学依据吗?”

    “有。”卢娇很认真,仿佛真拿自己当筹码,想让他放了自己。

    男人胸腔颤了颤:“可惜我不是一个人,不然我真有些心动了。”

    锋利的蝴蝶刀翻了出来,卢娇遗憾的垂了垂眼帘:“我也差点就以为有希望了,谢谢。”

    “不用客气。”男人又挑断脚上扎带,看着卢娇一边活动手腕,一边揉搓脚踝。

    动作虽然不带诱惑,但有刚才的话题,忍不住便心猿意马了一会会。

    “想知道这是哪吗?”

    卢娇懒得看他,继续保持节奏的揉捏。

    “重要吗?”

    男人大笑:“确实不重要,不过我在想,等我把你带到宋应平面前,他会不会黑吃黑。”

    “谁知道呢,做你们这一行的,不是向来讲究无毒不丈夫么,心不狠手不辣,可发不了横财。”

    “有道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前有狼后有虎,都是把脑袋别裤腰带的人。

    卢娇听出几分戏谑,但她还是很认真的想了下:“我就值一百万吗?真是太看轻我了。”

    男人挑眉示意她继续说。

    “我保险柜里的股票现金,还有黄金珠宝就不止一百万,更何况动手之前,以你的心思缜密,想必也调查过我,我可是在一年之内,就扶持刘峰创办了娇锋科技的人,短短半年不到,公司市值攀升三个亿。”

    “一百万?你说是不是莫大的羞辱?”

    男人微表情动容了一下,动手之前他确实查过卢娇,对她的家庭变故,还有这一年多的成长经历,皆是了然于胸。

    但这个时候从她嘴里说出来,再加上这一路的表现,确实让他不得不信,卢娇有这个本事。

    正所谓牛逼的人想干掉牛逼的人,向来是亘古不变的定律,他就是不相信自己的眼光,也应该逆向思维的想下宋应平。

    不惜鱼死网破也要个小姑娘,可想而之了。

    “你说的让我很心动,可惜你那保险柜,也不是立马能取出来的,我想安然无恙的坐享其成,至少也要等风头过去。”

    说到这,老大眯了眯眼,语气骤然一变:“还有谁知道你的保险柜?”

    卢娇笑:“你觉得我是个傻子吗?自己攒的私房钱,还会告诉别人?”

    老大缄默了片刻,犀利的眼神盯了卢娇很久,久到他认为没有破绽,才露出一口大烟牙笑了。

    “聪明的胭脂马可不好驾驭。”

    “要对自己有信心,人要没了想征服的高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老大瞳仁缩了缩,看着五官姣好的卢娇,收回了视线。

    “你还真不像十八,但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起来动动吧,一会可就没车坐了。”

    没打动他在卢娇意料之中,但她肯定自己下的心锚留了种子。

    正所谓世人庸庸碌碌,谁不奉承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呢?

    卢娇嗤笑,慢悠悠的爬起来一边活动四肢,一边轻哼:“这人间两茫茫,把利字摆中央,是喜是伤呢?自己去品尝……为了碎银几两,为了三餐有汤,为了车啊,为了房,你为的是哪位姑娘?可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慌张……”

    独特的节拍,又带着卢娇暗哑低沉,仿佛充满沧桑的通透,张口便惊到了他们三个。

    尤其是老大,眼神忽然迷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居然滑过忧伤。

    老二到是个没心没肺的主,一边摆弄他的瓶瓶罐罐,一边嘿嘿笑。

    “还会唱歌,怪好听的。”

    老三板起脸,瞪了眼老二:“丑人多做怪,听这些没用的干啥,赶紧给我闭嘴!”

    卢娇不理,淡定的继续唱继续原地做拉伸。

    仿佛她不是人质,而是来这闲庭信步,看山看水的。

    老大听得微微出神,低声呵斥他俩:“忙你们的。”

    两人便不敢再吱声了,只剩老二憨傻憨傻的听着笑。

    卢娇来回唱了两遍,就找了个他们能看见自己,自己也藏住下半身的荆棘。

    视若无人的托着腮解问题时,她又故意眼神空洞的唱《母亲》

    有了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