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夺妻

文江子归

23032019

b市的顾宅,平时少有人住。

婚后董瓷虽然搬了进来,但是她档期太满,跟着剧组到处跑,回来住的时间也少得很。

这宅子是她的婆婆顾夫人置的,上风上水,地段很好。早年东四环外还是荒芜之地,这一区已经非常繁华高端,富豪阶层和社会名流都在此置业。自然也包括顾家。

顾家是香江豪门,顾夫人却是四九城里的大院姑娘,少不得要北上探亲,和亲友交际感情。

这几日,顾夫人便筹备着给表叔祖父贺寿,带着女儿顾芳菲赶了过来。

董瓷上一部戏杀青不久,正好得闲,也推脱不了这个场合。

顾夫人也没想让儿媳推脱,连儿子都想方设法从国外叫回来,足见对今天的寿宴有多重视。

董瓷随意冲了个澡,披着浴袍便走了出来。

顾宅的衣帽间颇大,锦衣华服遍布,高跟鞋和手袋琳琅满目,丝绒桌案上还摆着各种彩宝首饰、名表,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这些大多是董瓷的私人物品。

她出身优渥,又是知名影星,有几分家资不奇怪。不过,不包括佣人带来的几件翡翠。

“太太,夫人说今晚您可以戴这些。”

“好,放下吧。”

董瓷随手拿起一对春带彩的手镯,紫绿两色浑然天成,明明浓艳饱和,上手却知性优雅。

因为足够晶莹剔透。

这种水头的翡翠,一对镯子也是千万拍价了。

董瓷也就戴一下,等撑完了顾家的场面,再收进顾家的保险箱。

她很知道这些豪门中心照不宣的规则,反正婚姻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董瓷懒洋洋的换了身衣服,在电话里和助理说晚上的饭局,一抬头在镜子里看到了她的丈夫。

顾琰生。

顾琰生比董瓷年长五岁,是个医生,斯文俊朗,脾气温和,两人相处得不错,见面点头问好。

“晚上还有局你看上去精神不大好,需要好好休息。”

顾琰生的语气关怀,镜子中的女人扬了扬眉,声音软软的,“啊,昨晚熬夜了,这么明显吗”

当然不。

董瓷芳华正茂,天生一副好样貌,五官脸蛋,小而精致,骨相美,皮相更美,是张为镜头而生的脸。有这样的脸,穿什么戴什么,苛刻如镜头都挑不出差错,更不用说人眼了。

哪怕她精神不济,一双桃花眼低垂,语调有气无力,也别有一番风韵。

“顾家和李家关系很亲近”

“嗯”顾琰生回过神来,从她光裸的肩头挪开了视线,礼貌的看向别处。

董瓷支着头,语气漫不经心:“为了李老爷子的寿宴,顾夫人还让你们兄妹专程赶过来”

顾琰生淡笑,“那是因为李老爷子的外孙回国来拜寿了。”

董瓷听出门道,“李家的外孙这么特别”

顾琰生说得含蓄,“是我妈想介绍菲菲给那边认识一下,年轻人之间交个朋友。”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名头是贺寿,实则是推销女儿。

顾家是香江豪门,顾夫人又是四九城里的大院子弟,眼高于顶,等闲的人根本入不了法眼。能让她这样殷勤,只怕是人中龙凤,论家世,论人才,论相貌,哪样都少不得。

连董瓷都开始好奇,能被顾夫人上赶着的,会是怎样的不凡人物了。

很应该认识认识。

正说着,顾芳菲人就来了,她一把拉开了衣帽间的门,和身后跟来的顾夫人说嘴。

“我说了,就是拿个胸针用用。”

“拿什么胸针”

顾琰生看向妹妹,这妹妹比他小了八岁,大学刚毕业,兄妹长得相似,脾性一丁点都不像。本来就是千金小姐,又因为是顾夫人的老来女,越发宠得很厉害,多少有些任性霸道。

顾芳菲一听她哥的口气就不乐意了,“怎么,嫂子的胸针我戴一下不行”

董瓷对这些不太在意,敞开首饰柜随她挑,只是没想到她想要的是那枚天然星光的蓝宝胸针。

星光蓝宝石如同印度洋的蓝天一样清亮透明,宝石顶部呈现六道星芒,是蓝宝石中的极品。

董瓷很少戴,不是因为价值,而是因为这是她妈生前最喜欢的首饰。

之前董瓷已经拒绝过一次,没想到,顾琰生一回来,顾芳菲又来要胸针。似乎是料定了,当着顾夫人和顾琰生的面,董瓷不敢这么小气。

可惜,她错了。

董瓷这人,看着脾性软,万事不上心,其实外柔内刚,并不容易动摇。

她的笑容依旧,却将首饰盒合上了,“我说过了,亡母遗物。不是能借的东西。”

顾芳菲还没被人这么下过面子,“你你也不想想,你身上戴的哪样不是我们顾家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