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前龙主看着被冷箭一箭射穿的神像,脸上原本洋溢出来的兴奋以及激动顿时凝固了。

他无声的张了张嘴,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脸上的表情在憎恨、恐惧以及愤怒等等情绪之间来回转换,片刻以后他却也只能扭曲着自己的脸、发出“嗬嗬”的抽气声。

“你、你——”

前龙主压根就吐不出半个字。

他原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然是被掩饰得很好,然而前龙主怎么也没有想到虞沈寒竟然带着其他人悄无声息的跟在了他的身后,甚至在他进行仪式的这个关键时机突然跳了出来、一箭破坏了神像,当真是——

该死。

或许先前他去云雾山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而虞沈寒不揭露出来,只不过是想利用他找到神像的真正藏身之处,继而把他们全部都一网打尽罢了。

这是个陷阱。

回想起自己带着虞玺他们离开云雾山时那么的轻松,前龙主重重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此时不禁懊恼起自己先前的疏忽大意,若是那个时候他发现了破绽的话,那此时所有的一切是不是也就不会再发生了?

他捂着自己的头。

只觉得脑袋就好似炸裂般痛了起来。

几个呼吸的时间以后,前龙主才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他看着被冷箭钉出个洞的神像,此时就跟被重重踩了下尾巴般跳了起来,胸口急促而又激烈的起伏着,看起来好似随时都能喘不上气,“你、你怎么能……”

“这可是神,你怎么能对着神像动手,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渎神?”

虞沈寒嗤笑一声。

他的眉眼沉静而又充满了锐利的锋芒感,此时看向前龙主的目光当中尽是冰冷的嘲意以及辛辣的讽刺,像是面前的龙主说了句笑话般,他轻轻扯动了下嘴角:

“这东西算是什么神?”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从背后的箭袋中抽出了箭、重新搭在了长弓上,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对准了那座神像,狭长冰冷的眼眸眯了眯,“像他这种只能龟缩于神像当中,宛如寄生虫般吸取信徒的信仰以及力量的神,即便说出去的话,怕也是要笑掉了其他人的牙!”

“现如今的他只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此外他在六界之中宛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这哪里有神的威严以及凛然,你说他是神,倒不如说他是堕落了的邪还差不多。”

似乎是被虞沈寒这几句话给激怒了,那神像的身体顿时颤动了几下,周身的邪气宛如灵活的触手般向虞沈寒的方向攻击而来,那“触手”挥动之时带起了猛烈的风。

看得出来力道极大。

虞沈寒冷笑了声。

他可不把这苟延残喘的神像放入眼中。

虞沈寒的指节松了下,浓厚的仙力倾灌入尖锐的箭头,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向那邪气构成的“触手”以及神像射去,只听得一声“咔嚓”声,那原本还在挥动的“触手”已然是被箭矢钉到了神像的身上。

那神像身上也裂出了道缝隙。

而那缝隙似乎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前龙主没有想到虞沈寒在动了一回手的情况下竟然还会再次下手。

而虞沈寒下手可以说是又狠又快、所以前龙主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因此自然也就没能动手阻拦,此时他看见神像被严重破坏,前龙主面上的表情呆滞了几分。

在阮棠看来面前的前龙主就好似生锈了的机器卡在了原地,仿佛下一刻他身上的零件就会零零碎碎的弹出来。

啧啧。

“我这可不是渎神。”

虞沈寒不紧不慢的给自己的行为下了个判定,他抬了抬眉头,声音沉稳,拿弓的那只手也很稳,“我这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像邪神这种东西原本就不该存在。”

况且,他渎神的对象可不是邪神。

虞沈寒低垂下眼睑,看了看身边的阮棠,幽暗而又冰冷的眼眸中泛起了道意味不明的光,他翘了下唇角,即便现如今要面对邪神以及前龙主,他的心情倒也好了点。

阮棠仰头回望虞沈寒。

虽说他并不明白虞沈寒眼里意味不明的光芒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阮棠在这种目光下依旧不可遏制的红了红脸颊,他轻轻踩了踩虞沈寒的脚,别扭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然后哼哼唧唧的说道:

“专心。”

虞沈寒这才是不盯着阮棠看了。

前龙主被这几句话堵得噎得慌,他看着“咔嚓”几下不停裂开缝隙的神像,心底涌上了巨大的恐慌感以及惊惧。

神像坏了。

邪神还能重新复生吗?

前龙主不甘而又怨恨的看着不远处的虞沈寒,他为了邪神复生已然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并且还毫不犹豫的抛下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力量等等东西,变成了现如今这副模样。

然而邪神复生的计划已然是被虞沈寒破坏的干干净净,这叫他如何甘心?

此时他的力量已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