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说了一会儿话,陆川出了房间。

长久以来的心结解开,他的心情也显得轻松许多,眉眼稍弯,积蓄着笑意。抬步往楼上走的时候,他微微低了一下头,抬手在自己上扬的唇角摩挲了下,掏出手机。

江家。

江晨希拿了江沅几人的外套,刚放在次卧床上,突然听见一阵“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她的目光落在江沅的羽绒服口袋上,拿出手机,发现是陆川来电,也就接通了,一边往出走一边说:“喂。”

“江晨希?”

手机那头,陆川声音微扬。

江晨希“嗯”了一声,告诉他,“我姐正上香呢,你等一下。”

“……什么?”

陆川一愣,似乎没听懂一般。

江晨希也愣了,回过神了,沉默着没说话。

“你们家老太太?”

陆川问了半句话。

江晨希“嗯”了一声。

“那我知道了。”

陆川直接挂了电话,同时,也没继续上楼了,转身出门。

上香的地方就在客厅。

老太太去的太突然,又是在除夕夜,很多事都极不方便,江志远只来得及把客厅简单地拾掇了一下,搭了个简易灵堂。桌上摆放了老太太的照片,一些瓜果点心,此外就是香烛纸钱。

桌前一个搪瓷脸盆,一个蒲团,赶来吊唁的人上完香烧两张纸,是基本流程。

因为室内闷,阳台门开了一扇,窗户似乎也开了一条缝,夜里森冷的风吹进来,反而能去一些室内的烟火味儿,让人不至于觉得特别呛。

宋康安开车去买东西,江志刚在楼道里打电话报丧,声音很大,江志远已经披麻戴孝,在门口和邻居说话,江鹏飞和宋佳泽来得早,正在客厅一角说话。老太太的遗体就在她房间,门开着,江文秀、杨娟连同几个最早赶过来的亲邻都在里面,整个家,呈现出一种分外忙碌又压抑的气氛。

江沅低头立在桌边,就着蜡烛点燃了三支香,正想把其余两个递给江明月和阮成君,房里的杨娟突然冲了出来:“谁允许你在这儿上香的!”

她一个箭步冲到了桌边,抬手便推了江沅一把。

江沅手里的香还没递出去,猝不及防被她推了一下,整个人退了两步才站稳,登时就冷了脸,“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

杨娟一张脸都狰狞起来,吊着眼睛瞪她,“要不是你大过年地给气受,老太太能这么就没了?!你还有脸来?我们o jiang家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干什么呢!”

家门口江志远脸色一变,快步走了过来。

房里的江文秀和其余人也闻声出来,来不及说什么,目光一下子聚在了江明月身上。小丫头沉着脸冲到江沅前面,仰着脸就冲杨娟喊:“不许推我姐姐,你这个坏蛋!”

与此同时,江志远已经走到两人跟前,不容分说地将两个女儿都护在身后,一脸阴冷地问杨娟:“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别什么脏水都往我孩子身上泼,他们走的那会儿妈还好好的,要说气,怎么不说被你气的?!”

“你们这什么意思?”

江文秀过来之后就哭了一场,眼睛红红的,“什么气的?”

“妈这就是脑梗,还不是给刺激的了?”

杨娟偏头看了她一眼,冷笑,“这个家还有谁能刺激到你妈?不就我们这个大小姐?厉害啊,以为攀上高枝就了不起了,回个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给谁看呢,这会儿气死人了倒想着装孝顺了!”

“就说呢,老太太怎么说没就没了。”

“到底不是亲生的。”

“这老人根本就禁不住气。”

“大过年的,哎。”

杨娟素来是个泼辣性子,说话是怎么难听怎么来,经她声音尖利地吼了几句,四下里顿时响起了几道议论声,赶过来的亲戚邻里,都用异样的目光去打量江沅。

江沅脸色冷白,神情也显得讽刺十足。

“别跟她一般见识。”

江志远低头,把江沅手里那燃到一半的三支香都拿到了自己手上,出声宽慰了句。

他声音不大,却也足够客厅里一众人都听见。

立在边上,江晨希也朝江文秀道:“小姑,这件事是和姐姐没什么关系,她在的时候都好好的,她走了以后叔叔婶婶还在外面喊了好一会儿来着,走的时候还摔了门。”

“晨希你这说什么呢?!”

江志刚走进门来,听见这话也不高兴了。

江文秀却一下子猜到了始末,没好气地看向杨娟,声音冷冷:“我妈去都去了,嫂子你能不能稍微安静会儿,别在这种时候挑事了?”

“我挑事?你这个当姑的捧便宜侄女的臭脚捧上瘾了是吧?连自己亲妈的死因都不理了?”

杨娟眸光如刀地投了上去,字字诛心。

江沅这死丫头油盐不进,江志远和江文秀这兄妹俩倒好,不由分说地维护她。里面能没点猫腻吗?指不定人家该得的好处都得了,也就他们这一家子傻里吧唧的,半点儿好处都没得到。

办丧事?

大家都别好过!

毕竟是亲妈去了,江文秀过来后心情就跌到了谷底,此刻再被亲嫂子这么一骂,整个人脸色就变了,怒气冲冲地看向江志刚,“哥,能不能管管你老婆?!”

竟是连嫂子也不叫了。

江志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老娘明显是刺激上头突发脑梗去世的,他一想到离去之前那一通吼叫便觉得心虚,置身于众人目光中,抑郁之余免不了迁怒杨娟,便冷冷斥道:“你少说两句。”

“好啊,你们这一大家子合起来欺负我!”

“那你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冷冷的男声。

陆川走了进来,目光先落在江志远脸上,唤了声“江叔”,尔后又问候了江文秀,便抬步到江沅跟前,声音低柔地问:“怎么家里出了事也不告诉我?”

“这是陆家那少爷?”

“应该是吧?”

“个子真够高的。”

四下响起了几道低低的议论声,江沅在心里叹了口气,抬脸看他,目光里有几许无奈。

两个人又没订婚,关系也只在传言阶段,江沅是真的不希望他出现在葬礼上,平白无故地招惹麻烦。这心思,陆川也明白,却觉得她着实有些想太多了。就杨娟这样的,他还真的不放在心上。心情好了见面叫你一声婶婶,心情要不好了,千百种方法打发了,何惧她攀扯关系?

见他来,杨娟整个人都懵了一下,僵着脸没说话。

陆川却转头看了她一眼,挑眉淡笑起来,“婶婶,这有些事说出来容易,不过上下嘴唇一碰。可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我们披着层人皮,那就得守一下社会约束人的规矩,污蔑诽谤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要不知道,我不介意帮你请几个律师上门讲一讲。”

杨娟:“……”

她几乎咬碎了一口牙,却愣是不敢再说什么。

周围已经过来的亲戚邻里,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再议论什么了。

江沅越过杨娟,重新点了一根香,cha j了老太太相片前的香炉里。周围人看着她跪在蒲团上拜了拜,噤声之余,反应过来:这一次,她都没给阮成君和江明月拿香。

至于陆家那少爷,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也完全没有给老太太上香的意思。

都是多少年的亲戚邻居里,老太太对江沅是个什么态度,其实从来都不算秘密,这会儿发现江沅在遭受为难之后这番举动,一众人除了感慨一声“风水轮流转”之外,倒没什么其他想法。

江沅本来是准备好好送走老太太的。

可就在刚才陆川怼杨娟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就觉得无所谓了。

家里什么样儿,亲戚邻里就没有不知道的,她站在老太太的照片前,也做不出假模假样掉眼泪嚎啕大哭的乖孙女儿样,索性就算了吧,遵从本心。

家里地方小,她就没留下过夜。

上完了那柱香,和江文秀、江志远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她跟陆川一起,带着江明月和阮成君,直接离开了。

------题外话------

早安啊。群么么16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