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一众人在客厅里说了会儿话,老太太便起身去厨房了,要亲自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

江沅坐在沙发上,心情几经变化,已然彻底放松了下来,同老爷子还有陆渺,聊起了历史话题。老爷子学识渊博,陆渺从小耳濡目染,历史知识的积累也异常丰富,三个人里面,就江沅稍微弱一些,可同大多数年轻人比起来,她已经强上太多了。尤其她虽然比陆渺小几岁,说起话来却更稳重、柔和,人也聪慧,一点就透,让老爷子怜爱的紧。

其他人插不上什么话,去负一层娱乐室打麻将了。

也就陆川,特别耐心地陪着三人,担负起了泡茶的工作。

临近十二点,厨房里的佣人过来了一个,问老爷子,半小时后开饭行不行?

老爷子抬眸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笑着应了声:“那就十二点半吧,你去下面给姑爷他们几个说一声,让注意着时间。”

“知道了。”

佣人点点头离去。

老爷子又看向江沅,满脸慈爱,“再等半小时,咱们吃午饭。你这第一次来,让川儿领着你四下去熟悉熟悉,别紧张,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

“知道了。”

江沅笑着应了声,眉宇间,有几分女孩子的羞涩。

老爷子便起身了,陆渺连忙去扶。

江沅和陆川也站了起来。

老爷子朝三人摆摆手,“都坐都坐,我去洗个手,你们聊自己的。”

话落,他抬步去了一楼公卫方向。

客厅里也就剩下三个人,新晋妈妈陆渺没有儿子在身边捣乱,心情轻松地很,迫不及待地问江沅:“我带你到处走走?”

“你不去看儿子吗?”

陆川很没眼色地提醒说,“大姑父和二姑父都能打牌,也就辉哥,来了就是带娃……“

不等他说完,陆渺直接踹过去一脚,“叫什么呢,辈分注意一下。”

“先叫后不改,懂吗?”

“懂你个鬼。”

姑侄俩日常掐架一通,陆渺再看向江沅,也就挺不情愿地说,“那就让他带你去四下转转吧,我去看看孩子。主要也不是我不愿意带,这孩子现在不乖得很,事儿多脾气还大。”

吐槽嫌弃儿子,也是陆渺的日常之一。

江沅忍俊不禁,也就没多说什么,等她去找老公儿子,便和陆川一起上楼了。

虽然老爷子说让他带着江沅四处转转,陆川却也知道进退,没有哪儿都去,走马观花地经过了一楼和二楼,直接将人带到了三楼,他自己的地盘。

两个人进了书房,江沅便发现水箱里那只乌龟了,眼睛一亮,拿指尖去碰。

“圆圆。”

陆川站在边上,随口唤了一声。

江沅“啊”一声,抬眸看他。

哪曾想,人家只是气定神闲地戳了下乌龟淡褐色的背甲,告诉她,“没叫你,我这只龟也叫圆圆,圆圈的圆,和你同音不同字。”陆少爷的求生欲也是挺强了。

江沅差点发出来的火生生按捺住,没好气问:“你故意的啊!”

陆川搂住她腰,“还不是因为你当年老给我冷脸?”

???

和她有什么干系?

两个人进来没关门,被他这么搂着,江沅还不太自在,生怕有人突然进来看到陆川在这儿动手动脚,便拍了下他的手,轻斥:“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陆川却不依,大手因为她拍打的动作挪着地方,还在笑,星眸微微眯起,半回味半喟叹地说:“当年就觉得你性子跟乌龟挺像的,不敢碰,碰一下就往壳子缩……”

“还说!”

江沅在他腰间拧了一把,转身出了书房。

陆川连忙一把将人搂住,左摇右晃,“这就生气了?”

他撒起娇来那磨人劲儿简直要命,江沅一下子又没了脾气,脸颊烧红地嗔了一句,“好烦呐你。”

陆川低声笑,牵起了她的手,将人领到阳台上。他这房间在三楼,阳台上视野极好,看得见竹林、流水与树木花枝,因为先前下过一场雪,青竹颜色极鲜亮,那一抹浓郁的绿,让人看了便觉得心情舒畅,江沅把窗户开了一道缝,室外清新冷冽的寒气便隔着纱窗灌了进来,极其提神。

“小心感冒了。”

陆川扯了她一把,将她安置在懒人躺椅上。

他则半靠着,虚坐在躺椅扶手上,一手把玩着江沅一只手,斟酌半晌,轻声道:“商量个事呗。”

“什么呀?”

“就……”

陆川想了想,偏头看了她一眼,才说,“我先前答应我爷爷奶奶了,等我们结了婚,回安城的话,就住这边,多陪陪他们。你觉得怎么样呀?”

江沅:“……”

脑子里有点懵。

她先前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一时没答话。

陆川只以为她不愿意,拉着她手腕将人拽起来,抱进怀里,下巴抵在她颈窝,声音闷闷地说:“先前在云京买房,钱花的七七八八了,现在还欠着我表哥的呢,安城这边房价又翻了一番,我觉得我们暂时缓缓比较好,先住过来,啃老一段时间。”

江沅:“……”

第一次见人用啃老来当借口。

她简直苦笑不得,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直接“嗯”了声。

陆川的情况,她再了解不过了。知道他从母亲去世后便长在爷爷奶奶膝下,也知道因为几年前那件事,他对家人有怨,所以这几年都很少回家。先前陆渺说起,她其实想劝陆川来着。可第一觉得无从说起,第二又生怕适得其反,所以一直也就没吭声,不怎么提家里的事。

而他们两人,已经暂定了未来几年在安城发展的规划,能回来的时间其实有限,在她看来,没什么必要在安城再买房子,装修打理都很麻烦,回来又不是没地方住。

她这么爽快,倒让陆川愣了下,扶着人肩膀问:“你同意啊?”

“为什么不同意?”

江沅笑了笑,“又不是经常回来,无外乎逢年过节。你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就你这么一个亲孙子,多陪伴照顾是应该的,只要他们不嫌弃,我和你一起孝顺他们。”

“怎么会嫌弃……沅沅,你太好了。”

他又将人给抱住了。

江沅觉得他有点傻,忍不住提醒说,“无论你娶谁,她对这件事应该都很乐意的吧。且不说你爷爷奶奶的地位名声,单就南湖公馆这房子,都没人能拒绝过来住。”

陆川扑哧一声笑了,“好啊,原来你这么肤浅。”

“心里有没有好受点?”

江沅问他。

她太懂他,知道他在意什么、顾虑什么,能包容也愿意迁就,哪怕说话,也会尽量选择让他心里舒服的方式,永远同他站在一边,想他所想,共同进退。

陆川想,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这样的。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会因为他走运动员的路子心生不满,可能三天两头劝他催他回安城,进公司,接手海纳,可能劝他和陆淳修复关系,可能不仅要一个盛大的婚礼,还会计较彩礼,要一些记在自己名下的豪宅名车,人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的,有了好的,还盼着更好的。

江沅是独一无二的。

他愿意把所有都给她,可她在乎的,却只有他这么一个人而已。

她给了他最大的自由、以及,安全感。

陆川将人慢慢松开,一手抚着她的脸,只觉得眼前这人,实在太好了。

除了好,他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夸她。

她是上天给他量身打造的吧?

他忍不住笑,脸颊稍低,温柔的目光勾着她,要沉浸到忘我的两人世界中去。

“陆川——”

门外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闯入的陆渺隔着玻璃门瞧见这一幕,整个人愣了一下,干笑道,“那个那个……吃午饭了哈,不过你们可以来个三分钟的,不着急。”

话落,她一转身,人便跑了。

“日。”

陆川一低头,笑骂了声。

他的一只手,还扣在江沅肩头。

江沅早在陆渺闯进来时便红了脸,这会儿又听见他用那股子混不正经的音调爆粗,身上跟过电般的悸动,一伸手,直接将陆川从椅子上推下去了。

陆川掸了掸衣服,握着她手,将她从躺椅上拉了下来。

“我去洗个手。”

江沅随口说了声,躲进了洗手间。

她没开灯,洗手间光线却不错,光亮的镜面,映出她艳若桃李的一张脸。

吸气,吐气,她开了水龙头,慢条斯理地洗了手,情绪才稍微平复些许,陆川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瞧着她,耐心地等她打理好自己,便牵着她略显冰凉的手,一起下楼了。

------题外话------

中午好啊,小可爱们。

下午七点多二更,八点刷么么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