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护眼
   存书签书架管理返回目录

两个人都是开车过来的。

下楼后,夜里的冷风迎面而来,江沅心里那些烦乱也就冷却了下来,抬眸看陆川一眼,问:“你这就回去么?”

心里倒有些不舍得。

年前这段时间陆川一直集训,今天才刚回来,两个人也就下午匆匆见了一面,这会儿碰上人,她其实想要跟他多待一会儿,又觉得不太合适。

相比于她,陆川却没那么多顾虑,偏头笑着问:“赶人呀?”

“不是,就……挺晚了。”

江沅拿手机看了眼时间,抿了下唇。

陆川接话说:“路上估计都结冰了,你开夜车还带他们两个,我不放心,送你们回去吧。”

“那你回去就太晚了。”

江沅不太赞同。

陆川就站在她边上,闻言轻笑了声,微微俯低身子,在她耳边问:“心疼我呀?那要不就收留我一晚。”

去她那儿过夜?

江沅抬眸去瞧他,发现他唇角含笑,倒还挺正经,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几分钟后,四个人一起上了江沅的车。

明天大年初一,又是老太太去世第二天,早上醒来,江沅可能还是要带江明月过来走个过场,陆川也担心她到时候再被那些亲戚邻里侮辱,因而是打定了主意这次要护花到底。至于家里那边,初二也罢,初三也好,肯定是不可能过来和江志远商谈婚事了,他索性将老太太去世的事情告知一下,最近这几天,也能名正言顺地陪女朋友。

车子驶出小区,副驾驶上的江沅,回头往后排看了眼。

十点了,江明月上车后有些昏昏欲睡,在打盹儿。江沅看过去的时候,阮成君正好伸手揽了一下她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胳膊上,先眯一会儿。

“回去得一会儿,你等下要觉得热了,帮她把外套脱了。”

“嗯,知道。”

阮成君应了一声。

江沅便收回了目光,扯了下有点紧的安全带,坐好了。

旁边伸过来一只大手,将她搁在腿面上的那只手握住了,以指腹轻轻摩挲。

陆川车技好,可这大晚上的,路上又结了薄薄的冰凌,江沅受不了他这三心二意开车的状态,顾忌着后面有孩子,也不好开口轻斥,只能在人虎口上轻轻地掐了一下。

“哈~”

陆川一手掌控着方向盘,将车子开的稳而慢,手上那一丝痛意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似的,他头都没回,极为愉快地低笑了一声,反而还起了逗弄人的心思。

江沅听见他笑,免不了抬眸看了一眼,便觉得腿间一热。

这个流氓!

陆川趁她抬眸之际,那只手cha j了她腿缝。

冬天里衣服穿得厚,她牛仔裤下还穿了一条打底裤,可这会儿,陆川一只手隔着两条裤子捏她腿上的肉,那种力道和意味,还是让她第一时间面红耳赤,咬着唇,又狠狠地在他手腕上拧了一下。

这一下力道有点大,陆川“嘶——”了一声,唇角勾起的弧度,却越发上扬了。

江沅:“……”

神经病。

可,胳膊拧不过大腿。

这一路上,陆川那只手都没从她腿面上移开。

临近十一点,车子驶入小区地下车库。

后排,江明月睡着了。

半路上阮成君帮她解开了羽绒服拉链,睡着了能有半小时,小丫头脸蛋红扑扑的,江沅开了车门帮她拉上拉链兜好帽子,陆川便上手,将人抱了出来。

想着就让她这么直接睡,江沅也没将人叫醒,锁了车以后,四个人一起上楼。

出了电梯后,阮成君直接回去睡觉了。

江沅掏钥匙开了门,陆川便先一步把江明月放进了房间床上,走出来的时候,江沅已经脱了外套,正微微弓着身子,一手扶着鞋柜换拖鞋。

陆川抬步走过去,在她直起身之际,从身后将人抱住了。

两人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都是凉意,陆川将人抱住,冰冷脸颊蹭上江沅软而凉的脸蛋,尔后,又略低些许,埋进她颈窝时,唇间溢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江沅本来想推开他,听见这一声,心口一热,也就没动了。

“想死我了……”

许久,陆川声音低低地呢喃了声,扣在她腰间的一只手,紧了紧。

江沅心里漫上温柔,在玄关这种地方,却多少有些难为情,一手摸上他手指,提议说:“你先换鞋吧,我去给明月把衣服一脱,时间也挺晚了,等会儿早点睡。”

陆川在她颈间吮了口,抬手拍拍她胯,“快点儿。”

江沅:“……”

这人,撩人上从来无师自通。

她咬紧了唇,也没说话,从他怀里挣开,去次卧里安顿好江明月,退出房间的时候,给关上了门。

陆川已经进主卧了,正在盥洗台前洗漱刷牙,偏头看见江沅走近,他略微往边上让了些地方,垂在身侧的右手却第一时间骚动起来,伸出去乱摸。

两个人没能出洗手间。

被弄到崩溃的时候,江沅额头抵在了盥洗台冰冷的台面上。

陆川俯身罩着她,细密的一串吻,落在了江沅汗湿的颈侧,他用一只手扶着她滑腻的细腰,忍不住又摩挲好半晌,薄唇贴在她耳边问:“洗了再睡?”

“……嗯。”

江沅声音颤颤应了声。

刚才那一波又一波的刺激让她脑子疼,这会儿雨停风歇,才慢慢缓过神来。却仍觉得羞恼难言,脸颊太烫,都不知道要怎么抬起头。当年两个人在一起那一会儿,这人虽然也能折腾,却基本也就限于床上。可自从两人和好后,他有些劣根性就显露无疑了,床上反而成了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一手搂着她,陆川却十分餍足。

江沅这人,在外面一贯是正经冷淡的样子,情绪也内敛,以至于到现在网上还有不少女粉为他鸣不平。可谁知道,他还当真是爱极了她这样的。也就只有这样,她的每一次纵容、沉迷、崩溃、疯狂,才显得那么难能可贵,让他yu xiansi。他喜欢看她被自己折腾到神志不清、满面潮红的媚态。

打开花洒,陆川一手揽着怀里娇娇软软的人,给两人洗了个澡。

江沅的体力和他天差地别,被折腾了一通,就跟死了一次一般,在热水里泡了会儿,才觉得又勉强复活,再被陆川用浴巾缠着放进被子里,四肢百骸才渐渐放松下来。

陆川从头到尾就没开卧室里的大灯,洗手间的灯也关掉之后,房间里便陷入一片漆黑。

他停步适应了两秒,走到床边,掀开被子也躺了进去。

一手把江沅揽入怀里时,远远地,传来了放烟花的声音,尔后,便是说不清哪里传来的钟声,崭新的2016年,终于到了,他们在一起。

“宝贝儿,新年快乐。”

陆川半个身子都压在江沅身上,宠溺地笑了声。

江沅每次过后,都有一个事后气,不怎么想理他,可今天这时刻特殊,因而便也回了一句:“新年快乐。”

“叫老公。”

陆川啄着她唇角,要求。

江沅抬手推他,“好重,边上去点儿。”

“叫老公。”

他不依不饶。

江沅郁闷的不行,还推不动人,只能低低哑哑地唤了声,“老公。”

她嗓子已经哑了,说话含含糊糊的,明显又累到不行要睡觉的样子,陆川搂着人,颇觉得遗憾,大手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游走,叹气问:“你怎么跟泥捏的一样,一点儿也经不起折腾。”

江沅:“……”

她不想理人了,眼睛一闭,很快睡着了。

过了零点,陆川搂抱着人,没一会儿,睡意也上来了。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然亮了,房间里光线微有些刺眼,陆川抬手遮了下眼睛,判断出声音的方向,蹙着眉下床,自牛仔裤里找到了手机。

电话是家里打来的,老宅的座机号。

他做完没回去,忘了发信息说。

按了接通,陆川便“喂”了一声,听见那边老太太问:“川儿,你在哪儿呢?”

床上,江沅嘟囔着翻了个身,陆川便蹑手蹑脚地走远了一点儿,一边捡起衣服一件一件往身上套,一边回话说:“我在沅沅这边,他们家老太太昨晚去世了。”

------题外话------

如果明早醒来没看见一更的话,明天的一更就在中午十二点多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